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八年了?

不可原谅
2018-05-13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2010年,我17岁,在中国中部的一个县城读高中。那时候,县城里唯一的电影院已经破旧的不成样子,现代文化闭塞,我对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

那时我文艺的知性开始萌芽。我从读者的摘录里找到了村上春树,从郭敬明韩寒追到了胡塞尼的风筝,再到看完灿烂千阳后久久不能平静。我把海子北岛的诗抄到物理5年高考3年模拟的书页上,在置换反应式下临摹顾城的画。虽然偶尔拿到物理和数学的满分让我赚够了虚荣,但语文课本和试卷上的阅读才是我最爱的教材。大红门带我打开曹文轩纯真美好的世界,史铁生的地坛让我沉思生命的意义,汪曾祺的侯银匠让我重新读懂了,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但这些仿佛都还不够。那时候,下雨的夜晚可以借口在学校住,我从不回家。而是在自习以后淋着雨赶到网吧,看一晚的电影。那时网速不好,总是卡顿,所以一般时候,我会提前想好想看的电影,然后在各种播放器里开始加载,像素实在差的不行,就下载到mp4去将就,有的电影看好多遍,就是因为字幕模糊看不清楚。这些年过去了,当我每次在imax影院接受着现代文化和科技的冲击时,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羡慕现在的孩子。因为每当回想起来,我并不觉得他们会比当时的我更快乐。

其实今夜我在8年前上映的电影里写这篇文章,并不仅仅是想做出影评,也不仅仅是怀念过去的时光。

而是,在我不知不觉生活在电影里的世界中之后,在那时一起看杜拉拉的女朋友前几天结婚之后,我百无聊赖的翻着电视里免费的电影,翻过上百个,凭着多年前对这部电影的印象和对女神徐静蕾的喜欢,又看了一遍,才写到这里。

那时的县城没有这么多车,全县最堵的地方是放学时学校门口的十分钟。那时还没来过北京,不知道国贸,不知道八一路,不知道HR,搞不清经理和总监,更理解不了大把的办公室时间,生要被一年一年的用黑屏和字幕直接跳过。那时候女朋友告诉我,她把泰国那段看了好多遍。那个夏天变得无比难熬。

8年后,我再看这部戏,不谈电影好坏,只唏嘘岁月无情。如今我在北京工作,经常加班到深夜,戴着耳机挤地铁,每天面对着年薪百万的总裁总监们,经历着职场一波又一波的变动,夜里站在高楼上,看街上灯红酒绿,无动于衷。

那时看到杜拉拉,我只想用功读书,很多年后能在职场呼风唤雨,期待着我的执着会给我带来一场刺激幸福的办公室恋情。

现在看到杜拉拉,我只想离开这压抑无趣的楼宇和职场。我只想在雨夜里骑着单车,爬上网吧破旧的楼梯,脱下鞋子拧干袜子,把自己蜷在又小又硬的转椅里,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打开各种播放器,关掉无数火辣的广告,开启我的夜场影院。

再不好的画质我也如痴如醉,不完美的剧情我也心生向往。

因为专属的,私人的,无所谓别人理不理解的,才最有满足感。

还是喜欢那句,一阵风吹过,他们都说是风在吹总监。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杜拉拉升职记的更多影评

推荐杜拉拉升职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