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之伴走者》:“掘洞之人,反坠其中”

不求上进的玉子
2018-05-13 23:46:00

《暗之伴走者》出了第二季,在春季档里仍然是冷门剧,但这不妨碍它成为我这三年看过的推理剧top1.事实上,2015年的第一季就让人非常惊艳,短短5集利落地完成一个完整的推理,剧中穿插的漫画知识,深刻的人物刻画,还有几个意料之外的反转,相当精彩。

推理类的日剧比比皆是,《暗之伴走者》的特殊之处在于,其原作者长崎尚志志一直从事漫画行业,当过漫画杂志主编,参与过《蝙蝠比利》、《Pluto》等众多作品的原作或编制,这样资深的经历自然使这部以漫画为主题的推理故事在“漫画与漫画编辑”的细节上刻画上十分严谨,毕竟,人家可是“能把手冢治虫都逼的到处逃”的编辑呢。

第二季的故事延续第一季漫画主题,同样大师因阿岛文哉的手稿而起,原本不知所踪的《红忍者》第31话手稿突然被担任过阿岛编辑的南部正春寄来,可还没来得及感谢,这位漫画界的传奇编辑就突然坠楼身亡,手稿从何而来?南部究竟是自杀还是另有原因?负责出版相关事宜

...
显示全文

《暗之伴走者》出了第二季,在春季档里仍然是冷门剧,但这不妨碍它成为我这三年看过的推理剧top1.事实上,2015年的第一季就让人非常惊艳,短短5集利落地完成一个完整的推理,剧中穿插的漫画知识,深刻的人物刻画,还有几个意料之外的反转,相当精彩。

推理类的日剧比比皆是,《暗之伴走者》的特殊之处在于,其原作者长崎尚志志一直从事漫画行业,当过漫画杂志主编,参与过《蝙蝠比利》、《Pluto》等众多作品的原作或编制,这样资深的经历自然使这部以漫画为主题的推理故事在“漫画与漫画编辑”的细节上刻画上十分严谨,毕竟,人家可是“能把手冢治虫都逼的到处逃”的编辑呢。

第二季的故事延续第一季漫画主题,同样大师因阿岛文哉的手稿而起,原本不知所踪的《红忍者》第31话手稿突然被担任过阿岛编辑的南部正春寄来,可还没来得及感谢,这位漫画界的传奇编辑就突然坠楼身亡,手稿从何而来?南部究竟是自杀还是另有原因?负责出版相关事宜的调查员水野优希和已成为主编的醍醐真司再次连手调查此事。

相比于第一季环环相扣的推理,第二季的重点把悬疑转移到对人性、时代的挖掘和追寻。复杂程度减弱,但浓厚的人文情感更让人唏嘘感叹。

调查南部死因的过程也不断为观众展示他的为人,在这场“罗生门”式的叙述中,与他关系疏远的妻子、下属,认为南部骄傲自大,并已不再保有初心,这样的人无论被谁杀死都不意外;然而与他亲近的情人、关系亲密的后辈确认为南部还是从前那个热爱漫画的南部,他“振兴漫画市场”的理想一直没变。

一层层抽丝剥茧,这“矛盾”的转折逐渐找到落脚点:水野与醍醐通过南部桌上那张描绘悬案“下山事件”的洋片找到作者校条,了解到南部想要通过这部漫画振兴《Brave》的决心。

是的,南部没变,他仍然热爱漫画,不断想着通过漫画要传达出什么给人们。那么是什么造成南部的悲剧?

成为《Brave》新任主编的醍醐,在第一集中就讲出当前环境下,漫画业的凋敝:随着网络信息的发达,纸媒、书籍已不再是唯一的信息渠道,人人都能在社交平台发表状态,英雄崇拜早已没落,只要有网络、手机,人人都能出名。

南部“重振漫画业”的想法坚定而强烈,但是在不断向前运转的时代齿轮面前,一个人渺小如同砂砾。南部有这样的理想,但更重要的是并没有能与此匹配的条件。

大公司出身的他,根本不了解也不适应小公司的权责倾轧。带着满腔热忱来到《Brave》,看到的却是贪污的上层,无能的下属,他夹在中间,只是孤零零一个人啊。

原来这里并没人和他有一样的理想,社长只想要裁掉这些合同工,下属们只是应付着上班。他一边痛骂下属一边又对社长的行为不耻。

1949年6月,国营铁路决定大量裁员,7月,国营铁路总裁下山定则失踪数日后,在铁轨上被人发现尸体,这则疑案在剧中被洋片作者推测成“一场雇佣了杀手的没勇气的自杀”。在与洋片作者交谈时,南部说:“我终于明白下山总裁的想法了”。

他明白什么了?

他明白了那种面对整个局面一人之力无法扭转的绝望吗?

他明白了那种被上司背叛,又要抛弃下属的自我唾弃吗?

他明白了总裁赴死的心情吗?

所以他才在醉酒后故意激怒那个下属,被他从高楼推下去吗?

不是的,南部

他失望,但没有绝望

“锄强扶弱,匡扶正义”,漫画的意义,永远在他心里,

让《Brave》复兴的必胜之法,他不会交给社长,他也不会抛弃这些“无能的”下属们

走吧,即使“在我的计划里没有这些人”,

走吧,即使我也做一名合同工,

带着他们,去做一本新的、震惊世人的漫画杂志。

如果不是醍醐打通了那个蛋糕店的电话,没人知道,南部去求了从前的同事,一遍一遍交上他的成立新杂志的企划。

新的办公室、新的杂志、能够引起轰动的好题材……一切都准备好了,但南部不在了。

南部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有理想,有抱负,业务能力强,正直,他是个好人,但是……

他爱漫画,爱到分不清工作与生活,

如果他不把漫画看得那么重要,他大可以一走了之,不受这夹板气;

如果他能分清,他也可以应付着上班,圆滑地处理和所有人的关系,管他什么振兴不振兴,拿工资就好;

如果他不是爱漫画到这种地步,他就没有那么强烈的正义信条,裁员?又关他什么事?

如果……

但都没有,他依然暴躁地、痛苦地活着,面对这一切,

在喝的大醉的那个夜晚,他被那个他一直挖苦的前任主编推下高楼,他举着那个人负责的漫画主角的招牌手势跌落下去。

坠落中,他在想什么?

新杂志怎么办?

编辑们怎么办?

但,

他会不会在想:

“太好了……太好了……”

相较南部,醍醐虽然也热爱漫画,却更清醒。

“掘洞之人,反堕其中”,如同程蝶衣入了虞姬的戏,“说好一辈子,少一天,一个时辰都不行”。这是南部的悲剧,但对时代而言呢?

他说,“要通过漫画给无出头之日的上班族们,给这些无用一族,传达希望”;

他说,主编最重要的是什么?不是提升销量,而是要在做主编的每一天都要让下属感到做漫画编辑是一件幸福的事。

网络也好,手机也好,无论未来怎样发展,纸媒如何衰落,也永远有文字,漫画无法取代的信念和情感。

——我一个人,心中的疼痛更甚于身体的疼痛。

——如果放弃的话我会后悔。我要去。

真的有南部编辑这样的人吗?

如果有,身处水蓝色时代的,这个无用的我,很想谢谢他。

文/碳酸少女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暗之伴走者2:主编的条件的更多剧评

推荐暗之伴走者2:主编的条件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