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有来生 爱有来生 7.6分

曲终人散,花落无声

卡夫卡不卡门
2018-05-14 15:20:2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爱情是没有来生的,错便是错了,无法重来,就像阿明与阿九。这是我高中时偶然看到的电影,换台时,便见茂林之间有凶悍的匪徒驰马而过,刀光间,血色靡靡。镜头忽而又转向一处小院,黄昏的光里,灰色的墙、艳色的花、茂盛的银杏树都浸在一片暖色之中。这柔和的傍晚中,行着几个人,慢吞吞地聊着这屋子的历史。 新婚的少妇小玉面容温婉,静静地看着那茂盛的银杏树,眼中闪着光,仿佛透着久别重逢的喜悦。 这确实是一个久别重逢的故事。 从黄昏到暮色不过须臾,小玉点燃了油灯,那油灯的光起先看似不足以在黑夜中照明,随着夜色越来越重,那灯光却越发明亮。 鬼气森森的夜晚,小玉没有等来自己的友人,却等来了鬼魅。阿明作僧人打扮,称自己在这银杏树下等了一个人五十年。小玉过了短暂的恐惧后,静静地听着他讲了一个五十年多前的故事。 阿明的哥哥是山匪,杀了自己仇家之后,带着自己的亲信随从在一处风光优美的山林间占山为王,这个地方有广阔的平地、成群的牛羊、春日里大片绽放的杜鹃花。 哥哥很爱自己的弟弟,甚至在追杀仇家时,因为自己的恻隐之心,放走了一个六岁的孩子。这个孩子,会在不久的未来重新出现,带来一场复仇的阴谋与未曾预料的爱情。 不得不说,

