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资格做幸福梦的女人

然也然也
2018-05-13 00:12:0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部基于原著的改编还是挺好看的。当然不只是因为有纪小姐姐的颜值。

开头和原著的不同之处,大概是被杀的两个人提前出现了,这不是一部推理剧,被害和凶手肯定是镜头聚焦的人,那么问题就是凶手怎么被发现的过程了。原著中,对于杉本调查的经过着墨甚多,所以杉本和芳子接触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真相也很快被发现。但是在电影中,杉本的调查一带而过,但通过芳子第一天在酒吧上班,他就找上门,可以想见,他调查的仔细。看到这里的时候,原著党有些疑惑,这么快就要开始对峙了吗,难道电影后半段都是回忆杀么。

实际上,电影改变了杉本这个人物的动机,大概因为这样,所以连名字也改了吧。原著中的杉本揭穿了芳子掩藏的真面目,但并没有其他特别的动机,大概只是为了正义。而实际上,芳子仍有机会杀死杉本和女编辑,但是为什么放弃了呢?难道是害怕杉本不再相信自己,毒杀不可能实现呢?还是最后一刻幡然醒悟,不想伤害无辜的人吗?

那么电影中的杉本和芳子又是怎么做的呢?

作为一个作家,杉本是如何锲而不舍的追踪芳子啊,是以怎样的嗅觉去探查那个买地方报纸女人的过去,他这样做的企图到底是什么呢?在质问芳子时,我看到了一个跋扈的,趾高

...
显示全文

这部基于原著的改编还是挺好看的。当然不只是因为有纪小姐姐的颜值。

开头和原著的不同之处,大概是被杀的两个人提前出现了,这不是一部推理剧,被害和凶手肯定是镜头聚焦的人,那么问题就是凶手怎么被发现的过程了。原著中,对于杉本调查的经过着墨甚多,所以杉本和芳子接触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真相也很快被发现。但是在电影中,杉本的调查一带而过,但通过芳子第一天在酒吧上班,他就找上门,可以想见,他调查的仔细。看到这里的时候,原著党有些疑惑,这么快就要开始对峙了吗,难道电影后半段都是回忆杀么。

实际上,电影改变了杉本这个人物的动机,大概因为这样,所以连名字也改了吧。原著中的杉本揭穿了芳子掩藏的真面目,但并没有其他特别的动机,大概只是为了正义。而实际上,芳子仍有机会杀死杉本和女编辑,但是为什么放弃了呢?难道是害怕杉本不再相信自己,毒杀不可能实现呢?还是最后一刻幡然醒悟,不想伤害无辜的人吗?

那么电影中的杉本和芳子又是怎么做的呢?

作为一个作家,杉本是如何锲而不舍的追踪芳子啊,是以怎样的嗅觉去探查那个买地方报纸女人的过去,他这样做的企图到底是什么呢?在质问芳子时,我看到了一个跋扈的,趾高气昂的男人,自以为掌握别人的弱点高高在上地俯视毫无还手之力的弱者,那一刻我是极其讨厌他的,他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所谓的正义,如果是那样,为什么不直接报警呢?他看起来更像是为了满足某种变态的欲望。而他的要求也确实有种变态的意味:探求杀人犯的动机,然后让这个杀人犯嫁给自己。

实际上,看到求婚那一幕的时候,我还有点小激动,难道这个苦命的女人终于遇到了能帮助她的人了吗?不管她的过去,愿意和她分享罪和痛苦,会认真照顾她,体贴她,让她不用再这么辛苦。除了对演员个人的喜欢(颜控无疑了),更多的也是对这个可怜女人的同情和祝福。

但如果真是这样,这个故事也太不真实了。

杉本从来没有真正信任和爱过芳子,他自以为掌握了这个女人的秘密,就能将她牢牢地控制住,冒险将她放在身边,只是为了小说的创作,为了成功之后的名和利。与其说是对芳子悲惨命运的同情,不如说是亡命赌徒的冒险。只要控制住这个女人,不给她杀掉自己的机会,就能获得名利。所以他故作大度地孤身陪同芳子进山,故作体贴地照顾芳子,实际上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坐巴士进山,告知编辑行踪,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完全信任过芳子。他的怀疑其实不用试探就能看出来,但芳子依然想做一个幸福的梦,想过幸福的生活,所以还是把咖啡给了杉本。

