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 火影忍者 8.7分

羁绊

河夏渔夫
2018-05-15 06:47:1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终于看完了<《火影忍者》疾风传>,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意犹未尽之感。此刻我听着疾风传的BGM专辑,写下了这篇观后感。作为一个动漫爱好者,不知为什么小时候完全没见过它,甚至连名字都没听过,可是,在我21岁的今天,第一次看这部动漫,却觉得正当其时。 先从叙事讲起,这部动漫有两条主线:一、鸣人的梦想——成为火影;二、鸣人与佐助的羁绊。这两条线索彼此纠缠交错贯穿整部动漫,夹杂着几条副线:一、六道仙人与大筒木辉夜;二、宇智波斑与千手柱间;三、自来也与长门;四、卡卡西和带土;五、宇智波鼬灭族。

主要情节是六道仙人不满母亲的暴政,与弟弟联合封印了母亲大筒木辉夜,他将十尾(神树)的查克拉封印在自己体内,十尾的本体(外道魔像)被他用地爆天星封印扔向空中,形成月亮。在六道仙人弥留之际,他把十尾的查克拉分成的九份——一尾至九尾分散到世界各地。不料辉夜在被封印之前留下了自己的意志——黑绝。黑绝意图复活辉夜,但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一、神树;二、轮回眼释放的无限月读。但是轮回眼所需要的六道仙人查克拉分散在两个儿子身上,神树的查克拉也已经化成九只尾兽分散在世界各地。

...
显示全文

终于看完了<《火影忍者》疾风传>,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意犹未尽之感。此刻我听着疾风传的BGM专辑,写下了这篇观后感。作为一个动漫爱好者,不知为什么小时候完全没见过它,甚至连名字都没听过,可是,在我21岁的今天,第一次看这部动漫,却觉得正当其时。 先从叙事讲起,这部动漫有两条主线:一、鸣人的梦想——成为火影;二、鸣人与佐助的羁绊。这两条线索彼此纠缠交错贯穿整部动漫,夹杂着几条副线:一、六道仙人与大筒木辉夜;二、宇智波斑与千手柱间;三、自来也与长门;四、卡卡西和带土;五、宇智波鼬灭族。

主要情节是六道仙人不满母亲的暴政,与弟弟联合封印了母亲大筒木辉夜,他将十尾(神树)的查克拉封印在自己体内,十尾的本体(外道魔像)被他用地爆天星封印扔向空中,形成月亮。在六道仙人弥留之际,他把十尾的查克拉分成的九份——一尾至九尾分散到世界各地。不料辉夜在被封印之前留下了自己的意志——黑绝。黑绝意图复活辉夜,但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一、神树;二、轮回眼释放的无限月读。但是轮回眼所需要的六道仙人查克拉分散在两个儿子身上,神树的查克拉也已经化成九只尾兽分散在世界各地。

六道仙人的长子因陀罗由于自身的强大不满父亲把弟弟阿修罗选为继承者,在黑绝的挑唆下与阿修罗进行了漫长的决战。因陀罗和阿修罗死后,他们的查克拉并没有消失,而是附身在历代优秀忍者身上。因陀罗的后代宇智波一族的宇智波斑看到了被黑绝修改后的六道仙人留下的石碑「只有无限月读才是拯救宇智波的途径」「两种相反的力量相互作用,得森罗万象」,使得他对阿修罗的转世——千手柱间的执念越发强烈,更妄想通过无限月读让世界处在自己的幻术之中,从而实现永久的和平。宇智波斑在与千手柱间的战斗中失败,但他咬了千手柱间移植了柱间的细胞,因而开启轮回眼,召唤了外道魔像,他以为黑绝是他的意志,因而对黑绝深信不疑。

