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先生 鸡先生 7.4分

鸡栏是桎梏还是家园?

摩卡
2018-05-14 12:56:34

一万人眼中就有一万个哈姆雷特,一万人眼中就有一万个《鸡先生》。

作品塑造的形象只有一个,不同的只不过是人们的眼光与心态。也许作者的初衷不止一个,但也许观者的理解远远超出了作者的认识世界。于是我愿意称这样的作品是一个有趣的作品,因为它的开放性,不仅仅是对意识世界的反映,更是一种探索意。

先回归到作品叙事本身,用12分钟讲述了鸡先生的一生:

**权威的鸡栏

一只小鸡幼年时就与一个鸡同伴被主人圈养在一个鸡栅里。这矮矮的鸡栏与其说是对小鸡们行动限制的栅栏,不如说是对小鸡意识的限制。天生胆小的鸡先生目睹了勇敢(也许鲁莽更合适)的鸡同伴在挑战主人设置的鸡栏、限制、权威后被一刀毙命成为恶狗食物的下场后,便诚惶诚恐地守在鸡栏里。无疑主人用恐惧的枷锁在小鸡心中筑起一座权威的鸡栏。

**不差的选择

外面的世界新彩蝶飞飞的新奇,却也有恶犬虎视的威胁,外面的世界有美味爬虫的诱惑,却也有逾越雷池的恐怖记忆与下场。而主人定时喂食的鸡饲料虽然平淡乏味,但却成为小鸡对“圈外的未知与风险”—“圈内禁锢与不差”这一生活问题的权宜选择。

**可循的规则

如果说幼小时的选择是小鸡的委屈求全,而当春去秋来,小鸡成为鸡先生,它已经适应了鸡栏里的生活,鸡栏外的猎人只打野禽、恶犬只在鸡栏外作猖獗、主人有规律地投食……所有人都在默默践行着鸡栏规则,这给鸡先生带来安身立命的章法甚至是睦邻友好的快乐与安宁。

**一方净土

然而这份快乐与安宁被不可抗力摧毁。同时,战争的炮火炸掉了主人的家园,规则制定者的权威消失了;战争的子弹射进了恶犬的身体,栅栏外的威胁不再了……而鸡先生连同它的鸡栏却在战争中幸运的留存下来。不知道它是否意识到是它的微不足道让它避过战争,此刻的鸡栏已经不再是障碍、约束,它已经成为鸡先生坐看纷扰、躲避乱世的一方净土。

**灵魂归宿

当一切尘归尘土归土,鸡先生所拥有的也只剩下鸡栏。而岁月终将带走所有,破旧的鸡栏在风中倒下,鸡先生着急地扶起,又倒下……衰老的鸡先生在绝望中告别了这个它不曾看全却也看尽一生的世界,一个天使头圈掉落下来,仿佛它幼年时主人给它的鸡栏,它抓起戴在头上,仿佛带着灵魂的归宿化身天使离开了……

故事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有人从中看到从小被所谓规则桎梏的自己,长大后麻木顺从,无力与不公正的权威抗争;有人哀叹对自由的向往倒在墨守成规的路上,纵然活了一生仿佛也只是一天的模样;有人说规则是约束与自由的集合,它限制了欲望也带来安宁;有人感慨天命使然,纵使无畏无惧逃脱不了命运赋予的命数;还有人说别人的人生是别人的选择,谁也没有立场评论对错……

当然还可以把鸡先生看作一群人、一个国,或者更多,你从中领悟到了什么?

(完)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鸡先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鸡先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