布列松的独裁,与巴尔塔扎尔的凝视

joker13
2018-05-15 看过

布列松的电影无法分类,也没有答案。任何试图拆解抑或模仿布列松的人,非死即伤。这种偏执的减法美学,事实上是难以被大众接受的。所有与故事的主角——驴子巴尔塔扎尔无关,或它不在场发生的事情,都没有被表现出来。这一原则让观众抓狂,因为情节被省略到了极致,但又是充满期待和诱惑的。这种无限贴近“生活的真实”,由于试图摧毁“戏剧的真实”,而显得富有高度艺术性,和对通俗娱乐的严厉挑衅。

我们会不断怀疑为什么玛丽会对冷漠而又暴虐的格拉德投怀送抱;格拉德的欲望到底是什么,又为什么会被警察传唤,谁死了,谁干的;驴子到底是属于谁的;父亲为什么拒绝神父;谁骗了谁,谁又怀疑了谁。无数的由独一镜头所引出的问题,都需要在不同镜头的连接的缝隙中找到答案,所有的承接和描述都是被抹去的。每一个场景自己都是没有意义的,只有在特定的位置下才具备了吝啬而又模糊的意义。

布列松从不让角色受制于职业习惯,自《乡村牧师日记》开始,铁打不动的都采用非职业演员。所以,演员在布列松的口中,他们成了“模特”。他们都是导演手中的提线木偶,只是做动作、念台词,让身体自然的流露和反应,而不需要惦念故事的含义。那些被布列松热衷于拍摄下来的手和脚,用自己的意识去满足表达,他们既与角色的面孔疏离,又与人物的行为动机相扣。手脚的行为方式暴露了他们自动化的潜意识,成为了人物的寄生体,既共享一个身体的成分,又单独作为意念的传达末端。

驴子巴尔塔扎尔,从童年被人呵护,到成年勇敢能干,再到中年充满智慧,再到老年黯淡归途,与人的经历是何等相似。只是它无法开口,也无法表达自己眼中的事物。我们在它的凝视中,看到玛丽和格拉德的无爱之欲,看到流浪汉的颠沛无主,看到吝啬鬼的战战兢兢,也看到自己的死亡。驴子跟随这些主人和同行者,像一个媒介映射着人类的罪恶。这种魅力,来源于不自觉的无知。

做为电影艺术来说,布列松是伟大的。他从制作电影以来,就让自己与电影娱乐分道扬镳,甚至觉得自己并不是导演或电影人,只是一个篡改规则的艺术家。布列松独裁的创造令人困惑充满争议,不管时代如何前进,他始终是先锋的,这一点从未改变。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驴子巴特萨的更多影评

推荐驴子巴特萨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