但是宇智波斑年老体弱无法完成自己的野心,正在这时,他在自己的地道中发现了被砸在石头下面的宇智波带土,为了让善良的带土死心塌地地执行自己的意志,斑设计让雾隐村抓走带土心爱的女孩琳,并让带土亲眼目睹琳为了木叶村主动死在那个接受了自己写轮眼的答应好好照顾琳的同伴卡卡西手中,琳的死让带土坠入了地狱,让他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绝望与孤独,因此同意了斑的计划并代为执行。带土想要在漩涡玖辛奈生产之际抓捕封印在她体内的九尾,封印被解开,然而四代火影波风水门和他的妻子漩涡玖辛奈联手把九尾的一半和一些他们自己的查克拉封印在他们刚出生的儿子漩涡鸣人体内,另一半则封印在水门自己体内。封印完成后,水门和玖辛奈离开人世。

长门亲眼目睹了父母在第三次忍者大战期间被木叶忍者误杀,这时带土用幻术控制了长门并杀死了木叶忍者,在长门昏迷期间,他把轮回眼移植给长门,因为长门拥有漩涡一族的血统,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轮回眼威力。之后长门在离家的途中遇见了弥彦和小南并结下深厚的友谊。弥彦希望成为忍者获得力量保护这个遭受战乱的村子,他们在途中遇见了木叶三忍——大蛇丸、自来也、纲手。最终自来也答应收他们为弟子,教他们忍术。在修行的过程中,长门因为保护同伴杀了人,因而怀疑自己,内心充满愧疚与不安。自来也非常喜欢这个善良的孩子,把自己对于和平的理解告诉长门,长门决定遵从自来也的话守护和平。弥彦接受了带土的建议创建组织——晓,目的守护雨隐村的和平。由于他们的强大,组织发展壮大,渐渐地威胁到雨隐村的另一波势力——以山椒鱼半藏为首的忍者组织。山椒鱼半藏联合木叶的高层团藏(受了带土的蛊惑)抓了小南作为人质要挟长门杀了弥彦,弥彦为救小南主动撞死在长门的剑上。长门无法接受善良开朗的好友因此而死,对人心产生了怀疑,堕入黑暗。长门接受了带土对于世界的理解,晓组织的实际领导者成为带土,组织性质因此改变,目的抓捕分散各地的尾兽,长门对于带土的意义是利用轮回眼的外道天生之术复活宇智波斑。自来也回到木叶以后以长门为原型写了第一本小说《根性忍传》,讲述了一个人对于和平的坚持,主角叫鸣人。水门看过师父的这本小说以后,以此名为儿子命名。

宇智波一族的天才宇智波鼬由于能力出众进入暗部被团藏指派监督宇智波一族,同时他又被宇智波一族的族长也就是他的父亲要求监视木叶高层,从而成为双向间谍。但鼬七岁即能在火影的角度思考问题,他对忍者与村子有自己的定义。当时宇智波一族准备造反,鼬把这一消息报告了木叶高层,团藏要求鼬杀光全族但可以留下弟弟受木叶保护,但是永远不能说出这个秘密。在宗族与村子的和平之间,鼬选择后者。鼬发现当时有人(带土)在暗中挑拨宇智波一族和木叶上层的关系,威胁了木叶的和平。之后鼬与带土一起灭了宇智波全族,留下了唯一的弟弟——宇智波佐助,为了使佐助强大,鼬引导佐助憎恨自己。此后,鼬作为叛忍进入晓,与晓约定不侵犯木叶,暗中监视这个组织。

作为九尾人柱力的鸣人与宇智波唯一后代的佐助连同小樱一起成为了第七班的成员。三个人在做任务的过程中产生了友谊。在下忍考试中,佐助被木叶叛忍大蛇丸施了咒印,后来佐助为了获得强大的力量离开木叶追随大蛇丸。鸣人为了阻止佐助,与佐助在终末之谷进行战斗,最终战败。鸣人为没能阻止佐助感到内疚,为了成为火影以及救出佐助刻苦努力,他成为自来也的关门弟子,随自来也修行不断变得强大。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他凭借着坚强与毅力收获了众多的友谊同时也在不断追寻佐助的踪迹,佐助也在大蛇丸的教导下越发强大。佐助并不能理解鸣人的所作所为,并数次为斩断羁绊置他于死地。

