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友,你五行缺一个霸道总裁

红服女夜奔
2018-05-10 18:36:1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朋友的安利下看了《遇见王沥川》,基本上推荐给我的朋友,都被高以翔苏得不要不要的。

但我现在还能保持理智,偶尔还吐槽一下王沥川的穿衣搭配真是给美特斯邦威和森马去了库存。

那种紫色菱格毛衣真的能让Alex Wong分分钟变成村头外出务工才回家的王铁柱啊。

讲真,我觉得这部剧在同期能拥有脱颖而出的口碑,都是因为同档期的其他剧实在挺烂的。

美之为美,斯恶也。

所以烂剧的作用是就是突出正常剧吧。


不讲主角,我想先讲讲配角设置。

我不知道,那些所谓的流量剧里是为了制造戏剧冲突,还是编剧在真实世界里面没有朋友,惯常把主角的闺蜜塑造的很神经质,把聒噪当成活泼,把粗鲁当成率真,在无脑方面是女主角的平方,所有存在的意义就是全方位地突出女主角。

但我觉得朋友不是这样的。

一个有灵魂的人物不是这

...
显示全文

在朋友的安利下看了《遇见王沥川》,基本上推荐给我的朋友,都被高以翔苏得不要不要的。

但我现在还能保持理智,偶尔还吐槽一下王沥川的穿衣搭配真是给美特斯邦威和森马去了库存。

那种紫色菱格毛衣真的能让Alex Wong分分钟变成村头外出务工才回家的王铁柱啊。

讲真,我觉得这部剧在同期能拥有脱颖而出的口碑,都是因为同档期的其他剧实在挺烂的。

美之为美,斯恶也。

所以烂剧的作用是就是突出正常剧吧。


不讲主角,我想先讲讲配角设置。

我不知道,那些所谓的流量剧里是为了制造戏剧冲突,还是编剧在真实世界里面没有朋友,惯常把主角的闺蜜塑造的很神经质,把聒噪当成活泼,把粗鲁当成率真,在无脑方面是女主角的平方,所有存在的意义就是全方位地突出女主角。

但我觉得朋友不是这样的。

一个有灵魂的人物不是这么塑造的,没有人会心甘情愿地呆在另一个人的阴影里。

如果你总把别人当成配角,说明你也并不知道怎样合适地做主角。因为你可能永远地成为生活的主角,而在别人的主场上演的时候,你也要学会真诚地鼓掌。

彼此选择成为朋友,是一件交相辉映的事情。这说明你身上有我欣赏的地方,我身上有让你共鸣的地方,感情的建立可能最早起源于一起上下课、一起吃饭打水,但是要长久维系,必然是会发展到精神层面的相互交流,说的大一点,那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击节叫好。

但是很遗憾,我基本上都没有在国产剧中看到这样的女性友谊。

讲到《遇见王沥川》里面,刚开始我以为叶静文是国产剧里那种惯常制造矛盾,推进情节的反面人物。

直到小秋失恋以后,叶静文坐在操场上安慰她,人这种东西,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依靠、自己才是自己的希望的时候,对成年人来说爱情不是生命的全部,也不太可能是生命的全部。看到这里的时候,我才觉得有点意思。

所以你看,要让观众能坚持看完一部30集以上的电视剧,首先观众和编剧的价值观要一致。毕竟这年头,个个都在耍尽百宝,抓取用户的注意力。


真实的人类情感是一直流动变化的。

如果一个人物只表现一种性格,未免过于扁平。所以人物内心的成长,也是需要表现出来的。

看下来,我觉得编剧的功力表现在,即便是配角,依然让人觉得不俗。

我说的是张少华。

张少华其人,十五岁上清华建筑系,被王家老爷子看中,进了公司做高管。要是放在其他的剧里,应该也是妥妥的单篇拎出来来的霸道总裁了。

这里我又很想吐槽张少华的银灰色光泽的面料质地,像披了一层鱼鳞……

张少华让我觉得印象深刻的是得体。

他是公司的副总,头上有病娇的王沥川,还有傲娇的王霁川,想起来日子也不一定比贾府的平儿更好过,因为能屈能伸这个度很难把握。

什么叫做得体?

