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之岛 犬之岛 8.4分

犬之岛的结构

H.T.C.
2018-05-14 23:31:0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涉及剧透】

目录

一,日常、传说、童话

1.1童话的定义

1.2传说的定义

1.3日常的定义

二,《犬之岛》的环状结构

2.1三环(日常):现实世界

2.2二环(传说):西崎市

2.3一环(童话):犬之岛

2.4环间关系:外环/内环

三,环状结构有意义吗

3.1对环状结构的反思

3.2环际之旅与奇幻故事的意义

正文

一,日常、传说、童话

为了方便后文的讨论,在此有必要对本文中的几个概念进行简单的定义,以便理清本文的基础。而因为这是为了本文所下的定义,所以可能会跟其他地方的定义有些出入。

本文采用的定义基于河合隼雄在《童话心理学》“第一章:童话与心灵的构造”,“4对童话、寓言故事的研究”中的这段描述:

[我们将故事视为对无意识心理过程的表达,这一点与题材无关,但我们暂且还是要进行一下区分。与童话、寓言故事相比,传说往往与原型性体验中的特定人物和地点有关。麦克斯·吕蒂认为:“传说离不开具体的场景,它与特定的地域牢牢结合在一起。”

与传说相比,童话、寓言故事往往干脆远离特定的地点和时间,更容易接近故事的内在现实。它用“很久

...
显示全文

【涉及剧透】

目录

一,日常、传说、童话

1.1童话的定义

1.2传说的定义

1.3日常的定义

二,《犬之岛》的环状结构

2.1三环(日常):现实世界

2.2二环(传说):西崎市

2.3一环(童话):犬之岛

2.4环间关系:外环/内环

三,环状结构有意义吗

3.1对环状结构的反思

3.2环际之旅与奇幻故事的意义

正文

一,日常、传说、童话

为了方便后文的讨论,在此有必要对本文中的几个概念进行简单的定义,以便理清本文的基础。而因为这是为了本文所下的定义,所以可能会跟其他地方的定义有些出入。

本文采用的定义基于河合隼雄在《童话心理学》“第一章:童话与心灵的构造”,“4对童话、寓言故事的研究”中的这段描述:

[我们将故事视为对无意识心理过程的表达,这一点与题材无关,但我们暂且还是要进行一下区分。与童话、寓言故事相比,传说往往与原型性体验中的特定人物和地点有关。麦克斯·吕蒂认为:“传说离不开具体的场景,它与特定的地域牢牢结合在一起。”

与传说相比,童话、寓言故事往往干脆远离特定的地点和时间,更容易接近故事的内在现实。它用“很久很久以前,在某个地方……”开头,一下子将受众的心从外部现实带往原型性体验中的世界。这一特征正如麦克斯·吕蒂所说:“童话、寓言故事是抽象化的现实,传说则是加强现实性的想象。”“童话、寓言故事中出现的彼岸是匀称的世界,传说中出现的彼岸是扭曲的世界。”]

据此,我在本文中作出如下共三个定义,以便后文在其基础上进行简单讨论。

1.1童话的定义

童话是最远离特定的地点或时间的故事。属于最接近(并反应了)无意识心理过程的奇幻故事。

1.2传说的定义

相较于童话,传说开始具有更具体的地点或时间(但仍跟现实有一定距离),像是童话与日常的过渡地带,既有无意识心理的奇幻故事特性,也有日常的现实特性。两者特点的糅合使得传说可能会有某种意义上的扭曲。

1.3日常的定义

日常是最远离童话的,即通常所说的现实世界。这里的奇幻色彩最为淡薄,通常不被归入奇幻故事的世界。

二,《犬之岛》的环状结构

借助上面的定义,我觉得可将《犬之岛》一片的相关结构作出如下理解。

2.1三环(日常):现实世界

此环是现实世界,是电影故事之外的日常生活。既包括创作方,也包括观众方,还包括与此片没有直接联系的人与生活。

2.2二环(传说):西崎市

这里开始进入电影故事中的奇幻世界。此环是传说世界,是“扭曲的世界”。故事设定在日本列岛二十年后(有时间且离现实有距离)的一座虚构城市中(有地点且离现实有距离)。这部分世界可能也正是因其扭曲而受到批评(西方团队对日本元素的“文化挪用”等)。