佐助认为大蛇丸已经不能帮助他进步,为了摆脱大蛇丸的控制,他在大蛇丸虚弱的空隙杀死了他,同时成立了以“蛇”为名的四人小队。佐助找到了鼬,因为鼬身体状况糟糕加之放水以及和佐助战斗的消耗,最终死去。鼬死前在佐助眼中设置了天照防止带土接近佐助,然而他们的战斗过程被黑绝旁观并记录下来。带土带走了受了重伤的佐助并告诉了他真相,佐助在悲伤与愤怒的刺激下,万花筒写轮眼开眼,他加入晓决定摧毁木叶。带土要求佐助捕获八尾,好处是佐助可以使用尾兽的力量,佐助的小队在与八尾的人柱力奇拉比的战斗过程中割断了八尾的一条尾巴,奇拉比把这条尾巴变成了八尾使佐助认错带回了晓,自己离开了村子。

随着晓的越发明目张胆,自来也打探到晓的基地在雨隐村并决定一探究竟。他在雨隐村见到了由长门操控的佩恩六道和小南,并意识到佩恩六道并非真人,但他没能战胜拥有轮回眼的佩恩六道,客死他乡,只是把打探的信息以暗号的形式写在蛤蟆后背上并让蛤蟆带回木叶村一具被他杀死的尸体以供研究。恩师的死令鸣人深受打击,他决定为自来也报仇。他接受了蛤蟆的建议进入妙木山学习仙术。在木叶即将研究出结果时,佩恩六道袭击木叶意图捕获九尾。在木叶即将倾覆之际,团藏杀死了联络蛤蟆不让鸣人出现,打算使自己成为九尾人柱力获得九尾力量,并决定对木叶的现状置之不理,希望消耗现任五代火影力量。最后鸣人得到消息,使用学会的仙术打败了佩恩六道,并说服了长门,长门违背了与带土的约定使用外道天生轮回之术复活了在佩恩一战中死去的人,但五代火影纲手由于查克拉使用过度昏迷不醒,团藏顺利成为六代代理火影。

奇拉比的哥哥雷影收到晓成员佐助一行人捕获八尾的消息大怒,以为奇拉比被抓走,派人去木叶收集佐助信息,并邀请其他四位影召开五影会谈对付晓,由于纲手仍在昏迷,团藏出席此次会谈。黑绝与带土为了不让会谈成功,告诉佐助五影会谈中团藏将会出现,佐助决定前往铁之国杀死团藏。团藏利用抢来的宇智波止水眼睛的瞳术别天神控制了五影会谈的主持,让他提议组成忍者联盟共同抗晓,表示团藏是带领联盟的最好人选,然而被发现。佐助大闹了五影会谈,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雷影与佐助不死不休,团藏趁乱逃走。带土出现,告知了四影他的月之眼计划——无限月读,希望他们能主动交出八尾和九尾,雷影因此知晓八尾仍然存在。四影拒绝了带土的提议,带土宣战。风影我爱罗以卡卡西出任六代火影担保与众人共同决定组成忍者联盟,由雷影带领。带土使用时空间忍术将佐助带走并拦在了团藏前面,佐助杀死团藏,带土借此看清佐助的能力与忍术。

另一方面,鸣人由于担心雷影收集佐助信息后会对佐助不利,跟在收集信息的人后面见到了雷影,鸣人下跪请求他放过佐助,雷影置之不理。在途中,带土出现告知了鸣人关于鼬的真相,鸣人因此理解佐助。鸣人同期的伙伴无法忍受佐助的举动,决定把佐助视为敌人,并把这一决定告知了小樱。深爱着佐助的小樱最终决定由自己杀死佐助。在佐助杀死团藏之后,小樱也找到了佐助,在佐助即将杀死小樱的一瞬间,鸣人救下了小樱。鸣人说要和佐助一起死,他理解佐助也只有他才能承受佐助的憎恨,佐助内心受到震动但是他仍然不懂鸣人为什么这样做,更无法原谅木叶,所以他还是和带土回到了晓。佐助接受了哥哥的眼睛移植,获得永恒万花筒写轮眼。