我的理解是凡事做得体面。

该韬光养晦的时候,就应该让领导出风头,比如王霁川去到温州接手清涟的项目,在欢迎会上,张少华说的一席话:做设计是快手,做饭是好手,总之无论是公司还是其他,都是一把手。

王霁川听了之后,那个舒服的小表情,简直受用极了。

所以身处职场,你可以不拍马屁,但是随时保留自己拍马屁的权利。

要知道,拍马屁做好了,也是件很有艺术感的事情。当然更重要的是磨练自身的能力。

说实话,现在的很多企业里面确实鱼龙混杂,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如何能搞定烂事,如何与烂人打交道,是很多初入职场的人最头疼的事情,避之唯恐不及,然而这可能也是必经之路的命门。

所以说啊,成年人的生活哪有容易二字。


貌似跑题了。

讲讲20集,泄密风波。

说实话,我不是很能理解,谢小秋在被对方搭讪,并且回到房间之后,发现自己的资料被人翻看过之后,没有马上上报这个场景,以至于以后十分被动的情景。

谢小秋的应对还是挺不卑不亢的,叶静文为了朋友的名誉还跟王霁川约架了。

你以为我们小人物的名誉就不是名誉了吗?

常常,小人物更加重视自己的名誉,因为除此之外,他们也没有其他的了。

叶静文这个配角设置很不错。从最早的刁蛮花痴到真诚善良,再到现在的热忱,这就是人物内心的成长。

或者说是一种反差,在单一负面性格后忽然凸显其他的正面性格,而让观众 觉得刷新了对于人物的认识,这是最常见的手段,俗称反差萌。


我觉得电视剧看到现在最大的bug就是,为什么王沥川爱上了小秋?

确实,小秋聪明倔强勇敢,是一个很惹人怜爱的女孩,可是这并不等于会被人爱上,不然,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单身的人?难道是因为他们都不聪明、倔强、勇敢?

一个人身上拥有美好的品质,和她因为某种特质而被爱是两码事。

像王沥川这种身体拥有某种缺陷,但是显得十分温和平静的人来说,其内心一定有不同程度的暗流汹涌,光有一腔孤勇,很容易在他那里温柔地触礁。

就像珍妮特说的,他的内心非常的丰富,但是我看不懂。

对于珍妮特的示好,他说over is over。

温和而又坚定。

也许,珍妮特的优点并不是王沥川会喜欢的,珍妮特强势、精明、果决,这些勃发甚至是过于强盛的生机,并不为王沥川所喜欢,因为具有侵略性?

感情之所以能存在的长久,是因为它是柔软的、包容的,坚韧的,而不是刚性的。

所以打动王沥川的,是小秋的率真,小秋的坚韧?

我也不知道,并不懂男性的心理,而且这个小说是女人写的。


另一个让我觉得有意思的配角是瑞内。

特别可爱。

叶静文接王霁川那集,两个人甫一见面,叶静文就摔了模型。

瑞内看到了,眉头一皱,第一反应是上前看模型是否还能补救。

看到叶静文和王霁川吵起来的的时候,还能心平气和地调停:我们坐了很久的飞机,心情自然并不美丽,而且这个模型我们花了两天两夜做的,所以看到坏了言语上就有些着急。转头又向王霁川说:既然模型坏了,那么我们回去重新做一个吧。

全程没有抱怨,情绪克制,要知道瑞内也是做了很久的飞机,两天两夜做了模型,心情应该也不太美丽的人。

然而他说出了那么一番话,平心而论,瑞内是一个非常有涵养的人。

易地而处,我可能完全做不到。


绅士风度是男人的通行证

在房间里谈论事情完毕,王沥川对小秋说你等我一下,于是回房间穿戴整齐,就为了跟小秋说一声再见;

