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长流 生生长流 8.6分

何处生生长流

倒行逆施
2018-05-14 看过

公路片带我们进入伊朗大地震的灾区,镜头没有捕捉嚎啕大哭、呼天抢地、坚强感人的场面,以车窗为视角的长镜头,处处表现生的达观,活的享受,流动的景象,是神让世间生生长流的意思。

《何处是我朋友的家》不无表露成人对孩子的冷漠和绝对权威,从孩子纯净的眼睛里看到刻板的社会。相反,《生生长流》借重访《何处》之意又向我们展示了,这个刻板社会的另一面——面对创伤,它的自我愈合能力。“让孩子死的是地震,而不是神,神希望孩子活”,同样8岁的普亚如是说。

地震后的Poshteh和Koker相比于《何处》时,反而绿意盎然,通过主角的目光,残垣断壁的窗框外,镜头拉近,自然与人处处生机。观众又一次来到熟悉的地方,尽管地震满目疮痍,伊朗人依旧说着可爱的“不知道”,不禁觉得,”不知道“似乎有着许多意味,比如:

卖门窗喜欢叨叨的老爷子,这一回扛着马桶,又找你聊天说笑,说“死了的人倒没什么,但对于生的人来说,这家伙可是很宝贵的”;

地震后一天,决心结婚的新郎,以农田塑料为新房,几个拷番茄为新婚晚宴,说自他的声音,不觉难过。这个人人自救的时候,出门仍不忘擦干净皮鞋;

在《何处》那班上背痛的男眼睛孩子,人家问他地震当晚看球如何,竞不假思索答道:苏格兰先进球啦。噗!人家是问你地震伤亡啦;

最后主角驾车前往Koker的路上,遇着陡坡,扛着气罐的路人示意主角停车捎上,主角没有刹车,一路冲坡。然而冲不上,下来。期间看到远处奔波于Koker和Poshteh的孩子身影,似乎是《何处》的阿默德。气罐路人再次出现,完全没有因刚才的事袖手旁观,很自然的帮推一把,把车推下山。车从画面消失,等路人爬了一段,又冲上来,终于冲上坡,在地势较缓处,搭上路人,缓缓开走。

这个结局可以说寓意波斯大地的苦难与温情。大远景之下,人与车非常渺小。以己度人,以为司机冷漠不搭路人,以为路人记仇不帮忙,这就是心理差距。即便被伊朗人的达观所感动,也仅仅是感动而已,永远只能寻问生生长流在何处,却不知就在身边,在当下。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生生长流的更多影评

推荐生生长流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