药师兜在佐助杀死大蛇丸以后把大蛇丸的部分肢体移植到自己身上,获得了大蛇丸的力量,又由于作为医疗忍者常年服侍大蛇丸,对大蛇丸的研究非常了解。因此很快掌握了秽土转生之术,黑绝故意引诱药师兜发现宇智波斑的尸体,兜因此转生了宇智波斑并以此为由向带土提出合作,希望获得宇智波佐助,带土同意。第四次忍界大战爆发。 这场战斗是为了八位和九尾人柱力而发动,所以联盟决定不让鸣人与奇拉比参战以保护他们。纲手清醒以后让鸣人与奇拉比在一个偏僻的小岛上学习如何与尾兽相处,瞒着他们关于战争的事。鸣人很快发现了这一点,他无法忍受同伴在战场上为自己牺牲而自己无动于衷,与奇拉比一同说服了纲手与雷影,于是参战。鸣人与奇拉比在奔赴战场的途中遇见了秽土转生来的宇智波鼬和长门,鼬利用之前留在鸣人体内的瞳术别天神使自己脱离了药师兜的控制,把佐助托付给鸣人以后追寻药师兜。

我爱罗和土影领导的第四部队的战场上出现了秽土转生的宇智波斑,五影决定合力对抗,然而依旧败北且受了重伤,斑依靠自身的强大力量挣脱了药师兜的控制,前往带土的战场。鸣人与奇拉比在途中遇上了带土和秽土转生来的七个人柱力,在战斗过程中,鸣人终于获得了九尾的认可,与九尾成为朋友。另一方面,鼬找到了药师兜并遇见了眼睛刚恢复的佐助,鼬以牺牲一只眼睛为代价对药师兜发动了顶级瞳术伊邪那美,把药师兜困在幻术中让他解除了秽土转生之术,在灰飞烟灭之际,鼬让佐助看到了自己的记忆,自己在灭族时的痛苦与坚定,并仍然为自己能够作为木叶的忍者而骄傲,最后他告诉佐助“不论你将来变成什么样子,我都永远爱你。”佐助对哥哥的行为感到困惑,他复活大蛇丸要求大蛇丸找到知晓一切的人,大蛇丸秽土转生了前四代火影,火影们告诉了佐助宇智波一族的恩恩怨怨,佐助最后决定帮助木叶对抗带土,大蛇丸拯救五影,其余人飞往鸣人的战场。

鸣人在与带土对抗的过程中打碎了他的面具,卡卡西认出了他,然而他对之前的一切选择毁灭,他无法忍受这个世界的绝望与孤独,他想要在他的无限月读中复活琳,鸣人走进了带土的记忆,看到了他小时候的和自己相同的梦想,他终于说服了带土,然而这时外道魔像已经吸收了九只尾兽的查克拉,生成神树。带土醒悟后准备用轮回转生之术复活此战中死去的人,却被突然从地底出现的黑绝强制复活了宇智波斑,斑成为第三位十尾人柱力。此时带土才明白琳之死的真正幕后黑手。鸣人失去了九尾危在旦夕,佐助被斑的剑刺中性命堪忧,在两人濒死之际,内心出现了六道仙人,六道仙人赋予了鸣人阳之力,佐助阴之力,两人恢复。斑凭借黑绝帮他找到的轮回眼发动了无限月读,佐助用须佐能乎罩住了鸣人小樱卡卡西,因而四人没受影响。在斑得意忘形以为和平终于到来之时,黑绝杀死了斑复活了大筒木辉夜,带土在临死之际把自己的写轮眼给了卡卡西,四人经过艰难的斗争,终于封印了大筒木辉夜。在封印了辉夜以后,佐助想要成为火影,他认为火影应该像鼬一样能够肩负起所有的仇恨和黑暗,因此他要革命,要杀了五影和尾兽,自己成为那个被憎恨的人,所以他必须斩断他唯一的羁绊——鸣人,这样才能陷入真正的孤独。鸣人了解他的想法,但是他不允许佐助这样做,与佐助在终末之谷进行了战斗,最终两败俱伤,各失去一条胳膊。佐助终于理解了鸣人所谓“朋友”的意义,和解,两人解开了无限月读。

