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壳与我小时候的记忆

黄老邪
2018-05-1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记忆中,小时候的我,身体不好。特别是小学三四年级,由于肌肉和韧带的发育没跟上,走路都会扑街。每个学期都会发生一次跑步拌蒜的大摔,而且从不缺席,期经。每次都擦得遍体鳞伤,然后就是酒精,红药水对我皮肤的折磨。虽然只是皮外伤,但对于小孩子来说是相当痛苦的存在。

我记得有一天,带着伤体去上学,背着十几斤的大书包,里面的不锈钢🥄与饭盒的碰撞声伴随着步伐,形成令人心烦的噪声。刚接的痂因为运动的缘故又一次爆裂开来,令人恶心的血脓宛如岩浆,慢慢渗出来。

身体的痛苦,突然使我迸发出一种奇怪的想法,这种想法以一个十岁的少年是不可能想出来的。现在我只能将它看成是,神的眼睛,在那一刻看了我一眼,给了一点启发。这种神启是如此奇妙,以至于我还记得它发生时的场景,地点在小区两栋楼之间的过道。身后是小区的单车停放点,上下两层的建筑,我面前则是沐浴在晨光中的芳村大道。过道由南向北,扯进来的风吹得我发抖。

在这样的场景下,神对我的启发是灵肉二分法。自我安慰,这具肉身的痛苦不是真实的痛苦,你的灵魂只是暂时安放在这具肉身上。灵魂无恙,无需过分关注肉身上的痛苦,终有一日,你会离他而去。有了这样的悟性,我就能忍受身体的痛苦,痛也仿佛不痛了。只是觉得不便,不能跑不能跳,还要经常去维护。这是我的灵魂今世寄居于这具肉身必要付出的一点代价。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这样的想法未免与年龄太脱节了,所以一定是神的启示。至于是佛祖还是上帝,我至今没弄清楚。

那一年1988。一年后的夏天,在北京,很多的灵魂离开了他们的肉身。七年后,日本的导演押井守将灵肉二分法玩到出神入化,在动画电影攻壳机动队中,灵魂可以寄居于机械义体,可以上载到网络,从此脱离肉身的局限,做到无远弗届,灵魂随时可以通过网络下载到机体中执行任务。而机体,肉身,已经不重要了,离开了灵魂,就如断了线的珠子,散落地上,🈚️nen用了。

生死去来,棚头傀儡,一线断时,落落磊磊。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攻壳机动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攻壳机动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