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 麻雀 6.3分

陈深(麻雀):伟大的潜伏者

曲中谣
2018-05-14 看过

陈深是《麻雀》中的男主人公,是汪伪政府下属特工总部特别行动队一分队队长,同时也是中共特工。表面上他喜欢混迹夜店欢场,喝着没品的格瓦斯汽水,抽着樱桃牌的日本烟,帮着毕忠良做鸦片生意,总是吊儿郎当,混沌过日。但当剧情顺着蛛丝马迹被慢慢掀开时,才会发现这些都是他的保护色,是为了潜伏在汪伪政府深处所做的伪装。

无疑,陈深是一个成功的伪装者,他身上的理发剪刀是他的伪装工具,他平时看似不经意的动作是他的伪装准则。不管面对什么样的人,他总喜欢问需不需要剃头。他给人剃头也从来不分对象,他给柳美娜剪过头发,给徐碧城剪过头发,给行刑前的唐山海剪过头发。当汪伪特工头子李默群问他有什么特长时,他也说了他只会剃头,还说自己国文不行。但实际上,他在青浦特训班侦谍组当过教员,还在无线电学校读过两年书,懂布局并且记忆力惊人。凭这些,足以让陈深得到重视,谋到更好的职位,但是他却绝口不提,甚至还要隐藏,就像他教李小男下棋时说的,要步步为营。在潜伏期间,他努力给自己营造出一个“白相人”形象,当汪伪政府的人们看到顶着一头枯黄杂草的陈深,时而帮身边的官太太们跑腿办事,时而熟练地挥舞着手中的理发剪刀给人剪头发时,只会觉得这是一个没什么本事,是依靠毕忠良的关系混日子的瘪三,就连最关爱他的刘兰芝都认为他活得没有男人样。陈深就是这样,用一把理发剪刀裁剪出自己设计好的形状,把身边的所有人都绕进了他的局里,顺利地隐藏了自己共党特工的身份,还有深沉如海的情感。

但随着故事的发酵,当陈深逐渐褪去这些惑人的外衣,他只是一个温和而漠然的男子,他不着痕迹地周旋在汪伪特工、军统特工和共党特工之间。他的处境是很艰辛的,毕忠良不信任他,军统飓风队要铲除他,然而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似乎都无动于衷,只给人一个笑容。在毕忠良说他贪财时,他笑;在毕忠良把中共叛徒安六三无福消受的钱给他去赌时,他眯着眼睛微笑;在重遇初恋情人徐碧城时,他眯着眼睛微笑;在带队围捕上海军统时,他眯着眼微笑。其实在这些看似慵懒而漫不经心的笑容背后,却隐藏着破涛汹涌的情绪,然而丝丝缕缕的情感只能埋在心底,无法对任何一个人诉说。因为陈深的任务是隐藏,除了革命身份也包括了自己的情感。但他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在成长过程中,他也有着属于自己的忧伤、胆怯、不安,就如每一个人都不是天生可以舍弃一切的英雄。但这些情感,陈深只能独自一个人在暗处消化,留下一个让人心疼的背影。

陈深的过于内敛深沉,很容易让人忽略他身上的优点。他有着天才般的记忆力与观察力,可以只看扑克牌的背面便记住每张牌的点数,样子看起来真的像一个多年的赌徒;可以看似不经意地记住一盘棋局,懂得步步为营,一招制胜。作为双面间谍,他有着关键时刻可以救命的直觉与警觉。他擅长利用自己的优势,赌是优势,上司眼里小偷小摸的习惯是优势,风流,也是优势。他目睹自己的嫂子“宰相”饮弹自尽,不与自己的亲人皮皮相认,将痛苦隐忍着消化,面上还是那个吊儿郎当的行动队第一分队的队长。身份让他隐忍,却不代表他没有愤怒,在教训流氓头子时,他霸气的说:”以后敢欺负我妹妹,让你吃枪子。”在为李小男和唐山海报仇的时候,他毫不留情地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他处在这样的身份中,却仍然用聪明圆滑的方式保持着自己的态度和棱角,所以他才会故意赌输把小黄鱼还给上司,用“晦气”的理由将反叛者的赏钱撒向空中,在汉奸苏三省要他多多关照的时候,他说“我可以给你剪头”来转移重点。“我们不能没有国家,我们的后代不能没有国家。”为了这个革命信仰,陈深和千千万万有血性的中国人一样,投入了革命战斗中。尽管在被组织遗忘的两年里,他有怨过,但当“宰相”出现激活他的时候,他却是毫不犹豫地付出了自己的忠诚。面对危险的任务,他一边小心谨慎地隐藏自己的身份,一边与毕忠良、苏三省等一众汪伪特工虚与委蛇,千方百计寻找着最安全最简单的解决方法。当他发现唐山海只是假意向汪伪投诚,实际上是军统特工时,陈深秉持国共合作期间是友非敌原则,冒险帮助唐山海传递信息。陈深其实并不情愿死,他不希望自己像待宰场上的猪一般窝囊。但当他亲眼看到前仆后继的革命者,死在敌人手下,那些血红的嘱托和炽热的期待已让他把自己逼的毫无退路。最终,他做出了以暴露自己为代价窃取归零计划的决定,用从柳美娜身上盗走的钥匙打开了藏着归零计划的保险箱。成功将归零计划转移到皮皮身上后,陈深在李默群的围捕下,带着他炽热的革命火焰消失了,我本以为他会像书中一样,结局生死不明,但故事的最后,他又出现了,以麻雀的身份,给他的下级传递革命任务,而这次的敌人不再是汪伪!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麻雀的更多剧评

推荐麻雀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