佐助虽然是木叶的叛忍但由于在四战中有功并没有被监禁,他没有留在木叶,而是选择旅行在暗处守护着木叶。鸣人和雏田最终走在了一起,结为夫妇。 感想:按照我个人的喜好,这部动漫的结局到佐助理解鸣人,两人和解就完了,没有后面那么多事。这部动漫讲了友谊、梦想、和平、权利、亲情、战争,但唯独对“爱情”的诠释简直糟透了。请允许我先谈一谈这个,因为实在无法忍受。岸本承认他一开始根本没安排小樱这个人物,在这720集里,一直是小樱热烈单恋,佐助甚至几次三番对小樱动了杀机,从没表达过一丁点喜欢,而且小樱对佐助的执念没有鸣人强烈,如果岸本真的想让小樱和佐助在一起,至少要让她了解佐助,她都不能了解如何理解,没有理解,何来爱情?这样就突兀地在一起,处理得未免过于粗糙,而且一方有执念就能让两个人相爱么?这一点在鸣人和雏田上也体现了出来。火影讲的不是爱情,但如果要涉及了可以选择顺其自然而不是牵强附会。

然后谈一谈我最喜欢的一个话题“友谊”。如果按照佐助最后的自白,那他在和鸣人分到第七班之前,他就已经注意到鸣人了,但这是因为鸣人很孤独,佐助感觉到了同类,但是他又因为自身的骄傲觉得鸣人这样故意获得别人关注的做法很可怜,是弱者的体现。我们在分析佐助的时候,要联系佐助的背景和性格。佐助是强大的一族宇智波一族的人,他生来骨子里就遗传了宇智波一族的骄傲,天生拥有别人梦寐以求的写轮眼,而且家庭幸福美满,有疼爱自己的哥哥,自身五官精致,头脑聪明,潜力十足,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不骄傲?在他的心里,家人永远是第一位的,他对鼬的仰慕、崇拜、敬爱的深厚程度足以摧枯拉朽毁灭一切,也只有这样的人在背叛自己时产生的强烈的恨才能支持他走到最后,要知道,恨一个人是很累的。所以我们知道,在佐助心里,有家人的时候心里全是家人,没有家人的时候,心里全是恨。他对朋友的概念模糊,他不需要朋友,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鸣人一个外人非要让佐助理解“朋友”的概念,非要在佐助的心里开个缝,把自己塞进去,这很难。但是因为佐助当时还很小,很纯粹,所以他容易被同类吸引,被爱吸引,何况谁不想每天开开心心呢?但是这种力量太微弱了,很容易就可以被抛弃,何况鼬还时不时现个身,刷一刷存在感提醒佐助血海深仇未报,就像小樱一开始也是获得了佐助的友谊的,但是到后来佐助就说鸣人是他“唯一的朋友”了,说白了,二柱子就是这么傲娇,你得每天想他八百遍,见着他就追,见不着也要喊着追,追到所有人看见他都会提到你对他有多执着,然后你就收获了这恩赐的友情。然而有几个人会这样做呢?鸣人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人,他对梦想与友谊的坚定和执着让他获得了所有人的认可,所以大概没人不喜欢太子吧。尽管从小就受到村民的歧视与排挤,可是他从来没有因此自怨自艾,对于从未关爱过他的爸爸妈妈,他从来不曾憎恨,只有思念。在追求火影的道路上受到无数人的否定,从来不曾退却,甚至一开始连所有人都会的分身术都学不会,可是却凭借这最不会的忍术打败了日向一族的天才宁次,改变了宁次对命运的理解。鸣人就是这样一个人。对鸣人来说,佐助是他的目标,是他好不容易得来的珍贵的羁绊,他能理解佐助的憎恨、佐助的孤独、佐助对亲情的求而不得。这样的一个人,是曾经为他挡过利器救过他命的人,是曾一起出生入死的人,是一起小便大便过的人,以鸣人的性格,我们回忆一下他的忍道就知道了:勇往直前、说到做到、言出必行、有话直说……所以他怎么可能放弃一个对他这么重要的朋友,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他往火坑里跳看着他堕入黑暗?相比鸣人,没人愿意成为佐助,但是佐助成为佐助了,这就是佐助的难,他得受着,然而愿意成为鸣人的人有多少人能够实践鸣人?这就是鸣人的了不起。只有这样的了不起产生的爱才能感化那样的难带来的恨,他们对于彼此来说都是特别的,佐助在地狱中只有这一束光,鸣人是太阳,能够驱除黑暗。

