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不美 美食不美 8.8分

美食不美?好吃才是硬道理!

洛宇痕
2018-05-11 14:06:4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片名叫Ugly Delicious,译为《不中看的美食》,事实上看那些美食卖相也并不差啦,译为《其貌不扬的美食》岂不更好?

刚刚上豆瓣找剧照,发现片名又变成了《美食不美》,还不如不改。

简直是厨师们的噩梦

第一集讲披萨,讨论了正宗的奥义。

众所周知,那不勒斯的披萨是全世界最好吃的,那里是披萨的发源地,看过一篇游记,那里有一家店总是排着长队,曾多次在世界最好吃的披萨里排名第一。

曾经也很执着于所谓正宗,偏执地认为美食必须到当地吃正宗的才好吃。

于是,跑到武汉吃热干面,纠结地筛选着琳琅满目的店,跑到杭州吃片儿川,跑到云南吃气锅鸡,过桥米线,跑到苏州吃青团,腌笃鲜,跑到重庆吃小面,每到一处,总是苦苦搜寻当地特色美食,只为吃得正宗。

剧里对正宗的定义很赞同,意大利美食之所以好吃,是因为你人在意大利,他们就地取材,基本不进口食材,从

...
显示全文

片名叫Ugly Delicious,译为《不中看的美食》,事实上看那些美食卖相也并不差啦,译为《其貌不扬的美食》岂不更好?

刚刚上豆瓣找剧照,发现片名又变成了《美食不美》,还不如不改。

简直是厨师们的噩梦

第一集讲披萨,讨论了正宗的奥义。

众所周知,那不勒斯的披萨是全世界最好吃的,那里是披萨的发源地,看过一篇游记,那里有一家店总是排着长队,曾多次在世界最好吃的披萨里排名第一。

曾经也很执着于所谓正宗,偏执地认为美食必须到当地吃正宗的才好吃。

于是,跑到武汉吃热干面,纠结地筛选着琳琅满目的店,跑到杭州吃片儿川,跑到云南吃气锅鸡,过桥米线,跑到苏州吃青团,腌笃鲜,跑到重庆吃小面,每到一处,总是苦苦搜寻当地特色美食,只为吃得正宗。

剧里对正宗的定义很赞同,意大利美食之所以好吃,是因为你人在意大利,他们就地取材,基本不进口食材,从而保证了食材的新鲜,加上身处在那样的风土人情里,会觉得好吃到哭。

而离开了原产地,依靠进口所谓正宗的食材,也不可能复制原产地的美味。虽然现在的物流已经有了巨大的进步,但是跨国物流还是没办法做到极度新鲜。

过年的时候花了200多块在网上买了波士顿龙虾。所谓波士顿龙虾,其实产地是加拿大,只是龙虾采集后通过波士顿港发往全球各地,故得名。店家在上海,应该是收到龙虾后在上放养,再销往全国各地。北上广深,江浙沪地区包活,二线城市包鲜。结果龙虾发到老家汕头县级市,花了近四天时间,龙虾当然是必死无疑,然后又放到冰箱冷冻,年三十再拿出来解冻。黄油,白洋葱,迷迭香,橄榄油,固然是全西式的黄油龙虾,食材不新鲜,再好的辅料也是白搭,肉质真的一点Q弹感都没有,更别说鲜甜了。所以这种蠢事以后是不会再做了。

那么离开了意大利,是不是就吃不到好吃的披萨了?那也未必。任何名小吃,掌握了其奥义,再结合现状加以适当改良,虽然美味无法复制,起码可以创造另一番风味。比如剧中谈到美国一家披萨店,采用当地水牛制作乳酪替代意大利所谓正宗乳酪,这种乳酪通过进口需要七天,而且成本可想而知,成品也不见得会好到哪里去。以及日本的披萨店加入鱼肉,特殊的酱料,绝对的不正宗,但也差不到哪里去。

第二集讲塔可。之前对这个食物还知之甚少。看完后觉得,这不就是肉夹馍,煎饼果子么?区别就是肉夹馍是面粉做的皮,包的肉,煎饼果子绿豆磨粉做的皮,包馃篦儿,鸡蛋等,任君选择。剧里也提到这些相似的食物究竟先起源于谁的问题,其实又何必去争论谁是正统,谁是正宗的问题?在遥远的古代,交通不发达,信息闭塞,勤劳勇敢的劳动人民只是灵光一闪,创造出来了,然后一代代传承了下来。后代们就要争吵了,这是我们的,我们的专利,你们用就是侵权!其实大家吃着从小吃到大的食物,吃得惯,吃得开心,不就挺好吗?

关于移民问题,一墨西哥厨师在美国两度遭驱赶,回墨西哥后被告知永久不得回美国。另一墨西哥人在美国开了家塔可店,生意很好,交税,招工,创造工作岗位和GDP,没干啥伤天害理的事,却没有容身之处。塔可来自文化极度交融的墨西哥,美国本身也是多种族多国籍交融的国度,是否能给一些勤劳善良的人民一点喘息的空间,而不是一棒子打死?