看到落单的女士需要帮助,不管她是白发苍苍还是朱颜玉貌,都彬彬有礼的上前提供帮助;

第一次对想要帮助他的小秋说:“如果我没有提出请求,请不要帮助我”;

不愿意自己的身体成为大家的负担,每一次王霁川或者瑞内、珍妮特垂询他的身体情况,他都说没事。

所谓的绅士风度,并不是一种外在的仪式感。

事实上,故作姿态和自然而然的流露,是很容易区别出来的。

绅士和淑女都是要花费大量的心力和财力养出来的。

人性就是这样,在一个优越的环境里,就意味着你根本不需要面临很多挣扎考验,于是更容易进化成一个更好的人。

你完全不用思考,如果我家人快要饿死了,我现在去偷一个面包,她吃了就能多活几天,那我偷不偷?

居移气,养移体。

活得好的人,才会比较容易对他人展现善意。

如果能够养尊处优,谁不愿意做Alex Wong?当然了有的人即便是养尊处优,也成不了王沥川。

从优生学上,这是一个禀赋问题。

从统计学上,这是一个概率问题。


我想,王沥川的心里一定是有自弃夹杂着自我厌恶。

所以他把药片洒了一地,

所以他不在房间里放上穿衣镜,

所以他看到小秋和萧观他们游泳欢笑的时候,那么黯然,

他厌倦吃药厌倦医院,最终的,他厌倦自己。

有时候会想,王沥川这么追求完美的人,他有没有想过选择安乐死呢?

可能是想过的,可是他还有他的建筑他的设计他的兄长他的爷爷他的好友,

就算没有遇上小秋,他也是一个拥有丰富内心的人,

所以即便他想过,也不会实行。

也许吧,这个世界就像一个百无聊赖的饭局一样,转了一圈觉得没劲,可也还没有到离席的时候,那就再留一会儿。

其实很久没有把“幸福”作为标签来注释自己的心情,反而在心里跟自己说的最多的是“再忍耐一会吧,很快就会过去的”。


之前有部电影挺火的,叫《Me Before You》,同样是身体有缺陷的英俊富二代,爱上了平凡姑娘的故事。龙妈演的,男主角帅得满室生辉。

男主角出车祸双腿截肢,尝试过自杀,被救了下来。心情一直抑郁。

他的妈妈为他找了一个女看护,就是女主角。

他们相爱了,其中有个场景。

舞会上,觥筹交错。

男主角坐在轮椅上,带着盛装美艳的女主角在舞会中心,流畅地滑行。

女主角笑颜如花。

男主角怜爱地看着她。


看到有人讲高以翔的眼神表现力特别好的,我并不完全赞同。

首先,在和小秋一起,表现深情、牵挂、用漫不经心掩盖在乎、焦急,这些高以翔都完成得很好,基本上这是偶像剧男主角的基本功吧。

但是在和王霁川的互动上,就表现得很平,比如有一场是王沥川台球打输给萧观,点了饭在房间吃,逗他哥哥说让你吃一口的时候,如果加上更多的小动作,体现王沥川的亲昵、孩子气和在亲人面前的轻松感,那肯定更吸粉的,这里高以翔的完成度就不高。

大家其实可以看看《生死线》里张译演的何莫修,简直激萌。

所以我觉得,高以翔在能大体的感情线上,都表达到了,但是在更加细微的心情上,完成度并不是特别高。

个人意见而已哈。


我记得史铁生《务虚笔记》里面有句话,很适合小秋对于王沥川的心情:

对你来说,我与许许多多的那些男人的区别是什么?

——看见他们就想起你,看见你就忘记了他们。

萧观说,小秋看到王沥川时候的表情神态都是不一样的,就好像强光打在钻石上。

小秋的难得之处在哪里?