“自我” 在《火影》里。失去自我的人很多:斑、带土、鼬、大蛇丸、药师兜……每个人失去自我的原因不尽相同,但又有共通之处:自命不凡。其实就是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关于自我,个人认为鼬对兜说的话,比任何解释都清楚明白得多,所以我偷个懒,直接搬过来了。 鼬:“兜,看到你,就像看到曾经的自己。所以,你一定会输。”

兜:“记住,我已经不再是什么配角,可以说,现在我才是这场战争的中心。我利用晓将战争向我有利的方向操纵还把宇智波兄弟逼上了绝路。”

鼬:“我对你抱有对立和理解这两种感情,因为曾经我也和你一样,以间谍身份活在虚伪的世界里,以前我也弄不清自己究竟是谁,直到现在我才终于明白,了解自己并不意味着做到一切,让自己做到完美,而是弄清自己能做到的事和不能做到的事。”

兜:“丧家犬的狡辩,你是说应该承认和放弃做不到的事吗?”

鼬:“错。我是说可以允许自己做不到一些事情。正因为自己无法办到所有事情,才有来弥补不足之处的同伴。同样,这也是为了让自己不要轻视可以做到的一切。如果想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就要正视和承认真正的自己。我就是因为没能做到这一点,才对别人说谎。对别人说谎,欺骗自己。不能认同自己的人注定失败。就像曾经的我一样。”

兜:“我还想问你们,究竟对我了解多少?我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寻找自己的真实身份,直到现在。我什么人都不是,我一无所有。大蛇丸大人说过,如果想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只要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物质和情报全部搜集到就可以了。” 兜:“我说过,大蛇丸大人搜集研究的自然界法则还有原理全部积蓄在我的体内,其中缺少的就是大蛇丸大人自身,现在就连大蛇丸大人也在我的体内!”

鼬:“兜,你不是大蛇丸,模仿自己尊敬的人的确没问题,但别把自己与他同化。”

兜:“大部分人做什么事,都是从模仿开始的。就像佐助曾经模仿你那样。”

鼬:“这种行为是促使自己成长的过程而不应该像你这样,用作伪装自己的外衣。将自己的价值与值得赞誉的东西捆绑在一起,再从中寻找自己的存在意义,这样是找不到任何东西的。最后再说一遍,不要用谎言蒙蔽自己。无法承认自身的人,注定失败。”

兜:“拥有一切的天才当然无法理解,我不过想让我成为真正的我而已。没人能阻止我。得到一切的我才是真正的强者。”

鼬:“能原谅自己,认可真实的自己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 佐助:“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是相对的禁术,他们的历史我明白了。劝诫术者接受命运承认过去的教训,向前进步,这也并不难理解。但是,为什么?为什么特意把这术施加在兜的身上。这术是能够逃脱的……”

鼬:“因为他和以前的我很像,自以为得到了一切,自以为无所不能,于是盲目冒进,正因为如此才会害怕失败,并且欺骗自己说:“我不可能失败。”欺骗自己的下场,就是变得再也不信任他人的力量,我曾经就是这样。而兜的情况是,把别人的力量都当做自己的力量,他用这想法欺骗自己。我明白他的想法,同为被这忍者世界玩弄于鼓掌的人,我也理解他为什么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和认可自己。这家伙的所作所为确实不对,但是,只指责他一个人同样是错误的。希望兜别像我那样,到死都执迷不悟。”

佐助:“他有什么资格让哥哥你为他做这么多?他和你不一样。你是完美的!”

