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狂国度 异狂国度 9.1分

ill fares the land

一只充眠宝
2018-05-11 看过
“即使是在西方,作为信仰、社区和学说的宗教也可能会经历一定程度的复兴。外来者,不管是如何界定的,都会被当做威胁、敌人和挑战。”

从罗杰尼希教决定在美国寻找一处理想之地,建立他们的理想社区城市,并选中了Antelope这个小镇开始,冲突就已经埋下了种子。

这是一个仅有几十个退休的老人居住的偏僻美国小镇,他们大部分是退休了的劳工阶级,终于在这里寻觅到了自己买得起的小房子,过着宁静的生活。罗杰尼希教徒们决定买下这个小镇边上占地八万英亩的大“农场”:丘陵、杂草、一望无际的沙漠,荒凉广阔,却意外符合了他们建立新城的要求。站在山丘上,“你所能看到的所有土地都是你的”。于是某一天小镇上的居民迎来了这样一群人:他们全部身着红衣,热情而团结,彼此亲如兄弟姐妹,气质和居民迥然不同,他们热情地铺好红毯,用鲜花迎接一位坐在劳斯莱斯里的“大师”。

这个基本由虔诚的基督徒组成的小镇,显然对应对这样的文化冲击措手不及。“我也说不清,但我就是看不惯他们,他们肯定不是什么好人。”可以代表大多数居民对这些新来的人们的态度。根据该州的法律,只要有150个居民提出申请并通过就可以建立他们自己的城市。他们到达农场后,迅速申请建立了“罗杰尼希社区城市”,并且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和毅力在荒野中设计和建造可容纳十万人生活的城镇。

由于信仰上的对立,罗杰尼希社区城市和Antelope小镇从一开始就几乎是完全隔绝的。在小镇居民开始对教徒们感到愤怒并威胁他们离开的时候(称他们不同于基督徒的生活方式为“邪教”,反对农场改建为城镇,鸣枪威胁,放火烧毁其名下的酒店),罗杰尼希教的反应也开始变得暴力,而且他们买下了小镇大部分的物权。这让人想起凯恩斯坚信人类事务从根本上是无法预料的,平常人被迫生活在不确定性中,会加剧集体恐慌的发作。经历日益严重的不安全的人民,很有可能会回到一种政治象征、法律资源和物理屏障之中。

托尼·朱特在《沉疴遍地》中提到了“封闭式小区”的兴起,最初指的是聚居在富裕的郊区或城镇社区,这种社区代表着一个有所区别的私人空间,边界明确划定,并对外人有很好的防御。它们“是对将自己和社会其他成员隔绝开来的愿望毫无羞愧的承认”。和封闭式小区的唯一不同在于,罗杰尼希社区已经成为了一座城市,并且拥有了自己的警察队伍,他们为自己的愿望付钱:他们有住在自己人中间的自由。因此,他们可以在反映他们的“价值观”、并不试图强加给区外人员的装饰设计和举止方面坚持自己的规则和条例。但显然,这里体现了私有化社区和公共生活难以避免的冲突。在选举控制了小镇后,他们将镇名和所有街道更名。

罗杰尼希教徒们的错觉在于:人们相信自己和全世界的万里之外的志同道合的人拥有某种共同的联系,但是这些共同的兴趣难以转换成为社区、因为空间太重要了,政治是一种空间的功能,我们在我们所居住的地方投票,管理者的合法性和权威性局限于他们被选举出来的区域。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在郡投票的时候双方的冲突达到了顶峰——罗杰尼希教从全国招徕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加入社区城市,根据该州法律,‘任何居住在此州满20天的居民均可登记成为选民’。全郡的反邪教情绪达到了制高点,“宁死不红”的标语随处可见,电视上的热点新闻被它们所占据,该州的官员把前来登记准备成为新选民的人们拦在办公室外,拒绝接受任何新登记选民。希拉盛怒之下在镇上的几家餐厅投放沙门氏菌导致集体中毒事件(疑似实验如何阻止选民投票日当天出门投票),但在刺激下,这一次议员选举的投票率达到了空前的93%。在工作日的早上八点,投票点已经排起了长队。

和本片结尾中被强调的“令人自豪地在民主之下解决了问题,把罗杰尼希教驱逐出我们的社区”相反,本片所呈现的恰恰表明,任何社会/社区,都很容易堕入毫无限制的暴行和暴力的噩梦。如果我们要建立一个美好的未来,首先必须理解,即使是基础最稳固的自由民主体制,也很容易动摇。

正如伯纳德·威廉姆斯说,宽容的最好理由是,“没有宽容所表现出来的邪恶”。

5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异狂国度的更多剧评

推荐异狂国度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