大概就是自始至终的自强自立吧。

之前看过点很火的《继承者们》,主角名字我记不清,记得有一场戏是李敏镐把朴信惠到回家了。

半夜朴信惠饿了,出来找食吃,被李敏镐撞见。

不告自取,本来就很不礼貌了,

偏偏朴信惠还很呛声地就拿了钱出来,说这个东西我买了。

可能编剧想要表现女主角的自尊和骨气,但是我只看到了另一种形式上的小家子气。

如果你没钱又要骨气,那么请做好露宿街头的准备,所谓的骨气是要付出代价的。

如果你接受了别人的帮助,请回馈这种珍贵的善意,不要用趾高气昂来凸显自己的尊严。

喝了瓶水,你掏钱,那么你住了人家的豪华别墅怎么不付钱?你做人家的豪华敞篷车,怎么不付钱?

用这种抓小放大的方式来表现自己自尊心,这种鸡贼的傲气真是让人看不上眼。

小秋说,王沥川不告而别以后,副产品是她的专业成绩变成全年级第一,被保研了。

重逢之后,小秋对王沥川说:我谢小秋,在这个区在我这个年龄段是最好的英语翻译,你以为我要靠你吃饭吗?

真希望每个姑娘都可以说出这么掷地作金石声的话。

很多年前,易卜生写了《玩偶之家》,那个觉醒了的娜拉决然而去;

其后,鲁迅写了《论娜拉出走之后》,分析那个时候娜拉的两个结局:一是回来继续做男人的附庸,二是在外面堕落沉沦。

也许发展到今天,在众多前辈的坚信推动之下,女性有了第三条路可走:以专业素养为自己背书,依靠自己的力量脚踏实地地站立着。

这条路从来不好走。

但是任何值得去的地方,就没有捷径可言。

不要心存幻想,一切依靠自己。


王霁川和王沥川怀疑丽莎看上他们的色相那里,简直太搞笑的。

这种误会也只有那些长得好看的人才会有,

像我这种长得不好看的,才不会有这种烦恼。。。哈哈

所谓言情剧吧,不光光是言语爱情,还有包括这亲情、友情,甚至浓度没有那么强烈的,擦肩而过的悸动,萍水相逢的好感,不安、焦虑、渴望、失落的并存。

我常常觉得,人性有时候像伦勃朗的蚀刻画一样,把镜头角度对准那些光鲜一面,让更多混沌隐藏在无尽黑暗里。

招魂与正面战场

萧观其实比任何人都勇敢。 他看到小秋失魂落魄得想王沥川的时候,建议小秋你他们回忆最多的地方招魂; 他看到小秋为王沥川辗转反侧的时候,帮小秋买了去苏黎世的机票,鼓励小秋去直面王沥川,正面作战,不要在后面打游击

他对着小秋一次又一次的剖白心迹, 简直是怀着一腔孤勇。

每一次,萧观都选择了直面。 所以萧观你从来不是一枚在地上可以随便捡起来的硬币。 你是童话故事里那个忠贞守护的小锡兵。

江边的艾玛

萧观黯然的时候,喜欢去江边。 你有没有发现,剧里萧观两次去江边,身边伴随的都是艾玛。 难道这就是后现代男友的待遇?

艾玛知道萧观父亲的忌日, 艾玛觉得萧观是自己最亲密的人, 在小秋面前,萧观是积极的活力的开朗的 在艾玛面前,萧观有阴郁有黯然有愤怒。

所以感情是有很多形态的,在小秋那里是勇敢坚定,在王沥川那里是克制隐忍,在萧观那里是无言守护,在艾玛那里是她坦率地回避了自己的心。


网上查了一下,说还有第二部,我觉得还是不要了吧。 我们这都需要move on 。 结局只是一道幻影。

过好自己真实的人生,善待自己,别忘了日日是好日。

3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遇见王沥川的更多剧评

推荐遇见王沥川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