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正传 阿飞正传 8.5分

答案在风中飘荡

橘绿之泉
2018-05-13 22:43:4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十六号,四月十六号。一九六零年四月十六号下午三点之前的一分钟你和我在一起,因为你我会记住这一分钟。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分钟的朋友,这是事实,你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我明天会再来。”

没有工作,游手好闲的旭仔一开场就用王家卫的经典套路俘获了售票员苏丽珍,手段也没什么高明之处,无非是卖弄文艺,情场浪子旭仔太容易拿下像苏丽珍这样涉世未深又生活寡淡的女子,他深知她们保守与深藏的渴望,从一分钟的朋友到耳鬓厮磨的床伴也不过是这场狩猎游戏进度表上按部就班的节奏而已。苏丽珍毫无招架之力,她的故作清高维持不过一天,便陷入了一场无望的爱恋之中,更何况对方还长着张英俊不羁的面庞。

他们的关系终结于苏丽珍问旭仔会不会和她结婚,旭仔不假思索说出的答案伤了苏丽珍的心,她之前的小心试探、步步为营顿时化为乌有,她赌气离开时旭仔毫不挽留,她低头乞求复合时他亦不为所动,他们的对话始终波澜不惊,男人面无表情,女人隐忍克制。后来许多个夜晚苏丽珍都徘在阿飞家楼下,一次次回想起旭仔对她提起的看似文艺实则空洞无物的“一分钟”说辞,楼上旭仔和新欢咪咪已经打得火热——一场教科书式的始乱终弃。

苏丽珍只能是旭仔生命里的过客

“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

舞女咪咪比苏丽珍可爱。同是旭仔手到擒来的女子,但两人在一起是打打闹闹,嘻嘻哈哈,彼此都心知肚明不用给对方任何承诺,相处轻松自在。苏丽珍上门哀求复合时,躲在屋内的咪咪听到旭仔坦然说出“这一生不知道还会喜欢多少个女人”后还是心头一震,随即与旭仔发生了冲突,一气之下准备离开。面对咪咪的愤怒和不满,旭仔淡定自若,只是漫不经心地说了句“走之后就不要再回来”。和苏丽珍不同,咪咪还没走出门就心回意转,她知道自己不可救药地爱上了旭仔,也看清了旭仔本就是凉薄之人,便不再奢求更多。

无论是生动吵闹咪咪,还是隐忍安静的苏丽珍,她们都像是被旭仔吃定的猎物,为了能和他在一起再三妥协退让,处处示好,而自诩为无脚鸟的旭仔回馈的不过是一夜的激情与挥之不去的淡漠疏离。肉体在相拥,心灵却没有碰撞,她们给予的陪伴与温存全是徒劳,甚至当她们威胁要离开时,旭仔连再见都懒得说一声。

生动活泼的咪咪也填补不了旭仔内心的空虚

“那天从医院走出来,人顿时觉得轻松了。以后我再也不用担心我的生活了。因为我每个月都有五十美元的收入,直到那孩子十八岁。”——养母

养母偶尔会闯入旭仔颓丧的生活中,这个曾经做过交际花的女人每次出现都刺激了旭仔的神经,给他的颓废标记出了注脚。养母喝到烂醉,旭仔驾轻就熟地把她架到床上,为她盖好被子,顺手还擦掉了养母嘴角边的呕吐物,最后又略带嫌弃地用被子擦了擦手。这边徐娘半老的养母躺在床上痛哭流涕,那边旭仔就把骗养母财色的小白脸打了个半死。

养母责问旭仔为什么打人,还表示给小白脸花钱能让她开心,把旭仔养大花了好多钱,旭仔却从不让她开心。这个女人多年前就告诉旭仔自己不是她亲生儿子,但就是不告诉他的母亲是谁。养母也对旭仔坦诚自己的私心,告诉他不讲是因为舍不得,怕旭仔为寻生母弃自己而去。对话氛围十分诡异,明明是因为多年的养育之情害怕旭仔离开,言语中却充斥着挑衅和鄙夷;明明是替养母出头,眼神和话语里却尽是冷嘲热讽。两人像两只伸着长脖子羽毛竖起的斗鸡,生怕自己失了气势,一个不小心在互啄中败下阵来。

养母始终是旭仔生命里抹不去的人

当养母告知旭仔自己要和结识的老头定居美国时,旭仔淡淡地说了句,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留下来。这不是什么煽情时刻的动人告白,旭仔讲这番话时眼里闪烁着复仇的光芒,他知道没有自己的同意,养母就无法心安理得地离去。起初在两人言语的交锋中,旭仔尚能带着玩世不恭的倨傲,随着谈话的深入,他的真情实感流露了出来,他承认了自己对养母的恨意,而养母也残酷地抛出了真相,告诉旭仔这几年他的自我放纵其实是在报复她没有告诉生母是谁,把责任推到她身上,为自甘堕落找到了借口,现在她要告诉旭仔生母的去向,让旭仔无法再将自我放纵的原因推到自己身上。养母一语中的,旭仔哑口无言,强撑着倔强的表情顿时垮了下来,想保持镇定却不知所措。

残酷的真相和虚无的现实

“想要我对你好点就不该一早说穿我不是你亲生的,你不说便什么事都没有,说一点又隐瞒一点,你知不知道你在给我一个恨你的理由?”——旭仔

面对养母,旭仔终究是袒露过心声,多年前当旭仔知道自己的身世时,难以想象他经历了多大的混乱和伤害。他与养母这之前许多年的感情变得无处搁置,他不知道该如何看待两人的关系,同时要寻找亲生父母的渴望被养母无情地压制了,他一次次地问,越是问得心切,被抛弃的恐惧在养母心中就会愈加放大,让养母一次次坚定拒绝回答。二人旧日的感情虽在,但被遗忘和压抑在内心深处,旭仔对养母的愤怒和憎恶与日俱增,养母责怪养子无情叛逆,一场旷日持久的相爱相杀就此拉开了序幕。

旭仔与养母旷日持久的相爱相杀

无法处理与养母的关系,亦找不到自己的血亲,像无巢可归的鸟,孤独无助中旭仔开始游戏人间,不投入任何感情,分手时干净利落,兴起时在镜前一段独舞,烦闷时躺在床上吞云吐雾,反正这颗心已无处安放,还不如顾影自怜。

一曲伦巴,一段无处安放的心事

“以前我以为有一种鸟一开始飞就会飞到死亡的那一天才落地。其实它什么地方也没去过,那鸟一开始就已经死了。”——旭仔

最终,旭仔抛弃了一切,前往菲律踏上寻母之路。未想到千里迢迢来到母亲家门前,却被拒之门外。满怀的希望落空,生母在旭仔支离破碎的心上插进了最后一把刀子,哀莫大于心死。他决定就这么一路自我放逐下去了,深夜买醉,找茬斗殴,死到临头时还念念不忘那只无脚鸟,只是这次终于发现那只鸟一开始就已经死了。

其实旭仔并非生性凉薄,事实或许恰恰相反。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像无脚鸟永无立足之地。疏离与亲近,追求与失落,得失之间旭仔是否有片刻安宁?太平洋的季风给香港带来了绵绵不断的雨水,也滋润了菲律宾的翠绿的雨林,却容不下一只无脚鸟在风中歇息。风吹散了它的骨架,模糊了它的容貌,将它变成了一缕尘埃,随风消逝。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阿飞正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阿飞正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