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英雄和面目模糊的人民

马西萝卜
2018-05-13 08:30:1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初闻杨提督大名,可能要回溯到十多年前,甚至还没有听说过银英的时候。当年漫友还分为漫画100和动画100,看到名字是某风的编辑随口一提,连伊谢尔伦的汉字顺序都搞不清就得知,从前有个人叫杨威利,后来他死了,大家都很怀念他。

初中时在学校图书馆经常光顾日本文学那几排书架,在搜寻夏目漱石或芥川龙之介的时候还埋怨过旁边整整一排的田中芳树实在是显眼到碍眼了。如今想起来只记得书脊排列而成的大约是莱茵哈特的男子,以及“反正都被剧透了为什么还要看呢”的心情。

现在自然是追悔莫及啦哈哈哈。

现在重看的契机是新版,以及与三次元一系列混乱事件的莫名契合。其实想想小时候没看或许也好?不过会成为政治启蒙也说不定。总之现在还是很好的时机吧。

为了能顺利写个简单的影评,有些牢骚还是不在这里发了哈哈。


现在一时停在86集,两边新政权新局面逐渐形成中。

杨一去不返的伤痛部分被这些忙碌的身影冲淡一些,但每每他的身影出现在尤里安深夜的桌前或是菲列的愿景中,还是像一把钝刀一点点插进心脏那么痛。

需要缓一缓了。没想到被剧透了十年真正看到这一幕还是这么真情实感。

...
显示全文

初闻杨提督大名,可能要回溯到十多年前,甚至还没有听说过银英的时候。当年漫友还分为漫画100和动画100,看到名字是某风的编辑随口一提,连伊谢尔伦的汉字顺序都搞不清就得知,从前有个人叫杨威利,后来他死了,大家都很怀念他。

初中时在学校图书馆经常光顾日本文学那几排书架,在搜寻夏目漱石或芥川龙之介的时候还埋怨过旁边整整一排的田中芳树实在是显眼到碍眼了。如今想起来只记得书脊排列而成的大约是莱茵哈特的男子,以及“反正都被剧透了为什么还要看呢”的心情。

现在自然是追悔莫及啦哈哈哈。

现在重看的契机是新版,以及与三次元一系列混乱事件的莫名契合。其实想想小时候没看或许也好?不过会成为政治启蒙也说不定。总之现在还是很好的时机吧。

为了能顺利写个简单的影评,有些牢骚还是不在这里发了哈哈。


现在一时停在86集,两边新政权新局面逐渐形成中。

杨一去不返的伤痛部分被这些忙碌的身影冲淡一些,但每每他的身影出现在尤里安深夜的桌前或是菲列的愿景中,还是像一把钝刀一点点插进心脏那么痛。

需要缓一缓了。没想到被剧透了十年真正看到这一幕还是这么真情实感。

伊谢尔伦共和国由菲列在巨大的杨画像前宣布成立,所有人唱起了民主的赞歌。听起来就像国际歌一样慷慨。但看着台上巨大的杨,我却觉得有些微的讽刺。

他还是被推上了他并不想要的高位。

真是任人摆布的死者啊,他会不会这样想呢。

伊谢尔伦虽是像大家庭般温暖,但先寇布与亚典波罗也说了,什么民主政治,他们不过是追随者这个民主政治的领军者而已。这恐怕也不是杨所期望的吧。

他大约是从来不想做什么精神领袖的。精神领袖什么的,听起来就像独裁的土壤。尤其是不能开口辩驳的英雄,到最后大概率会变成不可收拾的个人崇拜吧。巨大的海尼森铜像并不能阻止民主政治走向崩坏,更是成为了巧舌如簧的政客的挡箭牌和鸡毛令。莱因哈特在这点就很明确,死后三年不准建造比真人大的铜像。不过说实话,再伟大的英雄,在死后也只能任人装扮啊。


“普通英俊”的杨能俘获这么多读者的喜爱,据田中老贼说是没想到的。

嘛,我不信就是了。作为作者部分在书中的代言,还给他这么可爱的设定,怎么可能不讨人喜欢。

杨的突出,固然有同盟方众多智障同行的衬托,脖子以下无能的反差萌,起码对于我来说,更在于他是个坚定却又犹疑的人。

杨刚开始很容易给人一种“多智近妖”(虽然都是对手配合同行衬托)“不喜不悲”(脸上永远笑嘻嘻)的人生导师形象,但随着剧情深入,也会看到在审查会后“辞职!”x4连发、被人叫“阁下”小小的得意、与尤里安长谈时内心对于理念的犹疑思考。简言之,这是一个跳脱于“英雄”善战的框架外,随时成长思考中的人。他也曾在距离毁灭莱因哈特一炮之遥的地方动摇,事后也曾怀疑自己的选择,对于放弃伊谢尔伦也有过懊恼。他身上浓重的敏感多思的文人气质与冰冷的军舰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到最后贪睡的杨已经需要安眠药入眠,怕是这个反差撕裂了他的灵魂吧。

