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is just hard to be a woman

西西里Lemon
2018-05-13 看过

今年三月,我即将结束在东南亚的志愿工作回国前一天,跟工作了一年的同事吃饭告别,喝了几杯啤酒之后,突然说起这一年来对我的印象,一位同事开玩笑说:

“希望以后在职场上不要再跟你这样的人做同事了,这样聪明的人我真的干不过。”

我们哄笑打闹了一阵。

回到家昏睡了两天之后,我妈逐渐就开始念叨起了亲戚朋友家的女儿们,内容无非是订婚嫁人,安稳清闲,还有体制内工作的种种好处,话语中有羡慕嫉妒,还有对我的失望。就像真儿面对的一样,在公司和朋友眼里,她漂亮、真诚、工作也做得好,但妈妈看来,她大龄,未嫁还任性,是不好意思跟亲朋好友提及的心病。

我在那一刻失落的仿佛从高空坠入冰窖一般,突然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回国了,那些熟悉的焦虑和恐慌又一次扑面而来,压上了我的心头。我非常急切地想逃离,打开电脑,提交了又一年的志愿的申请。

“我难道不是为了让你以后过得幸福一点吗?”

“你知不知道再一年回来你都多少岁了,这个年纪了还要重新开始吗?”

我不记得我在多少个剧中的片段里,回忆起我和母亲的那次争吵。

将至结尾,越来越多人开始批评女主的人设,认为她不够果断,她有点无力,甚至有点圣母。我也有点兴致阑珊了,可能多年来看电视电影在心中都把他们当作是造梦的机器,将我们因为现实环境、因为自身懦弱而没有实现的愿望一一达成,这样才是爽的,然而这部剧似乎太写实,它太忠于生活,平凡而又复杂的生活中,我们都不是圣人。

在多少次我妈试图帮我做选择,用为我好这个借口搪塞我的时候,我也想任性,想跟南墙嗑个头破血流也不回头。可惜我没有勇气,因为我不能确信自己是对的,我不知道是不是在多年后的某一天,当我过的不好的时候,会后悔当初没有听妈妈的话。

卢梭说:我不能为自己的信念而死,因为我不能肯定它是对的。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无论我如何用力,也不能拎着头发,将自己拽离地面。

《第二性》中有一段这样描述男女身份的话语: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

真儿在被赶出家门才做出了独立的选择,有些闪烁又有些豪情的说到“我终于要成为真正的女神了-自由女神。”而我在那次与我妈的争吵中,不是女强人般的宣言,而是略有哭腔的回答她:因为我不想把我对未来人生的所有期待,局限在一个幸福安稳的小隔间里面。

有多少女性在发现自己被包装精致的海市蜃楼所欺骗时已经太晚,所以有了精神自觉已属不易,就不要再苛责了吧。

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的更多剧评

推荐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