第三集讲家常菜。关于家常菜,张大卫起初并不会在他的餐厅做,因为卖相不好看,后来也放下了这个执念,人们乐于接受丑陋的食物,只要它是美味的。有个观点很有意思,就像人们无法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人们也无法两次做出同一个菜肴,即使你的菜谱不变,有些变量却是无法控制的。

说到有个大厨老公,多数人可能会觉得作为老婆很幸福,可以天天吃到大厨的手艺。而实际上像张大卫和雷内,都是在餐厅里忙活了一天,在家里反倒很少下厨。感恩节那天回家准备大餐,张大卫就连吐苦水,在家里什么都得自己干,你不能指使你的家人,不能对他们大喊大叫,不能大喊:“清洁工,把这里打扫一下!”在餐厅威风八面,到家里却默不作声。

第五集讲BBQ。光美国一个国家BBQ就分很多种。还互相都不服谁。

讲到一个农村82岁的老奶奶凌晨两点就起来准备烤肉,八点就有客人上门来吃了。一个顾客握着老奶奶的手说很好吃,下次一定再来,老奶奶热泪盈眶。我想这就是老奶奶坚持了50年的原因吧。倒不是说这能挣多少钱,她的成就感更多的是来自于客人对她的信任和肯定吧。

日本一家小馆子里的烤鸡杂串,张大卫吃得连声称赞,当他激动地给厨师拥抱时,厨师热泪盈眶,我想这是厨师最自豪的时刻吧,得到客人发自内心的赞赏。让我想到《圆桌派》有一期讲到匠人,聊到寿司之神,如果是男顾客,手一握,140颗米;如果是女顾客,手一握,120颗米。神乎其技。天妇罗之神,每一次烹饪都恰到好处,对每一种食材在烹饪时间上的把握游刃有余,每一次按烹饪时间长短以及客人进食速度,恰到好处地把完美的食材呈现给顾客,对待烹饪像对待艺术那样认真精进。真正好的食物能感受到厨师的用心,这也是美食的奥义所在。

第六集讲炸鸡。想不到炸鸡这个词还能跟种族主义扯上关系。食物不该都是带来美好享受的吗?

介绍了各种炸鸡秘方,但是就是对油炸食品不感兴趣,最多下次再去KFC试试吮指原味鸡。

第七集讲中餐。美国人眼里的中餐,美式中餐,以及近几年拉斯维加斯的正宗中餐。

中餐在美国的地位低下是有历史渊源的。早期中国赴美移民地位低下,充当廉价劳动力,后来连廉价劳动力的资格都被剥夺,只能进入洗衣和餐饮两个行业。鉴于中餐价格偏低,食材源头不可追溯,美国人难免对成品健康与否存有疑虑。而且中餐服务水平有限,有些菜品很难准确翻译到位,以及由味精引起的“中餐馆综合症”,各种因素共同影响了中餐在美国餐饮业中的地位。

味精这东西我从来是抵触的,因为他非天然,摄入过量会有不良反应。虽然说那要摄入很大量,但也不想冒这个风险。我自己做饭从来不放味精,鸡精。在外面吃饭就不能避免了,不过尽量不去那些很明显放了很多味精提鲜的店面吃饭。

让我惊奇的是剧里的张大卫倒是味精的坚实拥趸,一点都不反感做饭时使用味精,说盐能吸附在味精上。他跟一个科学家请了几个美国人到一个小房间里,询问他们对中餐的看法,有人说吃完中餐会头晕,头痛,有不良反应,基本都是差评的。究其原因,都把责任推到味精身上。然后张大卫默默地掏出几包薯片发给在座的各位,大家漫不经心地吃起来。张大卫问是否有人觉得头痛头晕等不良反应,没人觉得不适。于是张大卫示意包装上的谷氨酸钠其实就是味精,所谓的吃中餐引起不适其实是心理因素作祟,即所谓的“中餐馆综合症”。

还真别说,不说我还不知道薯片里也加了味精。不过已经很久没吃薯片了。自从发现了网易严选的薯条脆,就再也不能接受其他各种品牌的薯片。私以为薯条脆已经在土豆成为零食领域里算是极致了。M记的薯条就是快餐水平,汉堡王的不错,有些西餐馆也有出品不错的薯条,但是这些都不属于零食范畴,食物总是新鲜的最诱人,而有些美食如何不添加防腐剂地长期保存而不变质却依然是个难题。

第五行:味精

前些天心血来潮买了包薯片来吃,距离上次吃薯片估计得好几年了。看了看配料,赫然写着“味精”二字,在超市看了看其他品牌含蓄点,写着“谷氨酸钠”。

刚开始吃的时候感觉不错,久违了的感觉。快吃完的时候已经感觉恶心了,每次都是吃多了就会有这感觉。太久没吃会很想念,没吃几片就很讨厌,这是不是种病?

估计有生之年不会再吃薯片了,不过人生啊,谁又说得准呢?

最后一集讲饺子。对比了意式饺子和中式饺子。其实都是同一种东西,面皮包馅料。

意式饺子用料比较讲究,剧中提到所用的干酪就极其稀有。有一种饺子看起来好小,包起来就费劲,吃起来也不痛快。

一份小笼包在中餐厅的价格可能是8美金左右,但是如果是在意式餐厅,同样的东西一个盘子里只放两到三个,价格可以差好几倍。张大卫因此对亚洲食物没受到重视而愤愤不平。

其实就蟹黄汤包来说,其用料也不可说不讲究。拆蟹肉,做皮冻,包成多少褶的包子,无一不是技术活。但这也不表示它能在世界范围内得到顶级餐厅的认可。

张大卫来到东北一大妈家中,看她用朴实无华的大白菜,猪肉等做成水饺,极其普通,却也美味。

相对于讲究的用料,有些美味的秘诀只在于传承。就像有时实在不知道吃啥时,我也会包饺子吃,因为它简单,又能填饱肚子。那是小时候跟妈妈和其他大人一起包饺子的时候学会的,也就传承了下来。

说到底美食究竟是什么?是简约而不简单的怪石料理?是精致讲究的法国菜?是推崇正宗的意大利菜?还是中国传承了千年却难登大雅之堂的街边小吃?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答案。或许我们的味蕾所追求的美味,不过是我们儿时留存在大脑深处最初的记忆。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美食不美的更多剧评

推荐美食不美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