鼬:“佐助,我曾对你使用名为别天神的瞳术,企图以操纵的方式引导你。没有人比我更把你当成小孩,你在我眼中只是应该保护的对象,我并不相信你的力量。总之,或许没有哪一个个体是完美的,所以才会吸引能够补充自身不足的东西,只有互相补足相辅相成,才能慢慢开始向好的方向接近。就像伊邪纳岐和伊邪那美这两个瞳术一样,我希望你看清我,去寻找我不具备的东西,所以,别说我是完美的。首先……” 兜:“这不可能,我是完美的!这样的……不是我。”

鼬:“你打算冒充大蛇丸到什么时候?想逃脱这循环就正视你的失败吧。”

兜: “闭嘴!你说谁失败了?我做的这一切里,哪里存在失败?我只是希望有什么人……能够注意到我的存在,我只是希望被人承认罢了!这究竟哪里算失败?”

鼬:“首先,你得承认最真实的自己,要是这样做了,就不会对任何人撒谎,于你于我,都是这样。谎言中没有信任,找不到能够放心托付后背的同伴,并且,谎言会让人迷失真正的自己。” 佐助:“先前发现你时,我之所以一路跟你来这里,是为了确认阿飞和团藏的话究竟是不是真的,但我确认到的,却不只有那些。和你在一起,让我想起了以前,小时候对哥哥的仰慕心情。正因为这样,我们越是像以前那样亲密,我越是理解你,对于折磨过你的木叶,我愈发感到憎恨,这恨意比以前更加强烈。我明白你希望我怎样做,或许正因为你是我哥,你才会否定我,但也正因为我是你弟弟,所以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停手。即使哥哥想保护木叶村,我也一定会摧毁它。”

鼬:“我诉说了所有真相,再没有隐瞒,我总是对你撒谎,让你原谅我,总是用这双手把你推得远远的,我不想把你卷进来,但现在想来,或许你曾经拥有改变爸妈,改变宇智波命运的力量,要是我从一开始就能正视你,和你站在同等的地位上探讨真相……事到如今。我这个失败者对你说再多你也听不进去。所以,这次我想至少让你多了解些真相,你永远不原谅我也没关系,无论你将来变成什么样,我都会一直爱你。” 鼬在处理宇智波一族的问题上所做的决定是错误的,佐助的成长过程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他太自以为是,自认为只有自己才能承担这一切,自己也必须承担这一切,然而无论怎样,无论为了什么,杀光整整一个家族的人都是不可原谅的,这种方式本身就非常极端(团藏那个傻B就不评论了,一件好事没干过,全是烂摊子)。他控制佐助的成长方向,让佐助陷入憎恨与黑暗的深渊中无法自拔,换句话说,如果佐助没有鸣人的思念,他该何去何从?如果鸣人放弃了他,没有终末之谷的战斗,他将永远陷入孤独,如他自己而言,一肩背负所有的憎恨,永恒的无法解脱,这样的结果就是鼬给他的。所以鼬很庆幸佐助有鸣人这样的朋友,也才会特意拦住他鸣人问他如何保证自己的决定不会改变以至于把佐助托付给鸣人。