与前期相比,巴米利恩会战的描写突然血腥了起来,专门把画面留给了双方努力把肠子塞回肚子、向前爬去的上半身之类的,也是给战争的残酷给了具象化的描写。在这点上杨是注定比不过莱因哈特的,他原本不过是个想成为历史学家的普通人,而后者是从少年时期便有觉悟与野心的真正军人。即使在战场上杨能略胜一筹,从内心的煎熬来讲,他大概是永远的输方。

向内与向外的个性固然并无优劣可分,但与内在的自己战斗所消耗的意志往往比目标清晰思想简单的人所能想象的惊人得多啊。

先寇布说,杨并不适合做一个悲情英雄。菲列说,最适合杨的死法还是退休后平静的离世。

这样想来,他的天才究竟是天赋还是祸端也很难说。

杨主张个人的生存与权利大于国家存亡。这是非常好听而耳目一新的口号,也是理想中的普世价值。但细想一下,又是非常不实际的想法。

而杨自己,不就是一个悲伤至极的例子吗。

按照他自己的信念,他就应该干脆地拒绝任何军事上的任命而专注于自己想做的事情,同菲列所想的安然度日。但从卡介仑开始,所有人的论调都在于,你的天才不为国而用实在是莫大的浪费。杨自己也是难以完全放下为国而战的责任,这样自我矛盾也展现出了普世价值为现实所做的让步。因为即使是架空的未来,人类也还没有进化到可以一人一国地生存,人类从原始社会而始的对权力的欲望也不会因为舞台的变换而消失。换句话说,人必然想要超越别人的好处,则必然有人的权利收到损伤,想要贯彻个人权利高于一切,恐怕必须要彻底的无政府主义了。


作品中除了战争场面,便是大段大段人物对于自我理念的阐述,对于民主和专制各种角度的理解和辩论。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莱杨唯一一次的会面。

鉴于当时的情势是杨在胜利一步之遥的时候被投降的同盟政府叫停,实在是把俗人如我气到吐血。同盟方面的政治家是从开篇开始就让人翻白眼的猪队友,而帝国方则是难遇的明君。正如杨后来所说的明君是民主最大的敌人,这时普通人的想法都会是舍弃猪队友吧,而杨则是硬生生地撑了下来。实话说,在这种时候保这种民主政府,究竟对民众是好还是坏,答案怕是很明显了。在会面中,莱因哈特也提出了这个问题。

而杨说,民主与专制的最大区别是人民对于他们的选择负责。

这又是一句非常好听的话。确实事实如此,我也认为现实应当如此。但这又牵扯到一个更为庞大群体。他们因为数目庞大而面目模糊声音嘈杂,当你倾听辨明的那一刻,你能听到的那一部分又有很大概率被排出了这个群体。

大概是鲁宾斯基说的?所谓民主政治到最后也就是少数人的政治罢了。获得了51%的人的支持,这51%的人又很快分化为25%和26%的两个群体,以此类推,到最后掌握2%的群体也就掌握了政治。

还有我很想不明白的死胡同,看到现在也并没有很明显的答案。

当民众如同作品中的同盟一样大部分是庸众的话,如果尊重大部分人的意愿,一小部分人民是否就应该牺牲自己的权益?换句话说,为了更大的利益(比如国家的存亡),少数人是否有权力强行践踏别人的意愿?再退一步说,又有谁有权力决定好的民众还是坏的民众?

换到三次元来说,我是真的很恶心某国小粉红们以“国民素质”为理由而强行合理化某些独裁倾向。但是反过来说,选出川普的美国人民也大可自我反思一下。

民主的尽头是独裁。这个宿命是还是由人民决定的啊。这么一想还挺无解的。

可怕的面目模糊的大多数。


然后是一些吐槽。

比起“太空歌剧”这种评价,果然还是“宇宙三国演义”比较适合。除了谋略风格啥的,还有那个复古的作战方式和战略手段……

卧槽为什么太空还是战舰互轰??还要上阵肉搏???切断补给线什么的卧槽太有既视感了吧!!

感觉还不如写个架空大陆的海战还差不多……

然后那个谋略啊,全靠同行衬托和对手配合好吗!!永远有一个一眼真相的参谋和打死不听的指挥官。下棋都会算好后面几步和对手所有可能的反应,卧槽开场几战完全就没有plan B啊!全靠对手配合啊!!

然后现实的既视感也蛮重的。地球叫对应奥姆真理教,同盟被帝国接管那段寄人篱下战战兢兢感觉非常的战后被美国接管的日本。其他诸如鲁道夫对应希特勒啥的就不说了。

莱杨莫名像诸葛亮和周瑜?虽然这里诸葛亮倒是比较先死,周瑜还是病死了哈哈。

啊然后老版的ED真是太虐了……尤里安一个人静静地看着欢乐的野餐照片。心绞痛。杨离去那里的旁白声音都明显沉痛。哎。


先槽到这里。待我从魔术师一去不回中缓一缓再看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河英雄传说的更多剧评

推荐银河英雄传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