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城纪 荒城纪 6.8分

菩萨低眉总归敌不过金刚怒目

漫语君
2018-05-10 20:40:20

关锦鹏导演的电影《阮玲玉》结尾处,张曼玉饰演的阮玲玉重复了两次令人印象深刻的台词:“我一死,何足惜呢?不过还是怕人言可畏,人言可畏。”于是便知道在有些时候,毁灭一个人的是看不见的飞短流长。但电影《荒城纪》偏偏反其道而行,让观众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被命运撕裂焚毁的残酷场面,人性的孤凉真相最是让人如此不忍直面相对,不忍侧耳细听。

寡妇李忆莲或许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这个听起来平淡无常的名字竟然会在阴差阳错之间改变了她原本的命运轨迹。为了获得县里拨发的大把银元和巨额救济粮,原本准备在村子里建起个祠堂,奈何大字不识一个的村里保长理解错了山西本地方言,将“礼义廉耻堂”五个字错认为了“李忆莲祠堂”,无端端地让这个原本被村里人冷落忽视的寡妇李忆莲成为了全村瞩目的焦点,只不过这时候在村民的眼里,李忆莲已经被剥夺了人的身份,她成了一个端坐祠堂之上、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神灵。

被尊敬和被重视,对一个良久未曾体验过存在感的人而言,貌似是种从天而降的莫名福利,但因为这其中目的与私欲的不单纯性,也就注定了李忆莲这个人物的悲剧性。说到底,谁耐烦灵台清明?面容姣好、明眸善睐的李忆莲和性情憨厚耿直的林硭碰撞出了爱情的火花,却没想到李忆莲被村里人捧成了菩萨,这辈子注定和男女情爱隔绝了。一人一块蒙眼红布,照样遮蔽不了光耀夺目的爱恋。林硭拿着杆枪蹲在一堆火药罐子上,用残损的手掌迸发出沉默的力,这是他与村民为敌的决绝姿态,也是他捍卫爱情的唯一方式。

挨过了立春、雨水、惊蛰……一个个时令节气来了又去,没盼到万物复苏的微风春雨,反倒迎来了一场邪气阵阵的妖雪。李忆莲短暂如电光石火一般的爱情连同生命一起被恼羞成怒的村民扼杀了,无知如他们只晓得处子之身的矜贵,却拒绝相信爱情的光华。菩萨将心低到尘埃里,终敌不过怒目金刚面具下的一张张冷血人皮。

电影《荒城纪》之所以吸引人,不仅是因为极富戏剧性张力、充满了黑色幽默的故事情节,也是因为从演员到场景,从光影处理到背景音乐,都可以看到导演及其他剧组工作人员的细致用心。每个演员都风格鲜明充满个性,就连配角甚至群演都个个演技在线,披上破旧棉衣,就成了不折不扣的村里人。贝斯与电吉他恰到好处的运用,将林硭的愤怒与不甘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荒城纪》中的每个角色无一例外都是迷失的人,以无知作为火把,烧死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无辜者。

看吧,就连本该天真的孩童都懂得了手里握着枪杆子的威风,一边沾沾自喜一边忙不迭地往嘴里送上一把苞米粒儿,从前没能被满足的需求日积月累,转变成了病态而虚弱的私欲。下面阶层的人想往上爬,却软绵绵地遍寻不到一个施力点。电影《荒城纪》是一出狂笑里带着凄惶的黑色喜剧,目之所及不是空心之人就是绝路之人。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6)

查看更多回应(6)

荒城纪的更多影评

推荐荒城纪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