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谈论你,是为了告别我自己

oldifnotwild
2018-05-13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首发于个人公众号:透明的黑暗

转载请注明出处

比起上一季,这一季戳中我哭点的地方更多了,甚至到了最后六集,我每集都在哭。现在回想起来我还是很难说清楚到底是什么缘故引起的那些泪水,也不知道到底哪些点触动了什么地方。有这样激烈情绪的共感,必然是由于某些经历的相似性,但这相似性我还是无法言说。

这也可能是我为什么拖了那么久才写这篇剧评的缘故。

本质上来说,这一季讲述的是Pearson一家从对Jack死的无法释怀到最终的接受与放下。

如果说第一季里讲的是三兄妹对Jack的念念不忘与自责,那么第二季在讲的就是他们终于接受了父亲的死,最终放下的过程。

就我个人而言,全季的高潮在最后一集里,对父亲的死最无法释怀的Kate,在婚礼那天将父亲的骨灰撒在了“父亲最喜爱的那棵树”下,并对它说:“对不起,爸爸,我的心里要腾出一块地方给另一个人了(因为我不能再一直念念不忘,沉浸在与你过 往之中了)”

说来很巧,再次想要下笔写这个影评,是因为某天在飞机上突然想起剧中Jack的死。

看过S1或S2的人应该都知道,三兄妹的父亲Jack的逝世一直难以释怀,对Jack的怀念如此地不可言说,甚至成为了“Pearson一家的小秘密”,另他们的爱人感到“格格不入”。虽然第二季里编剧终于揭晓了Jack的死因,可我相信很多人会和我一样感到unacceptable——这不可能,为什么那么的突然?为什么上一秒还在对你说I'm ok的那个人,在一个转身去买巧克力的当口突然就阴阳两隔?

我甚至怀疑过是不是编剧编不下去了拿这种牵强附会的剧情来敷衍了事(毕竟受过《迷雾》的伤),可那天在飞机上回忆剧情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这种“离去的突然”可能正是编剧的目的所在。

正是因为太过突然,所以Pearson一家才耗费了那么长时间从这种“突然”所带来的种种情绪中走出来。

这种“突然”或许就是生活吧,毕竟,日常是被一堆偶然搭建成的理所应当。

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反正已经开始掉头发了),现在越来越能体会到世事的无常。这种无常可能是从马尔克斯逝世的时候就埋下了伏笔,之后杨绛先生,余光中,霍金,LP主唱,小红莓主唱的逝世让我不得不意识到,那些我曾经熟悉的陌生人都会离我远去,那些曾经暗下决心要“未来相见”的偶像会在某个漫不经心的时刻变成了“余生不见”。

或许,互联网加剧了这种无常,因为在网上,人与人之间的关联是如此脆弱。某些时候,曾经一直关注的博主说消失就消失(是的我在说某脱口秀主持人);一位连载小说的作者几年前突然停更,之后便再也没出现过;甚至前天你还看到一个朋友发微博,今天你却被告知她已在凌晨抢救无效;当某个朋友和我说她认识的一位大学同学在去考场的路上突然昏倒,当场不治的时候,我从未感觉自己离死亡如此的近。

曾和一位网友通信四年,相互鼓励相互支持,度过了各自枯燥无味的高三生活,可某一天找她聊天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人已经“消失”了,我能掌握的所有的信息都无法重新找到她了。所以如果你认识一位在广西崇左市长大,并在广西医科大学上学的女孩,请帮我问问她是否还记得我,还认识我?请告诉她,我有些想她了。

Jack的死,虽然非常突然,非常难以接受,但这就是生活吧,这些猝不及防的事实交织而成的生活。有多少人会在生命的最后做足了准备呢?有多少人会有好好告别过呢?日语里有类“再见”叫「さよなら」(sa yo na ra),某些时刻可以翻译成“永别”,这句沉重的话语说出口的时候,双方真的接受了这句「さよなら」吗?

Toby说的很对,如果Kate无法和别人谈论起Jack,无法将这段过去述说给他人(甚至是自己的爱人),那么这只能说明她依旧无法释怀。

也一如Kate对Kevin所言:“(拒绝谈论父亲)就好比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十几年里就一直憋着这口气不能呼吸。”(it would be like taking in a deep breath and holding that breath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

回首这两季,可以看得出来这是关乎“成长”的片子。真正打动我的不是这个片子有多么的正能量,有多么积极向上心灵鸡汤,这部剧在我看来足够真,and that is all the reason why I love it.导演可能最“不真”的地方在于塑造了一个如此完美的父亲Jack,可在第二季里我们知道他酗酒,一如他从未给过任何关爱的父亲,他曾有想过去偷窃,有过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当然,综合而言他还是足够优秀。

