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爱的崎岖与虚弱

雪海湮花
2018-05-14 15:48:4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少年汉尼拔》的故事代表了救赎与流亡的矛盾道路。 紫夫人类似一种心念之说,以静制动。汉尼拔爱她,也就是向往她所代表的宁静。一身轻盈的绸衣,一头流散的长发,看似移动如一团水汽,但她的每一个目光都是载重而行,沉甸甸地砸在心里。 紫夫人与汉尼拔是两个同样被碾压在命运齿轮下的个体。他们必须为自己寻找人世间的救赎通道,由此方得灵魂解脱。他们的不同选择代表了仇恨引发的谅恕与报复的分化。 初读紫夫人,会联想到长篇史诗小说《圣天门口》中的梅外婆。她们都带有明确的救赎意愿,希望为身边的人带来道德慰解。这种信念或多或少来自于基督教,而融入了各自语境下的具体演绎。再细细分析,梅外婆与紫夫人的内质其实大相径庭。梅外婆重现了被世俗过度悬置的伦理传统,在政治派系和民族之间的彼此残杀中保持中立,以仁爱度化所有人。而紫夫人是遭受过创伤的无辜者,她对泯灭人性的仇敌依旧抵抗,但转换为更潜在和隐蔽的方式。 紫夫人不具备梅外婆般兼济天下的宏大理想,她只是想要她爱的人活下去。这份仅余让她珍惜。紫夫人无数次对汉尼拔说的“forgive them”,并不是为敌人争取一线生机,而是为了汉尼拔的内心,不再播撒血腥的种子。原谅罪孽,清净独修,是紫夫

...
显示全文

《少年汉尼拔》的故事代表了救赎与流亡的矛盾道路。 紫夫人类似一种心念之说,以静制动。汉尼拔爱她,也就是向往她所代表的宁静。一身轻盈的绸衣,一头流散的长发,看似移动如一团水汽,但她的每一个目光都是载重而行,沉甸甸地砸在心里。 紫夫人与汉尼拔是两个同样被碾压在命运齿轮下的个体。他们必须为自己寻找人世间的救赎通道,由此方得灵魂解脱。他们的不同选择代表了仇恨引发的谅恕与报复的分化。 初读紫夫人,会联想到长篇史诗小说《圣天门口》中的梅外婆。她们都带有明确的救赎意愿,希望为身边的人带来道德慰解。这种信念或多或少来自于基督教,而融入了各自语境下的具体演绎。再细细分析,梅外婆与紫夫人的内质其实大相径庭。梅外婆重现了被世俗过度悬置的伦理传统,在政治派系和民族之间的彼此残杀中保持中立,以仁爱度化所有人。而紫夫人是遭受过创伤的无辜者,她对泯灭人性的仇敌依旧抵抗,但转换为更潜在和隐蔽的方式。 紫夫人不具备梅外婆般兼济天下的宏大理想,她只是想要她爱的人活下去。这份仅余让她珍惜。紫夫人无数次对汉尼拔说的“forgive them”,并不是为敌人争取一线生机,而是为了汉尼拔的内心,不再播撒血腥的种子。原谅罪孽,清净独修,是紫夫人在灾难中的自我拯救,使污秽和丑恶无从深入人性。保留人性,人才能存活。 雪夜中的那个探身,流浪的汉尼拔看到了他此生仅能留作回忆的美丽。那美丽是家园式的,标志着温暖与回归。因作为女性终极理念的化身,紫夫人在汉尼拔心中的形象具有多重变体,来实现他潜意识中多种情感的弥补与找寻。汉尼拔对紫夫人,既有对逝去母爱的怀念,也有对妹妹米莎的歉疚,还有初萌的对异性的向往。因此,他依恋她,又决心捍卫和保护她。 紫夫人对汉尼拔的眼神是慈爱的,如同圣母的俯视垂怜。因相似的命运,他们又紧密相惜。他是她在人世唯一的血脉牵挂,她唯一的同盟。她希望汉尼拔获得宁静,但又无法制止他的心魔。 她带汉尼拔来到祭祀祖先的密室,沉香缭绕,世事消散。而汉尼拔却只看到了那一柄未出鞘的弯刀将如何刺破幻影一场。当他把屠夫的人头摆在牌位之下时,她的心在狂跳之中有了无可挽回的预感。 她与他练剑,意图以忍术传递日本的武士道精神。然而她又错了。武士早已背离纯粹的内收养性,而走向了攻杀抢掠。仁爱的指引如此崎岖。 他在敌人口中得知当年漏网于他的记忆的事实。他和那些刽子手一样,都是这顿人肉盛宴的享用者,他也是杀害米莎的帮凶。对自我的摧毁造成了全面的大崩溃,因他无法将痛恨导引到某个具体的对象,他的仇恨目标甚至包含他自己,包括所有为生存不择手段的同类。他的敌人是一切生灵。 紫夫人的“宽恕”在此时变得虚弱。宽恕所有,意味着否认和遗忘这根本存在的血淋淋的食物链,而承认弱肉强食的存在,又必然走向人性的反面,无法与内心和解。渺小无助的人类,该如何凭借单薄的心念与强悍的自然作斗争。 当汉尼拔在满地血流中抬起头,对她说“我爱你”时,她的眉间有细微的抽搐,是讶然的无底的悲伤。她说,你还能靠什么去爱呢。 她对他的忧心,也像是对自己的失望和拷问。他没有能力去爱,她也没有能力去拯救他。 仁爱宛如圣母圣子头上悬挂的光圈,永远虚幻而无力于现实。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少年汉尼拔的更多影评

推荐少年汉尼拔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