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会 密会 8.8分

击碎你的壳—安畔锡与他的人本主义

察察
2018-05-1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密会的结局让我想起了一个场景,就是甄嬛传中甄嬛机关算尽终成太后,妆容精致衣裳华贵,菩萨蛮缓缓响起,一生匆匆在眼前划过,她孑然一身,无所依倚。吴惠媛如果没有遇见李善宰或许余生亦是如此,世事轮回,只要欲望无穷尽,就永无脱身的可能。

编导们不愿意仅仅讲好一场姐弟恋,他们有更大的野心,那就是剥离你的一切外在属性,还原为人本身,那么你是一个怎样的人?这也是安导的作品一个永恒的主题:“人本主义”

漂亮姐姐里导演想谈的真正的恋爱,其实也是发现自我的过程,去爱人不是寻找一个依赖,一个自我投射,而是当自我已经成熟完整后心甘情愿的无条件付出,而那个值得让我付出爱的对象,也得是完完整整的活生生的人。

漂亮姐姐里,徐俊熙说:“我爱你,因为你是尹真儿啊。” 密会中,赵仁书说:“我们就是无条件的选择理解她。”

没有条件,和你就是你,在我眼里看来更像是一种执念,这可能也是安导想要带给观众的艺术的魔法吧,只有这样的执念才能够穿透时间,在时间雕刻众物的时候一直熠熠发光,走向永恒。 所以我们看到了密会,看到艺术怎样降临到生活当中,又怎样一点点被蚕食,又是如何凭借强大的力量给人以抚慰。

我一直觉得密会的主角是吴惠媛,而相遇之人看似是李善宰,又何尝不是年轻的吴惠媛。旁观者们也一直在强调,善宰的琴声里,有吴惠媛年轻时的味道。这是20岁年轻的惠媛回头张望,并用音符狠狠的捶打她的心。人在纷争里活得久了,心也就冷了,感知不到温情的时刻也就丢弃了柔软的自己,当复杂成了本质,会受不了纯粹的东西。善宰的爱情很纯粹,只有音乐,两个人,甚至不存在任何复杂的人际关系。善宰爱的也很干净,替她擦干净地板,给她坐琴谱,奉她为女神,那是惠媛从未感觉到的珍视,就像是原本一直坚硬又理性的壳被悄悄的凿开了一个口,暴露出了柔软的内里,这内里被不停的敲打,拉扯,拷问,像是有一只手一直提着你的心,不放下,又好像被按到了哪里,一直带着一股酸楚,难以化解,无法化解。这受到珍视的心一下子变得敏锐,便再也无法安然的看着自己继续虐待自己,曾经习以为常的环境让人变得绝望,开始觉察到冷漠,觉察到自己的脆弱,开始学会依赖,这是吴惠媛的第一次蜕变。

和善宰的相遇,是拯救,也是危机的开始。倘若现实世界没有遭遇如此坍塌,吴惠媛会不会有勇气结束这一切?到也未必吧。吴惠媛的悲剧是根源性的,这根源来自于吴惠媛想要去到一个不属于自己的阶级,这种欲望让她处在一个尴尬的“优雅的奴婢”的身份,优雅是表面,而奴婢是内里,所以她无比希望善宰可以依靠自己的才华有一番作为,说出“你要坚信拿着他们的钱一样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失去了才华的小人物,想要跻身高位,有多难呢,看看吴惠媛就知道了。三面间谍,夹缝中艰难的求生存,无下限的忍受和包容一切,甚至家里也像是职场,不管怎样有野心,怎样八面玲珑,都依旧是不入流的“上位者”。这光鲜的坍塌开始总要一个契机,善宰的爱让她看清自己,珍视自己,思考自己,她终于放弃追求得到一种卑劣的认同,放弃了所谓人生的简单模式。她经历过失去,麻木,失而复得之后,接受锤炼的心便再次强大了,但这一次,心中带着的是火热的自我。影片开头李善宰说:“说不说谎没有什么不一样,反正哪里都是地狱。”而当吴惠媛终于摆脱权钱争斗的困境却又再度锒铛入狱,面对那些见不得人安宁的人,吴惠媛说:“别要我的命就行。”既然哪里都挣脱不掉,那么地狱之中,能救赎自己的只有自己,那是人性本身迸发出的力量。影片最后一幕,吴惠媛不再计较得失,对善宰说:“你给了我爱,也让我失去了一切,这是靠我自己根本无法完成的事情,你的任务完成了,想走就走吧。”而她顶着一头蓬乱的头发终于站在明媚的阳光下,笑的清朗。

那一刻,她真正自由了。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密会的更多剧评

推荐密会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