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形物语 水形物语 7.2分

我不能保留你的波浪

路万宝
2018-05-12 看过

很难注意到,包括原声带里也没有的是影片第七十分钟时,背景里以留声机般浑厚的声音响着的Frederick Squire版本的Shenandoah。它是一条河,也是一首民谣,被浪漫地译作:《情人渡》。情人与水,温柔而忧愁。

伊莉莎坐在一旁,看着浴缸里的鱼人害羞地笑着,向他展示自己的画,画上是他俩,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很高兴和你做朋友。“朋友”,而背景却缓慢地播放着情人渡。如果不能说话的人想勇敢地表达自己的感情,他不可能喊出:“我要你疼我,爱我!”。但是爱情并不是用来被表达的,堤岸对河说:“我只能保留你的足印在我的心底。”爱情是包裹着二人的自在之物,是形而上学的主观存在。它不在于被表达,不在于捆绑那些长相厮守的情人。尽管是那些痴迷于仇恨,相互追求又不相逢,相互思念又衷于摧残的浪漫得无可救药的人们,他们不可饶恕地要在坟墓里相逢,却说到底也是爱情的病患。

The most distant way in the world

is not the way from birth to the end.

It is when I sit near you

that you don’t understand I love you.

人们总是执着于语言上的确定,哪怕是谎言也比沉默动听,仿佛爱情是跟着“我爱你”这句话在这个世界上一同诞生的。人类这种有情感的动物何时变得如此愚昧?就连默片里也需要一个黑场,特地用白字写着一行“This two have fallen in love”才知道主角们相爱了。可能人们只是没那么自信了,你能看出伊丽莎爱上了鱼人,尽管这样的结合多么不可思议,却看不出默默爱你的人喜欢着你。多么可悲的哑巴与瞎子啊!因为在爱情里,语言与文字都是多么的无力,就像阿伦·雷乃的《去年在马里昂巴德》,没人需要知道你我的名字,相爱不需逻辑、没有条件。

或许看看这部影片,我们能更加坦荡地面对爱情。在狭小的浴室里,爱情就像是水包裹着他们。一个是哑巴,一个是怪物,在现实社会里失语,却在爱情里找到归宿,因为反正在水里,声音也不起作用。

如果伊丽莎不幸被那些浅薄叫嚣着的观众要求必须说一句台词,她不会对鱼人讲那句迂腐的我爱你,她会告诉他:“你觉得不能说话了吗?那是因为爱情已经淹没我们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水形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水形物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