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蛇 青蛇 8.4分

《青蛇》世相

撄宁的猫
2018-05-10 22:06:4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一直觉得,徐克导演的《青蛇》,是披着《白蛇传》的皮囊,讲着另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里,有道义、有情意。法海主“道”,青蛇主“情”。道义的貌似正确与情意的纷繁芜杂交织纠缠,在电影的重重矛盾冲突中,一层又一层地撕裂开人性纯良端和的袍子,露出复杂多面的内里。

《青蛇》的众生相是纷芜的,道德是流动的。没有绝对彻底的“善”,也没有一成不变的“恶”。你自以为是的高尚,何尝不是一种偏执?而偏执的“正确”,又何尝不会酿成悲剧?

一、法海

《青蛇》里的法海有着另外一种模样。他不再只是固执霸道,也不再是只会打着佛号毫无温情,而是虽然固执却也懂反省,虽心向佛门却还留存着一丝人性的欲念。他的心中,除了教条的道德善恶标准之外,还尚有一方柔软

...
显示全文

我一直觉得,徐克导演的《青蛇》,是披着《白蛇传》的皮囊,讲着另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里,有道义、有情意。法海主“道”,青蛇主“情”。道义的貌似正确与情意的纷繁芜杂交织纠缠,在电影的重重矛盾冲突中,一层又一层地撕裂开人性纯良端和的袍子,露出复杂多面的内里。

《青蛇》的众生相是纷芜的,道德是流动的。没有绝对彻底的“善”,也没有一成不变的“恶”。你自以为是的高尚,何尝不是一种偏执?而偏执的“正确”,又何尝不会酿成悲剧?

一、法海

《青蛇》里的法海有着另外一种模样。他不再只是固执霸道,也不再是只会打着佛号毫无温情,而是虽然固执却也懂反省,虽心向佛门却还留存着一丝人性的欲念。他的心中,除了教条的道德善恶标准之外,还尚有一方柔软之地。

作为佛祖门下的得意弟子,他是骄傲的。他一身洁净素服,高立庙台之上,以一种似乎洞察世事的悲悯注视着人间。他又是高高在上的,他以为自己全知全能,宛如佛祖的化身。在他的眼里,人间近乎荒诞,世人有着一张张如牛鬼蛇神般扭曲怪异的嘴脸。他们杀生、吃肉、甚而自相残杀,他们的眼里满是戾气和填不满的欲望。

然而,这就是他要护卫的人间啊,如此怪诞、真实、让人不忍注视的人间!他怒其不争,却也只能悲凉而无奈的叹一声“人啊”。在他既有的道德里,人间代表着善,妖魔鬼怪代表着恶,身为佛界在人间的使者,他的使命之一便是降妖伏魔,守护人间清明。可是人间如此,难道这就是善的定义和标准吗?怀疑的种子在法海的心里悄然埋下。

如果说人世怪象让法海开始思考“何为善”,那他强行收伏的老蜘蛛精则让他怀疑“何为恶”。老蜘蛛精善良平和,在佛祖门下吸取灵气精华,修行百年。他不过是热爱着人间风和日丽的好时光,想要修炼成人。那一日,天朗气清,老蜘蛛精与法海在树林上空并肩飞行,一丝心机也无。然而,法海却是处心积虑,欲验明对方身份,而后除之而后快的。

大义凛然的法海像极了一个只懂得黑白分明的孩子,罔顾蜘蛛精的苦苦哀求,执意收伏。蜘蛛精百年修行毁于一旦,但修炼用的佛珠却凝聚灵气不散,从枝头掉落在法海掌心。其时,天地变色,狂风大作,长空中霹雳惊现,瓢泼大雨顷刻浇下。法海心头一动:“难道我收错了妖?”。此时,他的内心也如这倾盆大雨中的世界一般脆弱、飘摇、摇摆不定。他的所见所感与原有的价值判断激烈冲撞着,不停拷问着他的内心。

法海无法逃避内心的直视,将被打回原形的老蜘蛛精放走,希冀能稍稍弥补自己年少气盛时的过错。但他依然坚持着自己所秉持的那一套善恶道德观念,或者说,他有意无意地利用这套价值观来满足内心的私欲。比如,当他为青蛇起了凡心,破了色戒之后,便恼羞成怒,冲回白蛇家抓来许仙,扬言是为了维护人间秩序。他无视二人的深厚感情,逼迫许仙出家,拒斥白蛇接回夫君的哀求;他不顾惜众生性命,一心与白蛇斗法,水漫金山。他借着铲除妖孽,来换回内心的安宁。

可是,当他以为自己胜券在握,终于可以铲除白蛇,维护传统的道德观与等级秩序时,他竟然发现白蛇产子——白蛇修炼成人了!这事实如惊天霹雳,让他一时难以接受。他错愕、怀疑、迷茫、悲愤!“原来她真的修行成人?你们骗我?”他终于不再能将一切的不解与怀疑都当做不存在,他终于不再能够心安理得地做一个无事人、佛祖门下爱憎分明的乖孩子!他的信念被最终打破:原来,一切并不是非黑即白;原来,善恶,并不是如此简单地凭据身份就可以判别的。漂浮在滔天白浪间的法海,望着远处被水淹死的满城尸体,开始重新思索关于人生与善恶的命题。