但是我个人对鼬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我觉得岸本是借鼬之口表达了自己的世界观,我有时候觉得鼬好像一个哲学家,总说一些必须深入思考才能理解的话: “优秀也是有烦恼的,一旦有了力量,就会变得孤立,就算你的初衷只是追求出色,也是如此。佐助,你是我这世上唯一的兄弟,作为你必须跨越的障碍,我会和你一同活着,即便被你怨恨。所谓的兄长,就是这么一回事。 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不要仅凭外表和主观印象去判断一个人,你们凭什么认定我是个很有耐性的人?整天“一族一族”的,就是因为你们不了解自己的器量,对我的器量也了解不足,所以才会被打到在地。 执着于组织,执着于一族,执着于名利,那将是制约自己、限制自己器量的可怕行为,也是对未知事物恐惧和憎恨的愚蠢行为……我的器量已经对这无聊的一族感到绝望了,正因为你们太过于执着于一族这种渺小的东西,所以才会看不到何为真正重要的东西。所谓真正的变化,是无法局限在规则、制约、预感或想象之中的。 一直扮演你理想中的哥哥,也是为了测量你的器量,你能成为我测量自己器量的对手,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你讨厌我、憎恨我而且一直想要超越我,所以我才让你活着,这也是为了超越我。 佐助,你这双眼睛又能看多远呢?每个人都仰赖自己的知识和认识,并被这些东西束所缚着,还将这些事情称为现实。只不过知识和认识是非常暧昧的东西,那个现实或许只不过是个幻觉,人都在自己所想的世界中活着,你不觉得吗? 忍者之所以为忍者,就是因为其经常要被迫作出残酷的抉择。 “和平” 和平是整部动漫的重中之重。岸本非常会给自己出难题,却没能解答。他只是通过一场又一场战争与战斗造成的家破人亡和成长阴影让观众体会战争的残酷以及和平的珍贵。里面十恶不赦的大坏蛋除了黑绝想复活大筒木辉夜以外,斑和带土都是想要和平的。而且要注意到的一点是尽管带土终于被说服要回归真正的自我,但是他可从来没觉得自己对和平的理解有偏差,斑更是压根没被说服过,在他们心里,无限月读是一条通向和平的路,甚至如果五大国配合,还可以不用流血。每个人对相同的定义有不同的理解是正常的,谁也没有证据证明别人是错的,你可以这样想,我当然可以从其他角度思考问题。所以斑临死之前都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只不过失败了,所以就这样吧。斑错在哪了?他不该把和平与自己的野心挂钩,和平需要制衡,拿木叶来说,高层之间需要制衡,忍者与村民需要平衡,村子与国家需要平衡,与其他的村子需要制衡。纲手倒下,团藏就控制了管理层,鸣人受到威胁,冲突产生;大蛇丸控制风影,力量骤增,平衡被打破,木叶岌岌可危。《火影》对和平的阐述基本就是现实的翻版,大国与大国之间相互制衡的同时又联手打击恐怖组织,大国对小国的掠夺控制,国家的军备投入……所以也可以认为当今恐怖组织的所作所为是对和平的误读,他们把和平与野心联系,与利益搅在一起,必然走上歧路。 写太多了,但是还有好多话想说,火影给我的感动点不仅仅只有鸣人,还有太多瞬间让人泪奔。当然太子全家都是大型催泪弹,威力无边,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不用说。佐助嘛,对他的感情有点复杂,尤其是在鸣人苦苦相劝时,不回去就不回去呗,总说那么难听的话伤害别人就让人无法忍受,以为自己强大就总把别人看作蝼蚁也难免让人不爽,然而啊然而,谁叫人家……帅呢?颜值的强大攻占了我的心房啊,最后看他流眼泪,当时就惊呆了,这还是那个怼天怼地的二柱子吗?然后就是幸灾乐祸,哎呦,你也有今天,啧,最后就是:啊,我的小帅哥,别哭了,谁敢欺负你我帮你怼死他!当然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人也是我最仰慕的人:宇智波鼬。别的先退下不谈,咱就先细细地描摹这张脸,啊,这轮廓!啊,这线条!啊,这眉眼!啊,这深情的目光!啊,这挺拔的鼻梁!啊,这薄薄的嘴唇!如果说佐助帅到爆炸入了我的眼,鼬可就真是帅到心里了,真真的心神荡漾小鹿乱撞啊!!!当然这与他的性格:成熟、睿智、坚忍、心思缜密有城府,以及强大的实力都息息相关。无论什么时候见到他,总觉得安心,因为他永远的波澜不惊、成竹在胸,实在让人挪不开眼啊!要不然说美人就是天降的恩赐呢!然后说说卡卡西吧,就俩字:心疼。疼到能抑制我想给你揭面的强烈欲望,幸好你没死,不然非把你裤子扒了,反正你也没娶媳妇。最后提一个人吧,因为实在忽视不了他的超高智商,短短几分钟内,想出破解对方忍术的200多种方法,在最短时间内根据敌人技能制定最优战略,虽然和我一样怕麻烦,不过人家可是比我聪明太多啦!罗里吧嗦的废话就到此结束了,最后想说:《火影》,虽然我们相见恨晚,不过我们的羁绊可是拼得过鸣人和佐助呦!谢谢你赐予的力量,回见!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火影忍者的更多剧评

推荐火影忍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