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皮鼓 铁皮鼓 8.3分

时间和世界,不允许你不长大

鱼汤泡饭
2018-05-10 17:54:2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2018.5.10于逸夫

写在前面:昨晚看到了一点终于看完了这部电影。

母亲和父亲、舅舅

母亲受到父亲的照顾和庇护,得以安心做一个杂货店女老板。

母亲同时也从来不曾割断和舅舅的情感交流和性关系。似乎优雅的舅舅才可以满足爱唱歌弹琴的母亲的情感慰藉,同时也可以满足母亲的性需求。但是他无法提供给母亲的是一个合法合理的婚姻关系,一个稳定富足的生活。

所以母亲和父亲、舅舅长期,心照不宣地,保持着这种以母亲为焦点的三角关系。

这种关系无疑是病态的。其中的人们也因其而痛苦。但是这也是人在规则和欲望下折中而又不甘的选择。

影片中有多处描写了母亲和舅舅的性行为场面,包括家庭聚会的圆桌下,父母的床上,街边的小旅馆里。似乎只要这两个人在一起,就充斥着遮掩不住的强烈的性欲望。

为什么会这样呢?

战前生活的压抑,婚姻生活的压抑,侏儒病童的压抑,真实情感的压抑......让她以性爱来作为自己释压的途径。

但这种性爱带来的一时的快感和脱离,是无法使她真正逃离现实生活的残酷的。而且甚至,将这种情况愈变愈糟,她也愈来愈绝望。最终用连续三周多的吞鱼行为(超现实色彩)终结了自己的生命。

这是一个典型的,受心理和社会规训至死的人。

信仰

那么在这些人纷纷绝望,纷纷灭亡的过程中,宗教起到了怎样一种作用呢?

宗教是母亲和舅舅交欢时床头高悬的一幅画;

宗教是母亲扑倒在床上痛哭时床头的圣母,但也是下一刻母亲和舅舅发生性关系时床头的圣母;

宗教是毫无怜悯的大腹便便的神父,他打了小奥斯卡一巴掌;

宗教是毫无回应、不愿意敲鼓的小天使雕塑;

宗教是只能让濒临绝望的人们继续无希望的祈祷;

宗教是无法拯救被枪杀的无辜修女;

宗教是圈出一群人而划去一群人......

在这部电影中,神圣的宗教被解构了。

那么,再来看影片中群众们对纳粹党的追信。

自由的艺术,无论与哪一种信仰,都是冲突矛盾的。

在剧中,为纳粹集结的人群,在听到音乐声后,开始情不自禁地拥抱跳舞;

贝多芬的照片或者一时会被替代,而它终究还会回到应有的位置......

与其寻求宗教的援手,不如在自由的艺术中寻找自我心灵的解放。

小奥斯卡

法斯宾德的童年并不幸福,他曾表示自己并没有童年。

影片中小奥斯卡一开始就不愿意从母亲肚子里出来,他因为母亲一个铁皮鼓的承诺长到了三岁。

而在他三岁那年,他就饱尝了“大人们的世界”,想象着自己的未来,决定永远留在三岁。

拒绝长大,也就是试图拒绝接受成人世界的规则和规训。

但是时间和世界并不会放过他。

小奥斯卡在他三岁的身体中,依旧经历了人生的种种。

生与死,爱情、亲情、友情,得意尽欢与失意落魄——无一避免。

当他意识到这一点时,他又重新开始生长了。

小奥斯卡对于铁皮鼓的执念也是可以从这里得到解释的。

铁皮鼓在一开始是作为吸引奥斯卡长大到三岁的物品;在他停止生长后,铁皮鼓成为他标志、强调自己孩童身份的物件;在父亲的葬礼上,小奥斯卡把铁皮鼓扔进坟墓,也将他的长不大的三岁永远扔进坟墓。

也可以从另一方面来看铁皮鼓和小奥斯卡的尖叫。

恼人的鼓声,和尖锐的尖叫声,都是小奥斯卡为了表示抗议的方法——对于成人世界的强权、规矩、规训的反抗和击破。

影片中有很多非现实的元素和具有丰富隐喻内涵的细节。

比如祖母的四层裙子,泛滥的性交,小奥斯卡的停止长大和重新开始长大,舅舅死前手里的扑克牌等等——像一则浓墨重彩的成人童话。


在结尾处,祖母回到了她的土地上烤土豆,小继母带着小奥斯卡和弟弟踏上了迷茫的前途。

属于土地的永远属于土地,不属于土地的终要投入滚滚洪流。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铁皮鼓的更多影评

推荐铁皮鼓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