二、青蛇

青蛇对白蛇是眷恋的。五百年的共同生活,情谊甚笃。甫出场,二蛇便在雨中的屋顶上亲昵缠绵。古灵精怪的青蛇闯入人家的屋顶下跟着跳舞,白蛇便及时为她落下轻纱遮掩身体。这一举一动里,处处流露着旁若无人的亲热与默契。

对青蛇来说,白蛇是她的好姐姐,是她在人间的引路人。她天真烂漫,本来不喜欢做人的,甘愿在紫竹林里自由自在,但为了和白蛇一起,她还是收束心性,用心学习做人的规范与人世规矩。她如初涉世事的孩童,在白蛇的一步步教导下,学习人间女子的步态举止,了解男女情事、甚至于学习撒谎这些人情世故。

这时候,在青蛇心中,白蛇说的就是真理,她无条件地相信。她虽然时常贪玩,也略有顶撞,但在重要时刻,却始终没有拂逆白蛇的意思:白蛇欲在西湖上制造与许仙的初次“邂逅”,小青心神不定,快要现了原形,为了避免破坏姐姐的计划,她在最后关头,乖乖跃入水中。白蛇想在城郊寓所幽会许仙,却不巧遇了道士来捉妖,小青便当仁不让地引开道士,还狠狠教训了道士一顿,替姐姐出气。小青本不擅撒谎,简单的几句都让她说得颠三倒四、别别扭扭,可为了帮白蛇瞒住许仙,还是硬着头皮说完了一整篇。

可是,当初的情意多深切,后来的伤害就有多沉痛。端午节临近,白蛇担心青蛇抵挡不住雄黄酒的药力而现出原形,要她赶快离开城郊的寓所。青蛇没有想过姐姐竟会如此不念旧情。五百年的朝夕相伴竟抵不过与一个男人的几夕欢愉?她自此叛逆不逊。

她变得不再相信。她不再相信白蛇的感情,还有她曾经的话语。在这之后,她一意孤行靠近法海,与法海约定,以色诱之法助他修行。青蛇最终撩动了法海的心思,这也打破了她长久以来对白蛇的崇拜——“她不能做到的事,我也做到了”。

她回到寓所,勾引许仙,也是出于类似的心态:她想要再一次印证自身的强大和白蛇的虚弱,同时,也有对白蛇在情感上的背弃的一丝报复。她想以此向白蛇证明:你看,你口中的“老实人”也并不是那么老实。美色当前,他也只不过是一个贪恋情色的普通男人罢了。而你呢,也并不能掌握一切。她要亲手扯碎白蛇的爱情,将这伤痕累累的丝丝缕缕展示给白蛇看,好让她了解自己当初被离弃的痛苦。

深刻的感情大多也是矛盾的。青蛇诸般叛逆,也难掩她对白蛇的一往深情。姐姐不愧是姐姐,总能一语道中她最深的心思:“我知你做这么多事,不过是想试试我有多在乎你。”

对青蛇而言,许仙像是横亘在她和白蛇之间的第三者。有了许仙,白蛇的眼里便不再只有她这个妹妹。白蛇与许仙爱意正浓,她却觉得前尘远去,紫竹林的快乐时光一去不返。她的眼里,盛满了落寞与伤怀。她需要以另一种方式,重新引起白蛇的注意,夺回她的关注。

于是,她徘徊在西郊寓所的荷花池内,迟迟不肯离去;她亲近法海,闯出祸来,好让白蛇出来替她收拾残局;她勾引许仙,打破白蛇对爱情的美好幻想;她与白蛇争风吃醋——“跟你们?跟你就不跟她(白蛇)”,将她与白蛇的矛盾推向顶峰,迫使对方无法再忽视自己。

与白蛇一起同法海斗法,是青蛇最后一段快乐时光。白浪滔天,法海的收妖袈裟铺天而来,她却酣战其中,仿佛回到与白蛇并肩而行的旧日时光,她幻象着“一直如此,始终如此”,没有许仙,没有法海,只有她们两个,在紫竹林度过千百年修行岁月。

可是,白蛇的一句“快去救相公!”让她的幻梦戛然而止。她以为经历过起伏世事之后,时光流转,她终于可以再与白蛇在一起,没有他人。但不想,最后仍不免绝望。面前这位救夫心切的女子,她依恋的白蛇姐姐,眼里心里却都只有她被囚金山寺的夫婿。她终于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什么是痛苦,什么是绝望。她终于流下了人类的眼泪:“你总说人间有情,难道妖就无情?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姐妹两人相处五百年是情?你有没有当我是人一样地想过我呢?”

青蛇的情,在白蛇死了之后更加无所寄托。因此,她手刃许仙,以决绝、毁灭的姿势,最后一次宣泄了她的爱与恨,她曾经的执念与此刻的失望。她最终也无法明白,为何白蛇口口声声谈情说爱,却始终不肯回望一眼她的深情。

“人间有情,可情为何物?”

图源:Pinnable 网站

《青蛇》电影

本文原发于个人公众号:撄宁的猫

喜欢可扫码关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青蛇的更多影评

推荐青蛇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