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在异乡

星光游乐园
2018-05-12 00:30:4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丽丽的女儿说“爸爸骂妈妈,妈妈每天都哭”,丽丽在镜头前也抱怨了丈夫所谓“没有孩子我没有羁绊就可以拼事业成功”的说辞,说“你在上海和女朋友赌钱欠了一屁股债,让我怎么相信你会成功的话”,就感觉这个两岸婚姻其实不是那么的幸福诶。

但是丽丽还是在镜头前一直朴实的笑着,在所谓“新移民讲故事大赛”时表现的大大方方,在庙会的时候说“游客香客热热闹闹的参加庙会,作为主人我们当然应该在房顶朝他们挥手啊”,天哪!这才是温良恭俭让吧。

丽丽老公以前在上海应该是有过一段大手大脚的“阔少”风流时光,这也归咎于从前台湾领先大陆,台湾人民的可支配收入在大陆算得上是富豪。可是挥霍光了,还不是一样回家种田。

至于柯先生,在台湾下岗了,由于具有一定的技术本领在大陆被当做“台干”捧得高高在上的称作“领导”,但毕竟50岁了啊,学习能力什么的都跟不上,老的技术大陆的产业园学会了肯定会淘汰掉你啊!在台湾下岗,来大陆做“台干”就不会下岗了吗?更何况说“来大陆的百分之六七十都混得不好不想再回大陆”,我想请问,混得不好难道是大陆的锅?难道你们回到台湾就会顺风顺水了?还不是

...
显示全文

丽丽的女儿说“爸爸骂妈妈,妈妈每天都哭”,丽丽在镜头前也抱怨了丈夫所谓“没有孩子我没有羁绊就可以拼事业成功”的说辞,说“你在上海和女朋友赌钱欠了一屁股债,让我怎么相信你会成功的话”,就感觉这个两岸婚姻其实不是那么的幸福诶。

但是丽丽还是在镜头前一直朴实的笑着,在所谓“新移民讲故事大赛”时表现的大大方方,在庙会的时候说“游客香客热热闹闹的参加庙会,作为主人我们当然应该在房顶朝他们挥手啊”,天哪!这才是温良恭俭让吧。

丽丽老公以前在上海应该是有过一段大手大脚的“阔少”风流时光,这也归咎于从前台湾领先大陆,台湾人民的可支配收入在大陆算得上是富豪。可是挥霍光了,还不是一样回家种田。

至于柯先生,在台湾下岗了,由于具有一定的技术本领在大陆被当做“台干”捧得高高在上的称作“领导”,但毕竟50岁了啊,学习能力什么的都跟不上,老的技术大陆的产业园学会了肯定会淘汰掉你啊!在台湾下岗,来大陆做“台干”就不会下岗了吗?更何况说“来大陆的百分之六七十都混得不好不想再回大陆”,我想请问,混得不好难道是大陆的锅?难道你们回到台湾就会顺风顺水了?还不是跟丽丽老公一样回老家做第一产业。

满嘴的梦想和明天会更好,推脱自身的责任,这两位台湾男人都自带一点渣男属性吧。

至于民主之类的说辞,由于不满于自身的经济状况,骂岛上的政府,疯狂把锅甩到政策制定者身上,说一些“剥削阶级”balabala的话。然后在岛内经济衰退混不下去来到大陆之后,不好好抓紧时间改善自身的经济状况,一直拿“我们有言论自由我们有选举权我们民主”之类的叫嚣。

也是,在异乡过得不舒服,也只好拿这一点“地域歧视”来找寻“自我优越感”了。

但关于投票权,实际上呢,底层民众也是把宣战当成庙会来看待,把选举时的电视直播当成下饭综艺,在大广场上看结果直播时,被问到希望谁当选也是含含糊糊的拿不定主意“等开票后才知道啦”,并同时不痛不痒的单纯的为了抱怨而抱怨KMT和DPP都没有为人民群众做什么贡献,两党谁当选对于底层群众都一个样子,选上了都很拽不会考虑下面的群众,讨论选票数字的时候像极了应援团为各家的偶像打call——可能选举就是他们发泄欲望的一个载体吧。

影片一针见血的还值出了——台商们在一起开会,谈到福建要建设台湾村,推测可能试行一些那边的制度,在深圳东莞混不下去的一帮人要去那边卡关系,继续在新的地方享受台胞优厚待遇!——之后立马旁白跟上,在东南沿海地区混的不好的“台流”们,由于没成功不能衣锦还乡,抱团形成集体,又有无所不在的优越感,对父母不孝,对妻子儿女不义,在大陆又沾花惹草搞得一身腥还自嘲无情郎,又欠一屁股债维持生活。跟在成功台商朋友屁股后面谈生意却一句话也插不上,以为自己在对自己的生活做出努力改变,其实什么也没有,又死乞白赖的赖在大陆不肯回家——多么拧巴又假装体面的病态啊!

就跟苏州的那个女台干说的一样,既然你不认为我们是一家人,就是互相看不惯;那等到你的技术落后之后,不再被我们需要的时候,就滚回你老家,别再在大陆享受上等公民的待遇了。

(丽丽的父母说:医保、法制健全。丽丽也对父母说:公婆对自己很好。也确实,台湾的农村要干净、先进、现代化很多。但丽丽的老公可是三婚啊,他之前还有两个孩子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对岸异乡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对岸异乡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