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城纪 荒城纪 6.8分

《荒城纪》:饥荒和麻木的桎梏哪个更可怕?

杨有田
2018-05-10 23:25:10

人是欲望动物,而世界上最骨感的便是人性,电影《荒城纪》又一次为我们讲述了这个道理。有人说《荒城纪》与《驴得水》类似,个人看法不同,《荒城纪》的讽刺意味比《驴得水》还凶猛,它抛开了民族性思考的沉闷,更像是一则黑色寓言。如果《驴得水》探讨的是人性面对失去时的抉择,那么《荒城纪》探讨的便是人性面对得到的抉择,对现代人的生活更具有指导意义。

《驴得水》里的周铁男觉得自己可以为了捍卫自身的道德感,对任何人使用暴力。但当被拿枪杆子的军人威胁生命时,立马成了骨头最软的走狗,人性在失去性命的恐惧中屈从。而这次《荒城纪》的民国奇情故事从山西渠县李庄开始,李庄的保长在筹措救济粮听说只要响应政府号召建立“礼义廉耻堂” ,便能多发救济粮,还会得到30万大洋,人性开始和得到的欲望博弈。所以《荒城纪》中此“荒”非彼“荒”,它一点也不“荒凉”,相反它热闹非凡,影片用现实主义笔法和黑色幽默讲述着人们面对“饥荒”时的“荒唐”,勾画了让人百感交集的荒诞社会群像。一村见一城,整个荒城就是一个戏台,人生百态,丑恶、愚钝、处处都是鬼心思,照出活生生的世人脸谱。本是提倡礼义廉耻的新生活运动,因保长的利欲熏心,村民的以讹传讹,闹出一众乌龙,最后以无辜寡妇被焚,村民之间火并的悲剧结尾,把封建礼教和国民劣根性批判得入木三分。

片中的人性骨感来自于饥荒和麻木,人的欲望大体可分为两种,不知疲倦得追求无穷多无穷大,另一种则是活着,片中的角色们在大饥荒的背景下完成了自我的“欲望”升级。保长本是单纯得为了救济粮而去县城求援,之后萌生出了靠新生活运动发财的计划,最终欲求迷失在30万大洋和更多的救济粮中;饥饿的村民为了粮食和生存听命于保长和族长,愚昧得信仰祠堂里的祖先,从活着维持基本生存到不顾一切只为得到更多粮食;而象征“贞操”的寡妇李忆莲也为了粮食和生存,对林硭产生介于爱情和肉欲的情感。饥荒折射出人性的丑陋,每个人都利欲熏心选择屈从最低欲望,饥荒并未带来互帮友爱开荒拓田和自力更生,坐享其成等待救济、期盼用手段获取更多赈灾粮,似乎才是天经地义。另一方面,每个人都在伪善得表示“我没有多拿”,可黑暗之中却是一双双偷偷伸向白面馍馍的手。影片中有一个情节非常有趣,妇女听说李忆莲荣升为“活菩萨”,第一件想到的事情是可以从李忆莲进祠堂分到猪头肉和猪耳朵,黑色幽默的铺垫将最后在山坡上被熊熊烈火烧死的李忆莲凸显得更加荒诞凄惨,而火光中照亮的是穷困和贪婪之下愚昧麻木的众生相。利益链下,礼义廉耻不过是私欲的外衣。

维克多弗兰克尔在《活出生命的意义》中,用大量的篇幅描写了奥斯维辛集中营里囚犯对待死去同伴和死尸的麻木,《荒城纪》大抵类似。“李忆莲现在不是人,是神”,只是神乎一下子,这祠堂便不再需要活人,人们在“礼义廉耻”中保持了淡定从容和笑容。方言的误读、文化的贫瘠、人性的泯灭、女性地位的缺失,让麻木形成了比饥荒更可怕的桎梏。新旧,男女,穷富,官民,影片在多层矛盾冲突中为现代人揭开真相,宗教、女权、腐败、饥荒、枪战也在指导反映着现代人如何看待快节奏的生活和政治正确,疲于应付现实的麻木一部分来源于对物质的追求,另一部分也有想打破阶层天花板壁垒的挣扎,而这次又是小众电影如此关心女性世界,让我们不断反省麻木的灵魂和面对强权不公时是否有说真话做实事的勇气。

片中斯琴高娃老师也有参演,她评价“这样的作品,可以说是在过去,至少在近十年的中国电影里不曾见到的”。导演对山西宗祠文化和祭祖民俗颇有研究,展现得极具仪式感,不同于《驴得水》的小清新,《荒城纪》加入了重金属摇滚质感,特别带动情绪,仿佛再大的哀嚎都无法叫醒荒城中的人,他们做着荒诞的梦永远不会醒来。

《荒城纪》作为小成本电影,启用了业内的许多新人,电影荒诞有味,镜头里尽是黄土高原一望无际的贫瘠,看到的都是电影不息的生命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8)

查看更多回应(8)

荒城纪的更多影评

推荐荒城纪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