芳子说去一次杀人的地方再告诉杉本她的决定,因为她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真的爱她,明知希望渺茫,依旧想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结果啊,连稻草都消失了,疲惫的身体再也挣扎不出苦海了。到底是怎样的失落和绝望才能说出“我没有资格做幸福的梦”这种话啊。

电影不足的地方,大概是开头被杀的两个渣渣如何威胁芳子的缘由吧。若是没有看过原著的人看,必定是一头雾水:芳子如此节俭,怎么会偷窃呢?这个细节交代的不够,倒是把重点放在两个渣渣如何压榨、凌虐芳子上,看的时候真是让人很是非常极其愤怒。

实际上,压榨是一个很长期的过程,但是芳子一直都是默默忍受着,为什么突然有一天就爆发了呢?因为渣渣触及了她的底线。“女子本弱,为母则刚”,保护她的孩子就是她卑微而坚定的梦想,如果这个很小但很伟大的梦想被破坏了,那么那个人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了。渣渣们如此,自私的杉本也是如此。不过假托的阿姨来看,大概也对这两个渣渣也是早有除之而后快的想法,早就有所计划了吧。

芳子是一个孤独的女人。就片中提到的细节来看,孩子出生时丈夫就去世了,独自一人抚养孩子,然而一次意外,女儿变成了植物人,孤身一人前往东京,生活过得极其简陋,工作又极为拼命,所有攒下的钱都是为了女儿的医疗费,但是女儿苏醒的几率又有多大呢?老家遇到的只是熟悉的邻居,老屋从来没有人住,她的家人呢?出现的画面永远是孤身一人,她的朋友呢?自己提到“从来没有人送过我东西”,也许那时是为了获得杉本的同情,但在揭穿杉本虚伪的面具之前,她真的很珍惜那个包,她的丈夫没有送过东西给她吗?

一个如此可怜的女人,她只有一个渺小的心愿,保护女儿不受伤害。但现在连着唯一支撑活下去的东西都要被破坏,她不该反抗吗?

在这种情况下杀人,不应该吗?没有人来制裁暴徒,为什么不能自己来裁决?明明是被害的人为什么还要在反击之后提心吊胆,又被自私自利的人威胁?

所以最后杉本被杀其实是情理之外,意料之中。明明希望她能就此过上安稳的生活,但为了女儿,只能除掉这个知道一切真相的人。

看原著时曾想过一个问题:若是杉本作家没有追寻真相,芳子真的能获得幸福吗?

这个问题,我不知道,也许是因为书中的芳子没有给我一种实在感。

但这个问题若是针对电影中的芳子,那么我认为,芳子肯定不会幸福的。

实际上,一开始我以为她会幸福的,因为有女儿的陪伴,哪怕现在醒不过来,还可以等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她有明确的信念坚持下去。

但是这不是她作为个人的幸福,把全部重心都放在已成为植物人的女儿身上,她还剩下多少自己呢?

而若是没有人知道真相,她也会独自背负着罪孽直到死吧。杉本虽说是为了自私的原因调查真相,但他也是唯一知道真相的人,唯一能帮芳子分享罪的人。也许芳子会遇到其他能接受她和女儿的人,但不了解这一段罪,怎么可能了解真正的芳子,怎么可能真正让芳子幸福呢?

况且,对待成为植物人的女儿,除了母爱,有很大一部分,芳子想到的是愧疚吧,因为自己的失误,让女儿发生了意外。如果当时女儿死了,芳子又会怎样呢?

可惜啊,人生没有如果。我们只知道,这个叫潮田芳子的女人,再也不可能幸福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松本清张特别篇:买地方报的女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松本清张特别篇:买地方报的女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