2.3一环(童话):犬之岛

此环也属于电影故事中的奇幻世界范畴,是童话世界。犬之岛没有明显的时间地域特征,离非奇幻的日常现实最远;在片中因为隔海,也离传说世界有距离。

此环的一个中心,也许是两位圣贤狗,即朱庇特与先知,因为这两位圣贤所住的地方是全片最具童话色彩的地方之一:主人公一行初次遇上两位是在一片茫茫草原中,两位隐居的住所是干涸荒原上的一艘废弃小船,而告别之时目送主人公们远行的两位则消失在迷雾之中。恰如《指环王》中的精灵圣贤——爱隆领主的山谷与凯兰崔尔的密林,这种奇幻故事中“深山老林”一般的地方可视作对隐秘的内心深处(无意识心理过程)的象征,而住在这里的圣贤也许可被视作内心深处的永恒智慧的化身。

同样颇有隐秘内心深处的象征意味的中心之地,还有犬之岛上旅程远端的废弃实验所:主人公们被长长的水流经由下水道冲去此地,有着互为影子意味的其中两位主角在此相认,最后大伙又乘船渡海回到西崎市。

值得一提的是,连接岛上交流的信使——黑色猫头鹰,无疑也颇具无意识的神秘色彩。

废弃实验所的部分,在《犬之岛》片中报幕为“第三部 汇合点”,而从走向童话中的隐秘之处,然后又离开的角度来看,这些地方也似乎可以称为某种“折返点”。

2.4环间关系:外环/内环

在电影故事之内的奇幻世界,二环(传说)的西崎市与一环(童话)的犬之岛构成外环与内环的关系。而把这两环视作一个整体,即电影(奇幻故事)的话,那么三环(日常)的现实世界与电影(奇幻故事)构成外环与内环的关系。

三,环状结构有意义吗

3.1对环状结构的反思

因为读到开头所提的书中的那段话,而开始思索这套条条框框时,我完全没有考虑这究竟可能有何意义。等整个环状结构建构完毕后,我才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从环状结构的层层分别上讲,不得不说,一二三环的界限并不是很严格,只能算是一个理想模型。

另外,为何非要将环心设在童话世界中呢?如果反过来,将最现实的日常世界视作最内部的一环,那么传说世界就成了二环,最奇幻的童话世界则成了最外环的三环了。这么一想,似乎很容易有助理解,为何遁入奇幻事物中的人,有时会被视作边缘人。若现实是中心,那么走入非现实,自然有如从内环走向外环,离中心远,而边缘了。《指环王》第一部片中弗罗多在跃马旅店问店家,窗边的陌生人(阿拉贡)是谁,店家便说他是流浪游人(ranger),是大步行人(strider),都可传递出一种边缘化的陌生之感。而与阿拉贡有些许相似之处的《犬之岛》男孩阿塔里坚持前往犬之岛,这在其养父西崎市的小林市长看来,也是逃离了正常的世界,急需纠正。

至于为何是环状? 一方面,也许是之前已经从线性旅程的角度入手,对朱庇特与先知在故事中的位置与意义作了一次思索;这次算是一个新的角度,是在考虑线性旅程所处的环状世界。另一方面, 也许我无意中所构建的,是一种可被荣格派称作曼陀罗图的东西(看上去似乎都大致是些中心对称的图形)。构图和谐的曼陀罗图,被认为是对追求内心圆满的象征性表达。但鉴于我感到自己没有真正搞懂这个概念,就不再展开。

3.2环际之旅与奇幻故事的意义

那么话说回来,把环心设在童话中的环状结构,可以说明什么吗?

虽然河合隼雄在《童话心理学》一书的第一章中也写到:

[……进行“解释”也许正是在丧失原初体验。正如弗朗茨恰如其分的阐述:无论怎样解释童话、寓言故事,都无法超过它们本身。]

但我想如果用着故事般的语言,也许便能更还原这种“原初体验”。并且考虑到,[在达到哲学的单纯之前,需先穿过复杂的哲学思辨丛林。人往往需要说很多话,然后才能归入潜默](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我想,经历解读,然后再次到达体验这种方式,大概也可以有其相应的价值。

那么,我想继续引用河合隼雄的《童话心理学》。书中“第四章《三个懒虫》:惰性与创造力”的“4创造性退行”部分写到:

