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笑我太疯癫

雪海湮花
2018-05-14 15:42:4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总觉得周星驰幽默的背后有种沉重的底料,每次观看时并不能完全投入欢笑的氛围之中。正如他自己是个严肃寡言的人一样,他努力在人前展示的充斥着各种无厘头的小人物形象,都是他与真实自我的一种战斗或和解状态。他想隐藏的那部分脆弱、慌乱、迷茫,都顺着那些荒诞不经的角色语言发泄出来,夸张的本身就是孱弱。 唐伯虎像是他的又一次自我转化。影片看似是对唐伯虎的戏说和解构,随意塞进喧闹和刺激的成分,实际上更像是周星驰借唐伯虎之口进行的一次自我独白。 唐伯虎天资聪颖才华横溢,已是高处不胜寒的处境。而他的傲世不羁更使他与庸碌世人之间挖开了一条鸿沟。世人遥望唐伯虎的大号,或鄙夷或嘲讽或赞赏,多作酒后闲暇的谈资,无心认真计较。唐伯虎就这样生活在众人制造的幻影里。被众人远离并不可怕,最绝望的是知己鲜有,故内心孤独无从纾解。 琳琅满目的包袱笑点愈丰盛,越是堆砌起误解的高墙,构筑了沟通的壁垒。流言风语有如现时的舆论,稍顷之间就能吞没一个完整真实的个

...
显示全文

总觉得周星驰幽默的背后有种沉重的底料,每次观看时并不能完全投入欢笑的氛围之中。正如他自己是个严肃寡言的人一样,他努力在人前展示的充斥着各种无厘头的小人物形象,都是他与真实自我的一种战斗或和解状态。他想隐藏的那部分脆弱、慌乱、迷茫,都顺着那些荒诞不经的角色语言发泄出来,夸张的本身就是孱弱。 唐伯虎像是他的又一次自我转化。影片看似是对唐伯虎的戏说和解构,随意塞进喧闹和刺激的成分,实际上更像是周星驰借唐伯虎之口进行的一次自我独白。 唐伯虎天资聪颖才华横溢,已是高处不胜寒的处境。而他的傲世不羁更使他与庸碌世人之间挖开了一条鸿沟。世人遥望唐伯虎的大号,或鄙夷或嘲讽或赞赏,多作酒后闲暇的谈资,无心认真计较。唐伯虎就这样生活在众人制造的幻影里。被众人远离并不可怕,最绝望的是知己鲜有,故内心孤独无从纾解。 琳琅满目的包袱笑点愈丰盛,越是堆砌起误解的高墙,构筑了沟通的壁垒。流言风语有如现时的舆论,稍顷之间就能吞没一个完整真实的个体。而唐伯虎本人呢,依旧在八方娇妻美眷打牌吵架鸡飞蛋跑的缝隙中,躲在桌子底下听母亲讲血泪家史,也是换上了调笑一番的口吻。 一边是清奇和戏谑,另一边即对应着更为厚重的沉默。久久寂寞的唐伯虎见到了秋香。温柔雅静、善良美丽的秋香成为了他的理想。尤其是当他混进华府,听到她对他诗作的点评,他的眼眸深处如同黑夜中的闪光。 秋香姑娘的一颦一笑摇曳生姿,那种笑意仿佛天生,像蜷皱的花朵一瓣瓣舒展又合拢。土地一般接纳一切的气质,野游的灵魂在夜空中呼啸,纷纷奔向她提供的永恒母体。她不疾不徐,波光柔和无澜,但却能发散出一个广阔的涉及面,让圈层之内的人目不转睛。尤其是最后撩起额前的珠帘,只能用美如画来形容。 真正经得起考验的电影脸,能吃得下那光和妆,吃得下观众加在她身上的戏,更要稳住整部电影的心神,而不是浮出来。即使是在《唐伯虎点秋香》这样的喜剧之中,这种元素依然必要而根本。秋香代表的是唐伯虎的隐藏自身,是一种对嬉闹的对照与反衬。 所以,虽然小俐死活不能通晓无厘头的意义,因此拒绝扮丑,动动脖子都是勉强,但这正好歪打正着恰如其分地为电影增添了上升层次。秋香本就不该融入,就像唐伯虎执着地保护着的那部分本质,不想妥协,不能苟合,也无需硬掺。 “不见武林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这诗给了影片一种深层的意蕴,每次听到片中角色的朗诵,总是会不自觉地停下叙事的匆匆脚步静默聆听。这诗像突然响起的下课铃对沉沉梦境的打断。幕后人走到台前,摘下演员浓墨重彩的面具。一丝日光在摸一个刹那射入被酒神统摄的狂欢人群。 在刻意浮夸与解构玩笑之后,不得已的喧嚣褪露出孤独的本质。唐伯虎的目光呈现出一种不经意的剥离状态,竟然如此疲惫负重,失落不堪。 最终的反转暗示了秋香也不是他的终极理想。秋香的真相又在哪里呢?她是否也习惯如唐伯虎一般伪装自己,虽然他们的显隐相反?一切不得而知。 唯一可见的是,唐伯虎依旧是孤独的,而别人依旧在笑他太疯癫。 看不穿障翳的人,笑着面前的扭曲变形的云遮雾绕。 也许唐伯虎也将渐渐走向遗忘,醉生梦死温柔乡。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浇进心坎,冲不破块垒。 《唐伯虎点秋香》是一片浓稠得化不开的忧伤,却在这忧伤里勾兑进大剂量的芥末胡椒白糖老陈醋等佐料后大幅度搅拌。浅尝是怪味的大杂烩,或许会被呛得眼泪鼻涕痛泄直下。但遗留的却是苦涩,像一碗明知无用的中药汤,却还是为了保存心理安慰的形式而喝下去。 《唐伯虎点秋香》是周星驰的张扬与酸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唐伯虎点秋香的更多影评

推荐唐伯虎点秋香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