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朝1566

苏霍1
2018-05-13 19:21:08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看剧时候的感觉,编剧写海瑞的时候,或者演员演海瑞的时候,应该是时不时的把文天祥的《正气歌》拿起来背诵的。

******************海刚峰

沈一石孤傲,靠孤傲撑着自尊,谁也看不上,就是见了海瑞,心悦诚服,一句:刚峰公,多么的崇敬。

说是黄志忠饿了几天肚子,修炼海瑞的精气神,多好的演员。

*******************

这部电视剧很经典,大陆最好的电视剧之一。

最好的导演、编剧、演员在一起,自然而然的就出了精品。

经典戏剧,每个人的角色。

政治是很适合凝练出戏剧的,因为每个人都有其复杂性、必然性,又有复杂的利益格局和人际关系。

******************

2013-12

很多地方真是妖媚之气。优质戏剧。好多人的扮相和演绎不能再经典了。海刚峰三个字和他的扮相烙在我的脑海。

***************导演访谈

张:有人找我拍《大秦帝国》,我说我绝对不会拍盛世皇帝、盛世朝代,我要拍皇帝戏,就拍衰世,拍末世。哪怕不谈政治,从写戏的角度来说

...
显示全文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

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看剧时候的感觉,编剧写海瑞的时候,或者演员演海瑞的时候,应该是时不时的把文天祥的《正气歌》拿起来背诵的。

******************海刚峰

沈一石孤傲,靠孤傲撑着自尊,谁也看不上,就是见了海瑞,心悦诚服,一句:刚峰公,多么的崇敬。

说是黄志忠饿了几天肚子,修炼海瑞的精气神,多好的演员。

*******************

这部电视剧很经典,大陆最好的电视剧之一。

最好的导演、编剧、演员在一起,自然而然的就出了精品。

经典戏剧,每个人的角色。

政治是很适合凝练出戏剧的,因为每个人都有其复杂性、必然性,又有复杂的利益格局和人际关系。

******************

2013-12

很多地方真是妖媚之气。优质戏剧。好多人的扮相和演绎不能再经典了。海刚峰三个字和他的扮相烙在我的脑海。

***************导演访谈

张:有人找我拍《大秦帝国》,我说我绝对不会拍盛世皇帝、盛世朝代,我要拍皇帝戏,就拍衰世,拍末世。哪怕不谈政治,从写戏的角度来说,我也这么想。因为盛世都一样,励精图治,天时地利人和,就这些事。但是,在一个封建专制底下,盛世也好,衰世也好,统治者都一样,你不能说这一帮人拉的屎比那一帮人新,它就不是屎。

王:当时播《走向共和》的时候有篇文章,标题说《以电视剧为制度改革鸣锣开道》,这次又有一个文章说,“《大明王朝》以历史剧资治”,可见你们拍电视剧,是很注重其当下意义的。

张:当然,要不你弄历史正剧干嘛啊?如果你连“资治”的效果达不到的话,你不妨去戏说。

张:对我来说,想明白了再做。两年一个周期,也不用太快。隔两三年,有什么想法了就表达。其实这次《大明王朝》观点上退步了。但我必须先退一步。其实我明是退步了,但比以前更加务实了。我还真是考虑到中国目前的国情,这种缓慢的,但仍然在行进中的这种体制改革。不怕慢就怕站。我为什么提海瑞,海瑞真正的存在的意义不只在于他骂皇帝啊,他清廉啊,反贪啊。海瑞的真正意义在于那六个字——正君道,明臣职。

王:《大明王朝》宣传的是廉政文化。这个点也许不如制度反思这个点更实在。因为其中虽有清官,但最后还是悲剧。 对。我们还有一个想法,这个电影表现了君臣共治。现在董事长级的领袖很少了,各国领导人都是总经理。过去有毛时代、蒋时代、邱吉尔时代、肯尼迪时代、斯大林时代,现在已经很少了,现在都是责任制,总经理,任期几年,有个名誉上的董事会,管理人员多,这个时候都不可能再做到政由己出了。而这个政不由己出,在历史上,包括过去的文景之治,贞观之治,都是因为有一个弱权皇帝,这种弱权皇帝造成了一种君臣共治的局面,我们呼唤一种君臣共治,一种稳健的改革。