但其他人,Kevin,Kate,Randall以及其他各种配角,都有着他们大大小小的问题,Kevin一直在过度自信和过度自弃中摇摆,浑浑噩噩地过着自己的生活,最后还对止痛片上瘾,颓废到不可救药;Kate一直对自己的肥胖问题束手无策,37年一直生活在母亲的阴影下,抑郁又自卑;Randall作为三兄妹里可能是混的最好的那个,却有着他自己的偏执和完美主义倾向,没有什么幽默感也常常陷入情绪崩溃的边缘。可能我们都会在这三兄妹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三兄妹也从未掩饰过自己的种种问题,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terrible life”,看到他们的挣扎和痛苦,尤其以Kevin的消沉与自暴自弃为代表(那几集真的想透过屏幕扇他两巴掌),但我们也能看到他们的自我认识和自我拯救。

剧名叫做ThisIsUs,us可以指三兄妹,也可以指屏幕面前的我们,我们遭遇的痛苦和悲伤可能不会比剧里的兄妹要小,或者更甚(毕竟他们有着接近完美的父母),我们的挣扎可能不会比Kevin要轻,我们所遭遇的无常可能不会比三兄妹要少。

另一个真实的地方在于剧情的“慢”与反复。生活就是如此,不是吗?童话里只告诉你王子与公主永远幸福生活在一起,但没有告诉你之后他们生活中会面临的琐碎和烦恼。思维的固定势必会造成行为的反复性,就好比减肥一样,一个个Flag一个个计划并不都代表了最终的结果。Kevin可能鼓起勇气重新找回了旧爱Sophie,但到最后还是抛弃了她;Kate和Toby反复纠结最后终于结婚,但还是要面对病床前的分离;Randall可能最后获得了Deja的信任和爱,但他还是无法改变Deja的命运,Big House Nice car对Deja还是一个海市蜃楼。

某一刻我们可能会看到乐观的瞬间,感觉未来可期,可生活是反复无常的,明天的你,下一秒的你,是不可知的。所以我也很喜欢最后一集里编剧的结尾预告,看似幸福又充满希望的婚礼现场,却仿佛预示着某些糟糕透顶的未来,没有永恒不变的“幸福”结局,但我们可以和三兄妹一起去面对和解决。

关于面对与解决,这一季里的重点在于对Jack的死的“反思”与接受。Jack是所有人心里的一个疤痕,他们大可找些东西掩饰遮盖这疤痕,但它还是会溃烂,还是会让他们感到痛。

Kate的挣扎终于以Toby的出现而完结,当她再次打开骨灰盒的时候,我相信她是真的下定了决心。其次就是长子Kevin终于开始思考父亲的死,以及父亲对他的意义所在。在回母校领奖那时候他终于明白了,他自己一直在期待着父亲的认可,作为家里的No.1,他其实是一直被忽略的那一个,他的喜怒哀乐都是受到限制的,他是家里的代表,责任最大的榜样。正如学走路的时候,他是第一个迈开步子的那个,可父母的目光只在他身上停留片刻,就转到两位弟妹身上了。他也是第一个反思父亲是否“完美”的人,察觉到自己止痛片上瘾和父亲酗酒有着相似性时,他开始回顾并逐渐接受自己的问题——最后决定和母亲住一段时间,也是一个很好的回顾自己过往的决定。

还有Randall,在经历了两个父亲的相继逝世后终于决定要收养一个孩子:这个举动非常特殊,甚至我觉得这是一个仪式。如果说对生父的愤怒与念念不忘在第一季里终于随着他的离去而完成了自我消解,那么第二季里Randall是想找一个方法来纪念父亲,Jack当初做出了收养Randall的决定,其后遇到的问题,和他的挣扎也正是Randall想要去理解的部分。

不过最后,ThisIsUs S2E18 最触动我的不是Kate的婚礼现场,也不是Kate在小树林里和父亲告别的那一片段,而是她从树林里出来时,看到已经等候多时的两位Brothers。Kate突然不告而别之后,Kevin和Randall开车去寻找她,他们想到的地方就是Kate奔赴的地方:那家Kate和Jack常去的冰淇淋店和那片树林。

可能我们这一代的独生子女真的很难能体会到什么叫做兄弟姐妹情谊了吧,所以我真的很难想象会有两个人,能如此地了解你的喜好,明白你的痛楚,知道你最脆弱的地方在哪里,并且永远会为你留一个拥抱,无条件地,默默地等待着你转向他们的时候。

我曾寄希望于某个未来的人,相信那个人会在非言语地交流间懂得我的情绪,理解我的挣扎。可现在想来这真的是一个妄念,没有从小到大地相互陪伴,没有共同经历某些特别或重要的时刻,再怎样的接触都只能是两个陌生的人,彼此努力尝试着去理解另一个完全不同的生命的一种执念罢了。人与人之间能做到真正的相互理解是不可能的,甚至理解双方的某种情绪都是非常艰难的,但从心底里却又渴望着这种理解——这也可能是我为什么在Kevin和Randall出现在Kate面前时哭成一个傻逼的缘故吧。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们这一天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我们这一天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