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酷青春物语

廢柴張
2018-05-14 23:45:1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好孩子的青春没有故事,坏孩子的天空风云怪诞?

青春片好像现在已经不火了,我补番的速度也是慢上N拍。这也不能全怪我,毕竟电影《坏孩子的天空》也只比我人小上那么几岁。不过看到年轻时的大杉涟,和出道愣头青的宫藤官九郎,似乎真的穿越到了别人的青春,感觉很微妙。

回顾我看过的日式青春,我跟上铺室友总结道,日本电影总是很擅长把歪门邪道正当化,燃化,或者浪漫化,从《热血高校》为打架美其名曰“变强”,到《我们与驻在先生的700日战争》把恶作剧变成关爱小朋友的助力,到《地狱为何恶劣》以黑帮血战成全迷影情结,到《追梦人》用逃跑解脱走投无路的精神失常。虽然把《坏孩子的天空》跟这些后来者比有些荒诞,但同样聚焦“问题少年”的另类青春,倒是平静得近乎冷酷。

冷酷,而不是残酷,北野武从来不卖惨,暴力没有炫酷的慢动作,一拳倒地,一枪毙命,甚至只闻其声,不见动手;失败也不给口吐鲜血倒地昏迷的特写,只有独坐休息室的沉默。重逢时几句寒暄,新志依旧寡言,小马倒内敛了不少,之前老叫别人找工作,现在轮到了自己。过去的磨难,在缺乏感想和情绪的白描叙事后,融在了长长的单车镜头,趁着全片唯一“燃”的音乐,穿越成人的社会,

...
显示全文

好孩子的青春没有故事,坏孩子的天空风云怪诞?

青春片好像现在已经不火了,我补番的速度也是慢上N拍。这也不能全怪我,毕竟电影《坏孩子的天空》也只比我人小上那么几岁。不过看到年轻时的大杉涟,和出道愣头青的宫藤官九郎,似乎真的穿越到了别人的青春,感觉很微妙。

回顾我看过的日式青春,我跟上铺室友总结道,日本电影总是很擅长把歪门邪道正当化,燃化,或者浪漫化,从《热血高校》为打架美其名曰“变强”,到《我们与驻在先生的700日战争》把恶作剧变成关爱小朋友的助力,到《地狱为何恶劣》以黑帮血战成全迷影情结,到《追梦人》用逃跑解脱走投无路的精神失常。虽然把《坏孩子的天空》跟这些后来者比有些荒诞,但同样聚焦“问题少年”的另类青春,倒是平静得近乎冷酷。

冷酷,而不是残酷,北野武从来不卖惨,暴力没有炫酷的慢动作,一拳倒地,一枪毙命,甚至只闻其声,不见动手;失败也不给口吐鲜血倒地昏迷的特写,只有独坐休息室的沉默。重逢时几句寒暄,新志依旧寡言,小马倒内敛了不少,之前老叫别人找工作,现在轮到了自己。过去的磨难,在缺乏感想和情绪的白描叙事后,融在了长长的单车镜头,趁着全片唯一“燃”的音乐,穿越成人的社会,回到学校操场。唏嘘的是,在成人的世界,你不再能以一己之力对抗你不屑的事物,不再是挨一句“笨蛋”骂就可以被原谅的轻松,你不再能单靠自己赢,你必须处理和他人的关系,或学会拒绝有自己的坚持,或学会服从且察言观色。这一切里都没有所谓逆袭,但你说绝望吧?“我们是不是完蛋了?”“胡说八道,我们还没开始呢”。

引起我兴趣的不单是坏孩子的命运沉浮,更是对照的好孩子们和大人。坏孩子的路上前赴后继:吊儿郎当的藤马从跟风学拳到拿下最佳新人,沾沾自喜,能走多远不可知。好孩子的平庸换不来小确幸:追幸子的乖学生,找到了稳定的工作,被老板骂本来能抗压,但同事怂恿他一起辞职,就辞了。当了出租车司机,最后出了车祸。浪漫幼稚的表白不及“稳定的工作”有说服力,侧目女服务员抽烟的幸子后来不和别人去看电影了,也抽起了烟。唯有脚踏实地的坚持自我才好?比如学生时代的在角落里排练的漫才二人组,被小马新志抢了话筒还陪笑,倒登上了大舞台,光鲜亮丽,好多笑声掌声。

全片父母角色的缺席,倒让小林和寺岛变成了“榜样”的角色。小林可能身体力行地教的新志最重要的一课,不是肘击,不是保持身材靠催吐,而是拳击的世界做好准备背叛所有人。我很喜欢两次小林座位被占的反应对比,对利益不相关的生人,不由分说出拳解决;对同工厂的前辈/同事,二话不说让座。那恃强凌弱势利眼,生动。反观寺岛,表面上是恶人,初次见面就操起啤酒瓶要削小马脑袋,但那时说的是“小孩子不应该喝啤酒”。小马进了黑帮,刚崭露头角就顶撞主席,这时寺岛惩罚小马时说“你不是小孩了,不准哭”。我觉得就像老大指着寺岛说“只要不进黑帮,你什么都能做,不然你会像他一样。”深知成人世界规则的寺岛,反而总在警告小马“别走歪路”,“着了道就要负责任”。可惜新志听错话,小马不听话。

但也不可惜。如果不走那些弯路,不付出代价,又怎么能知道以前的自己是“笨蛋”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坏孩子的天空的更多影评

推荐坏孩子的天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