王:这个电视剧是刘和平编剧,你是从什么时候参与进来的? 张:写剧本的时候,是他写一集我看一集,他写到30集的时候我们已经建组了。在创作上,在所有编剧之间,我和刘和平之间是特别没障碍的。在创作的方面,他具备相当高的高度。《走向共和》准备了三年,整个题材的选择,定主题。准备到了什么程度?从写的那天开始到写完,我们做了人物传记,做了1100多个人物,这么厚,四大本,后来从1100个人物删减出来不到300个人物,又从300个人物里浓缩成140个人物,就做这些索引,所有人物的生卒年月,观点。

王:那你对这段历史的了解应该也是很深厚的,不然你没有办法指导演员。 张:我有一个习惯,要拍摄这个历史吧,你就要成为这段历史的行家,这个是专业需要,也是个人需要。你当导演,你得做三五倍的功课,不能让演员问住你。在拍《大明王朝》的时候跟大家合作都比较愉快,剧组都安安静静的。我住的那个楼四层楼,两百多口子人,到了晚上,没声。晚上敲门都在屋子里呆着,每个人压力都很大。

王:看到有些演员们的发言和文字,都觉得那种合作环境是前所未有的,这么大的剧组,你怎么营造那种安静协作的气氛的? 张:首先要求演员先来这个组织,《走向共和》是提前45天进组,因为那个组老演员多,他愿意。上装自己上,开小灶,大师傅每天做饭,每天大家不停地聊。一对一也行,群聊也行,对词,试衣服,造型,很快就进入了一个氛围。演袁世凯的孙淳进组比较晚,提前两星期不到进的组,你给我吃,每天我看着你吃,你答应我增30斤,我知道到了开拍没30斤不重要,但我要你这股劲。每天中午有个大会议事,有个乒乓球台子,每天在这里打乒乓球,面条四碗,吃。他真长了30多斤。这就是氛围。这个《大明王朝》也是提前一个月进组,这一个月是不给钱的,你愿意来就来,不愿意来就走。但你必须提前进组。

王:进组后怎么让他们进入角色? 张:一进组就不断地补,读书。然后我们请了一个礼仪老师,教他们明朝礼仪,人怎么走,怎么说话。每天没事就背词,这个古装戏的台词必须烂熟于心以后,才能脱口而出,否则生僻词太多了,你表演的时候有障碍。

王:这么大的组,这么长时间的拍摄,应该很考验协调能力。

张:其实就是相互信任。我用你是信任你,反过来,你也信任我。那个组出奇地平静。陈宝国也一样,也住在北五环的一个烂楼里面,他自己住一间,给他安排了一个套间。早晨起来,试装,对词,每天就这样,很松散,该锻炼就锻炼。给他们找了一个健身房,像严世藩,杨金水,他们都锻炼。黄志忠每天跑一万米。安安静静,这其实是一个摄制组应该有的状态。有的演员偷点懒,词不好,大伙那种不屑,他的压力太大了。所有演员词都溜溜的,戏都好好的,一个演员打磕巴了,那真是对不起,不用说,回去以后肯定是在背词呢。他形成的习惯是,一般早晨五点起床背词,七点钟出发。现场再背词的演员,全组人都看不起。

王:你拍摄时怎么跟演员说戏? 张:我确实不太懂得表演,跟演员交流,我和懂得表演的导演不同,我们更多的是在下面聊。作为一个历史剧的导演,你要数倍地去做功课,你先把功课做到,基本上做到问有所答,准不准再说,这是其一。第二,到现场都是一些提示,真正的去示范,去说,都是瞎掰了,那是在演导演呢。演员是特别直觉的一个职业,我也没有让演员去看《万历十五年》,不是说不应该看,而是不让他们去看太多的史书,和一些定论,倒是让他们看一些纯粹的史料,一些相对客观的记载。比如孙淳演袁世凯的时候,给他提供了大量的亲友回忆录,他爱吃什么,平常坐态如何,走路什么姿势,眉眼之间怎么着,很多是他的亲友和下属对他的回忆。至于袁世凯的执政理念,那些倒是很少涉及。