[那些找不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又知道无法依赖专家,彻底走投无路的人,开始出现退行现象。从前由无意识向意识流动的心理能量,现在反过来,开始由意识流向无意识。

……

心理治疗专家认为,如果能忍受这种退行现象,当它到达最高点时,便会带来心理能量的逆转,心理能量重新由无意识流向意识,出现具有创造性的新的生存之道。

在此,我想再解释一下所谓的退行现象。退行原本是一种病理现象,在精神分析法诞生初期,仅仅突出强调了它的负面作用。荣格很早就看到了退行现象中有上述创造性的一面,他认为存在病态性和创造性两种类型的退行。

不出现逆转的永久性退行是病态性的退行。但是,创造性的退行并不是完全将力量由意识输送给无意识,相反,它具有产生下一次自我统合的力量。]

所以我想,《犬之岛》的故事中,主人公们的环际旅程,不正像是一次“创造性退行”之旅吗?从西崎市去到犬之岛,正是从还有着现实色彩的外环传说世界,深入到内环最具奇幻与无意识意味的童话世界;在童话世界的最深处,主人公们收获智慧的点拨与祝福,一步步化解内部的冲突;然后,非常重要的是,主人公们在勇敢地到达这种退行之旅的极点后,获得了折返的可能;这一次,他们反过来,从内环的犬之岛回到了外环的西崎市。

那么这种退行之旅,为何需要开始呢?直接原因是男孩阿塔里的护卫犬点点,因为外环世界的决定,被遗弃到了这座垃圾之岛,然而阿塔里却恰恰要到这被外环世界所抛弃的内环世界去,才能找回某种遗失的重要之物。又或者参照着《指环王》的故事,是否可以说,现实视角下的边缘人,有可能是失去了与自己王国的连接,因而陷于失落的人皇呢?

荣格在自传中写下的一个梦让我印象深刻,为了简洁,我将此梦和他的解读(当然也不可避免地有了我的理解)一并概括为:在人生这不确定的黑夜之旅中,能护持仅有的意识与认识之灯,在时间风暴的裹挟之下,带着身后来自内心深处的人影一同前行的,只能是最平凡的头号人格。冯·弗朗茨概括过类似的观点:[只有意识自我才有能力实现心灵的内容。即使是某种伟大的东西,即使是神圣的本质我,也只能透过自我来实现。这就是荣格观点所认为的自我实现](瑪麗-路薏絲·馮·法蘭茲,《榮格心理治療》)

所以为什么朱庇特与先知这样的圣贤不能出山拯救呢?现在还可以解释为:因为它们本质上可能都是内心深处的原型形象,而即使伟大如它们,也只能透过故事中最具自我意味的主人公们去实现任务!

我想,无论是《犬之岛》还是《指环王》,都有这样类似的感性觉悟,或者说是强烈的向往,所以两部作品的主人公们都不会退行到内环深处便永远止步。故事的结尾,他们加冕为王,这意味着他们坚韧的生命力在历经退行的环际之旅后,在外环世界中重新找回了属于自己的坚实立足点,内心与外部的旧秩序倒塌了,新秩序则开始建立起来;犬之岛上的狗狗们也重返西崎市,包括朱庇特与先知两位圣贤在内,都得到医疗救助,并安顿下来——在外环世界取得的成就也终于反哺了内环世界,外环与内环开始融合共生。

进一步地说,与电影故事中的内外环关系形成对照的,是我们日常所生活的现实世界与奇幻故事世界的内外环关系。通过接触奇幻作品,我们有时不也踏上了这样一场创造性退行的环际之旅?我们可以用与现实的距离来衡量一个故事的奇幻色彩,然而鉴于距离与现实都是相对的,那么不妨说,任何故事都有成为奇幻故事的潜质。而作为对内心世界的象征性表达,我们通过这样的奇幻作品,获得了将自己的内心世界客观化的机会,然后竟然因此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跳出“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情景,对自己的状况进行有意无意的审视。奇幻故事,因此作为现实的内环,让环状结构得以完整,让环际之旅成为可能。

我不想说,《犬之岛》是一部完美无瑕的作品,也不想说,任何奇幻故事,在任何情况下,对任何人都能包治百病,且一蹴而就,一劳永逸;但应该可以说,无论是从创作的角度,还是欣赏的角度,有的奇幻故事,在有的情况下,能为有人的环际之旅助一臂之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犬之岛的更多影评

推荐犬之岛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