...
显示全文

爱情是没有来生的,错便是错了,无法重来,就像阿明与阿九。这是我高中时偶然看到的电影,换台时,便见茂林之间有凶悍的匪徒驰马而过,刀光间,血色靡靡。镜头忽而又转向一处小院,黄昏的光里,灰色的墙、艳色的花、茂盛的银杏树都浸在一片暖色之中。这柔和的傍晚中,行着几个人,慢吞吞地聊着这屋子的历史。 新婚的少妇小玉面容温婉,静静地看着那茂盛的银杏树,眼中闪着光,仿佛透着久别重逢的喜悦。 这确实是一个久别重逢的故事。 从黄昏到暮色不过须臾,小玉点燃了油灯,那油灯的光起先看似不足以在黑夜中照明,随着夜色越来越重,那灯光却越发明亮。 鬼气森森的夜晚,小玉没有等来自己的友人,却等来了鬼魅。阿明作僧人打扮,称自己在这银杏树下等了一个人五十年。小玉过了短暂的恐惧后,静静地听着他讲了一个五十年多前的故事。 阿明的哥哥是山匪,杀了自己仇家之后,带着自己的亲信随从在一处风光优美的山林间占山为王,这个地方有广阔的平地、成群的牛羊、春日里大片绽放的杜鹃花。 哥哥很爱自己的弟弟,甚至在追杀仇家时,因为自己的恻隐之心,放走了一个六岁的孩子。这个孩子,会在不久的未来重新出现,带来一场复仇的阴谋与未曾预料的爱情。 不得不说,哥哥是一个完美的理想主义的构建者——他为他的兄弟搭建了一个乌托邦式的世外桃源,这个地方平静优美又生机勃勃。阿明在这里长大,哥哥如父如母,陪他读书写字下棋骑马射箭。 哥哥渐渐有了白发,不出意外,阿明也将在这明媚的世间娶妻生子陪着哥哥一起度过这一生。 但这样平静的生活总会遇见意外。阿明遇见了阿九,那女子着一身红衣,坐在石头上静静吹笛子,她听见了马蹄声,慢慢回头,那是一张温婉的脸,眼中不见悲喜。她只静静地看着你,任山风吹动白云,却吹不起她眼底的涟漪。 那面容与小玉别无二致,听故事的人却不知自己就在故事里。 阿明的爱情始于何处?见色起意或者是逃不开这注定的羁绊? 他将阿九抢回了山寨,他将她绑在椅子上,整整看了她一夜。他是不解吗?明明是读书的人,却像个土匪一样行事?或是不解自己为何放不下这一面之缘的姑娘? 没有答案,一生无解。 阿明爱看着阿九,她不说话,似是对阿明怨恨太深。她会静静的绣花,只绣朵朵杜鹃花;她会一个人沿着山路登上山顶,眺望远山,直至日落。阿明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自己心魔已生,只知自己想要娶她,愿用一生的柔情去化解她的恨。 天不老情难绝,中国式爱情,不仅是一个等字。 阿明和阿九成了婚,阿九穿着大红的喜服,她的面上仍旧无悲无喜。一张照片定格,她与旧时所有的新娘都无异。 她眼中的阿明是什么样的呢?他会在杜鹃盛开的季节在她的房间放满杜鹃花,在杜鹃开败的季节,手捧丝绢花束如春风如冬阳般朝她走来。他依旧爱看着她,这一次,阿九却对阿明说了话:“茶凉了,我去给你续上。” 阿明以为看见了生活的希望,他更努力地讨好阿九——替她画像、送她白马、带她林中驰马、承诺永远保护她。 过往的记忆在阿九的脑海里浮现,她与哥哥在林中奔跑逃生,也是遇见这样一匹白马,哥哥也是说会保护她。她流泪,不知是为阿明,还是为这场隐约已至的爱情。 生活仍旧是没什么变化的,无论阿明做什么,他永远只能得到一个回应——茶凉了,我去给你续上。 心魔难平,他不知何去何从,只想逃开这人间情爱的纷扰。他去剃度当和尚去了,一个小庙,庙中有一棵繁盛的银杏树。 大家轮流来劝他,哥哥也来了,他仍决定留下来,或许佛能渡他出情海。 后来阿九也出现了。她不劝他,也是静静看着他,仍旧不说话。她在庙附近的小屋里住了下来,每天给阿明端茶送饭,阿明却并不理她。 阿九却日日来报道,终有一日,他怒了,将茶盏扫到地上,杯盏破裂。阿九用手一片片将碎片捡起,捏在手中。阿明仍是放不下她的,他蹲下身,将碎片拿开,小心帮她包扎伤口。 日子不一样了,阿九仍每日都来送茶饭,阿明不再赶她,他念佛,也念她。岁月静好。 直到有一天,他整日都没见到阿九,再见她时,她却穿了初见时那件红衣。她跑到阿明面前,问:“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阿明诧异,却见有人闯入庙中,是他的哥哥和哥哥的随从。哥哥受了重伤,阿明撕心裂肺的哭喊,哥哥却用沾满血的手摸着他的脸,告诉他要好好活下去。 哥哥看着阿九,让她保证阿明能活着出去。阿九点了头,阿明哭红的双眼里充斥着不解。答案呼之欲出,终于一切在即将到来的一刻爆发了。 山匪们在院外喧哗,扬言烧庙报仇,阿九却冲出来喊道:他已经死了。谁死了呢?阿明的哥哥死了,她的仇人死了,那个人杀了她的全家,年幼的哥哥抱着襁褓中的她逃进了森林,奇迹般地活了下来,终于一日设计了一场复仇的局。局里的人总是看不清局外的事,阿明如此,阿九也是如此。 她天真地以为哥哥会同意放走阿明,杀人的人总是害怕被杀,阿明注定逃不过一个死字。其实这里的处理就存在bug了,阿九到死都以为阿明能在这世上继续活到白发耄耋,可是她死了,她的哥哥更不可能放过阿明。她急匆匆地去投胎,为的是下一世再见阿明。 这里的处理不能简单地归咎与女性主角的天真和理想主义,它实则是为了圆"来生另一场悲剧"而犯的编剧逻辑上的错误。 但是阿明的愤怒让阿九有了清醒的认识,无论这一生他二人的生死如何,她与阿明都不可能获得幸福。这一生在错的时间错的地点遇见了对的人,她将阿明手中的枪对向了自己,枪声响起,对她而言这错误的一生结束了。她与阿明约定来生,来生,阿明若不认得她了,她便说:茶凉了,我再给你续上。 故事到这里,故事外的人已然了然。故事里的人却浑然不知。 小玉不知自己的前世便是阿九,也不知自己早已忘记了那个前世的约定,深情挡不过轮回。而停留在轮回里的阿明显然已经了却了自己的心愿——这一世他爱的人活得很好,一世安稳。她虽已不记得他了,却也听他讲了五十年前那场残缺的爱情,已经够了。 小玉收起了茶盏,说道:茶凉了,我再给你续上。不得不说,这部电影的音乐效果很棒,悲壮的音乐响起,那句"茶凉了,我再给你续上"不断重复,魂归来兮,前世今生交织,小玉却是想起来了一切。 她冲出院子,去找阿明,不停地喊:阿明,等等,等等。她并没有找到阿明,她伏在那棵银杏树下绝望地哭泣。可是,找到他又如何,终究是错过了。 每当看到这个地方时我总会流泪,三遍了,每遍都是如此。 故事到这里便结束了,这个想起前世的女子之后的生活会怎么,谁也不知道。这样的处理很好,或许她会如从前平静的过下去,只在无人的傍晚沏上一壶茶,静静缅怀那个无果的约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爱有来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爱有来生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