王:对第五代这些人拍的帝王戏,你怎么看?比如《英雄》。 张:《英雄》我是从老谋子的《活着》进行对比,我至今认为《活着》是他最好的戏,这是一个不妥协的戏。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来说,不妥协,至少可以不合作,这是最后一条线了,是底限。《英雄》为什么觉得有问题?从世俗来讲,中国的儒道释侠,这个侠,是在老百姓生活太苦之后,他总得有一个出口,就像西方的罗宾汉。永远不要期待西方的罗宾汉要跟王权握手言和,最后《英雄》弄的真是亵渎“侠”。儒道释侠是中国四大精神支柱,你现在亵渎了它,若你为了生存亵渎侠,我觉得你大可不必做这个事情。这作为一个自觉创作,不可能是无意疏忽,只能是有意为之。更加替我为老同志难受。这个东西是不能接受的。

 王:我发现在技术上,你和池小宁合作比较多。他有什么特点?   张:从《雍正王朝》就开始合作,还拍摄过《横空出世》……和我合作的就三部戏吧?索尼公司的摄象机的开发,在中国现有情况下,他是最大程度的开发者。目前国内的摄像师们,对这个索尼技术的开发也就达到5%,10%都达不到。花那么贵重的钱买了挺可惜的。我所认识的拍电视的,没有拍摄到10%的,小宁能开发到40%-50%,他对影像就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持。前两年每年索尼在中国的技术发布会,一定会请池小宁过去用中文讲几句产品的功能问题。他现在带了几个比较好的徒弟,是目前坚持查菜单的拍摄。好多还在打白平衡呢。菜单里的功能你若用地好的话,影像质量会有极大的提高。   王:你现在有没有接触一些年轻的摄影师?   张:有电影学院的老师找我说,你帮我带几个学生实习吧。我带过几个,带一个生一肚子气。……首先他们不酷爱,电影这行,全世界都一样,你不酷爱,你就别扯了。

******************黄志忠访谈

  人物周刊:你对所处的这个圈子怎么看?

  黄志忠:我热爱我的职业,但是生活中我会远离这个圈子。

  人物周刊:这样会不会失去一些机会?

  黄志忠:我失去很多机会。

  人物周刊:有播出后很火的作品吗?

  黄志忠:太多了。不过我不需要,每一个活儿,我得喜欢,包括合作的团队。创作如果没有幸福感,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

  人物周刊:这种愿望只能在你成名后得到满足吧?

  黄志忠:我特别不喜欢“成名”这个词,不是虚伪,不就是在这个阶段拍了点儿戏让人家觉得还行吗,还能怎么样?

  人物周刊:没名气的时候,如果听到当红演员这么说,会不会觉得对方饱汉不知饿汉饥?

  黄志忠:我记得以前我也说过类似的话,因为可能经受的太多了,从最早拍MTV,到几句话的小角色……从底下一点点走上来,到了这个年纪,机会来了,来了就接上,挺好,也挺高兴。如果没有,还是得这么走呗。我就像一头驴——不停地干活、不停地拍,比别人幸运点,很多人都是这样,很辛苦、很勤劳地工作。

  人物周刊:从驴变成名驹,需要什么条件?

  黄志忠:这关系到驴的眼力问题——在判断一个作品的时候看谁眼睛毒,这是个积累。大量的作品堆到面前,取舍就靠你的判断力了,包括对团队的选择。

  人物周刊:你怎么评价自己作为演员的价值?

  黄志忠:还是角色吧。你这材料是爹妈给的,就这么丑了吧唧一个人,但你的积累、阅历,读过的书,成长的路是别人替代不了的,你要对作品有独到的理解力、独特的表达能力,这才是重要的。

  以前杂念很多,在表达人物上会使劲,现在越来越静,尤其到片场之后,我觉得没有什么可以干扰你,进入这个状态非常幸福。有些感觉上的东西,年轻的时候抓不住,一旦抓住深化,鲜活的表达又跑了。现在这种担心没有了,尽管让它来,使劲地用,而且它会源源不断地给你,这些可能就是你所说的自信。

  人物周刊:42岁,你还对什么深信不疑?

  黄志忠:相信的能量是巨大的。一定要相信,不管对什么。如果没有这两个字,你就是把自己抛弃了。我不相信你对所有的情感不相信,没有信念,你在镜头前表达的那一瞬间、人与人交往的那一瞬间,能是真诚的?你不快乐,怎么能在镜头前笑得起来?情感没到那个程度,你怎么能把人物最好的状态展现出来?一定要相信。尤其是这个职业。

  人物周刊:怎么评价自己42年的人生?

  黄志忠:我一直很努力地往前走,很阳光、很正面、很有责任地往前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明王朝1566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明王朝1566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