昼颜 昼颜 6.4分

北野之死

牛而力
2018-05-14 22:05:5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三年前,一场大火点燃笹本纱和心中的躁动,一支口红让平静的生活偏离原有的轨道,北野裕一郎,那个内敛克己的男人,是别人的男人。

出轨,不伦,注定不被神所眷顾,禁断,泪别,生活已被撕裂。

最后一次听到他声音的下午三点,“蝉声似静幽,但可穿岩石”,那柔和的嗓音击穿的还有纱和不安的心。

一把火烧了生活,离婚,出走,决定再也不见。

三年后,海边的小镇,咸腥的海风已不再能撩拨起纱和已经沉寂的心。可偏偏命运之神再次捉弄这两个无辜的人,北野要来这个小镇讲座。

萤火虫,尾部会发出荧光,自由恋爱的生物。自由,多么令人憧憬。这是北野的讲座,也奠定了宿命的基调。

川端康成多次讲:“平安朝的‘物哀’成为日本美的源流。”所谓物哀,即睹物思情,物我同悲,“悲与美是相通的。”北野寻萤火虫之流转,悲爱情之无踪,直到死,在偌大的森林里他都没有找到成年的萤火虫。

他们再次相遇,在清溪边的森林,无言相对,百感交集,心照不宣,一起寻找爱情的踪迹,在金色的午后,在淅沥的雨中,在璀璨的星空。

“山谷明月光,流萤皆彷徨。”俳句描绘出在月光下的山谷中,萤火虫点点闪烁,那种朦胧隐约,幽玄之美,谷

...
显示全文

三年前,一场大火点燃笹本纱和心中的躁动,一支口红让平静的生活偏离原有的轨道,北野裕一郎,那个内敛克己的男人,是别人的男人。

出轨,不伦,注定不被神所眷顾,禁断,泪别,生活已被撕裂。

最后一次听到他声音的下午三点,“蝉声似静幽,但可穿岩石”,那柔和的嗓音击穿的还有纱和不安的心。

一把火烧了生活,离婚,出走,决定再也不见。

三年后,海边的小镇,咸腥的海风已不再能撩拨起纱和已经沉寂的心。可偏偏命运之神再次捉弄这两个无辜的人,北野要来这个小镇讲座。

萤火虫,尾部会发出荧光,自由恋爱的生物。自由,多么令人憧憬。这是北野的讲座,也奠定了宿命的基调。

川端康成多次讲:“平安朝的‘物哀’成为日本美的源流。”所谓物哀,即睹物思情,物我同悲,“悲与美是相通的。”北野寻萤火虫之流转,悲爱情之无踪,直到死,在偌大的森林里他都没有找到成年的萤火虫。

他们再次相遇,在清溪边的森林,无言相对,百感交集,心照不宣,一起寻找爱情的踪迹,在金色的午后,在淅沥的雨中,在璀璨的星空。

“山谷明月光,流萤皆彷徨。”俳句描绘出在月光下的山谷中,萤火虫点点闪烁,那种朦胧隐约,幽玄之美,谷崎润一郎在《阴翳礼赞》中如是说:“美,不存在于物体之中,而存在于物与物产生的阴翳的波纹和明暗之中。”

没有找到萤火虫之海,静静躺下,望着银河聊以慰籍,那触不可及的就是幸福。

被排挤,被调戏,被怀疑,都不能让两人退却。

纱和来找北野的妻子乃里子,她感伤丈夫的离去,跳楼摔坏了脊椎,坐在轮椅上,可手中切水果的利刃并没有像表面上那么心平气和,但纱和再不会逃避,连名字都不会留下,因为那是我的男人。乃里子让步了。

“如果化野的朝露不会消失,鸟部山头的青烟一直弥漫在天空,将是何等索然无味!正因为这世上一切都是无常的,所以才格外美好。”吉田兼好法师在《徒然草》中对美的描述如此冷静,“不完整的事物更有意义”,就是所谓的侘寂之美。

生活无常,人生无常,短暂易逝。北野买好戒指,拿到离婚协议,已经在返程路上,明天就可以正式登记结婚,还有梦想在萤火虫银河中的婚礼,可幸福就像那晚的烟花一样短暂。

北野的死,宿命般成全爱情,禁忌之恋停留在最美的时刻,残缺使其美得悲凄。

物哀,幽玄,侘寂,日式美学的最高典范,爱无常。

乃里子还是拿去了一切,骨灰都没见到,爱,难道仅仅是占有么?

返家经过的铁轨,把生活又拽回日常,Never again,摔倒后无力站起,伸手想去触摸那银河,那遥不可及的幸福。

萤火虫落在无名指上,就像他的承诺,神啊,为什么总是给绝望的人一点希望,站起来,活下去,这希望孕育着生命。

昼颜,“陌上花开,可缓缓归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昼颜的更多影评

推荐昼颜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