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分手吧——记真儿和俊熙的爱情与人生之路

xiaowancha
2018-05-10 看过

我在剧集过半的时候写过一篇剧评,认为这部剧是关于两个人成长的故事,(当然,周遭每个人都获得了成长,这个不是讨论重点),展示了这段爱情给两个人带来的影响。现在剧集已过大半,在这里再来讨论一下他们的这段爱情,但把重点放在俊熙身上,因为我认为俊熙的成长才是后半部的核心主题,只有俊熙也能成长才能更彰显真儿在前半段的成长的价值,否则,两者皆空。

真儿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呢?让我们通过三个维度来观察一下,也就是家庭,职场,爱情三块场域,客观公正的评价她的表现。

真儿的家庭关系,很完整,很平衡,父母姐弟的组合在我看来是完美配置。虽不是富贵之家,但也是殷实之家,父亲关心她但话不多,弟弟关心她却老是挤兑她,母亲关心她却总是叨叨个不停,一个典型的中产阶级之家,这就是寻常百姓家,与你我的家庭没有什么大的差异。在这样的家庭里,她一定不快乐,但并非不幸福,这是一个看似和睦却隐患深埋的家庭。

真儿的职场关系,先不说性骚扰,其他的事情处理的都很好,上级欣赏她,平级嫉妒她,下级尊重她,工作能力非常强,各种棘手的困难最终都能解决,甚至她的同事都对她产生了一种依赖感。而性骚扰事件,是她个人能解决的吗。就像现在所谓的ME TOO事件,这样的问题必然已经存在很多年了,为什么现在才被爆出来呢。就是因为这种现象,都是很深层的社会性问题,如果不能形成一种社会氛围和运动,没有几个人敢于挺身而出的,即便是现在这种状况,也会有人选择不站出来,因为每个人面对的困境是不一样的,心里的压力和恐惧是不同的,如果只是高高在上,对别人进行道德指责,那这样的人既肤浅又虚伪。而这样的事件要想正面而积极的解决,需要高度的智慧,才能体现这件事本身的意义,要不然就会沦为人身攻击甚至人身毁灭的可怕的报复手段,如果是这样,那所谓的ME TOO事件也就走向了反面,正面意义会大打折扣。

真儿的爱情关系,争议很多,正反观点交锋激烈,这里不做赘述。但我们要探究其根源,也才能明白俊熙的爱对她而言到底有何种价值。

真儿性格当中最大的弱点,就是她的圆满主义。她的社会人格中顺从的部分越来越占据主导地位,而反抗的部分越来越退居其次甚至被淹没。(普罗大众其实都是如此)。她做事情希望面面俱到,皆大欢喜,希望每个人都能满意,可实际上总有些人不会满意。她对性骚扰的一再忍让,对前男友的一再迁就,对母亲的一再服从,即便是在自我已经觉醒的情况下,依然为了避免家庭纷争,违心地跑去相亲,都是如此。

为什么她会认为凡事皆可圆满呢,正是源于她的家庭看起来还是非常和睦的,每个人都过得不错,各得其位,各自满足,所以她才会认为自己可以做到让人人都满意。而这里的关键是什么呢?就是真儿并没有意识到,这些所谓的圆满最大的牺牲品其实就是她自己。她的积极自我已经丢失了,而消极自我却成了她的面目,她的社会人格的天平已经严重倾斜到快要坍塌了。

当她因为一再失败的爱情感到沮丧甚至绝望之时,这个看似和睦的家庭无法拯救她,相反会让她倍感压力,而职场生活也无法拯救她,因为职场的理性,规则,约束只会让她更感疲惫,要是按照以前的套路再谈一次恋爱呢,那对她无异于自杀。她唯一的解脱之路,就是要用被社会规则遮蔽很久的积极自我去面对适时而来的俊熙的爱,让这个积极自我重新回到自己的人生中来,让人生的天平重新取得平衡,否则,还是让消极自我主导自己的人生,如此下去,她就会变成她母亲那样的人格,绝对的现实主义,那会是非常悲哀的事情(她母亲只是社会的传声筒罢了,所谓可恨之人必有可悲之处吧,应该给予同情的理解)。

所以,俊熙的爱对她意味着什么,再清楚不过了。那就是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当迷雾遍布,心如死灰之时遇到的一盏明灯,既给了她温暖,又给了她方向,让她知道自己的人生还是值得走下去的,因为有一个人愿意毫无保留的陪她一起走下去,所以,真儿才说,我只看到了俊熙,我只看得见俊熙。于绝望处看见希望,才能彰显他们爱情的意义。

那么,俊熙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同样,我们还是通过家庭,职场,爱情三个维度对他进行一番考量,希望能得出一个客观公允的判断。

俊熙的家庭关系,一个支离破碎之家,父走母亡,姐弟相依为命,其中的坎坷磨难不用多说,大家也能体会得到。庆善过于理性,理性的让人心疼,以致于自己的人生都被耽误了。俊熙过于感性,感性到以为只要有对真儿的全身心的爱就可以在世间存活下去。

俊熙的职场关系,公司的技术骨干,和同事的关系比较融洽,但也仅限于此,拒绝公司出差任务,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俊熙的爱情关系,也许并没有谈过什么恋爱,真儿就一直是他爱慕的对象,只不过因为种种原因他并没有明确地对真儿表达过爱意,以至于到今天他能获得真儿的爱时,才会爱的既深沉,浓烈,又单纯,可爱。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不难理解,因为父亲的花心出轨对家庭和母亲造成的伤害,让他既怨恨父亲,又渴望母爱,而庆善又得挣钱养家,忙于生计,无暇多顾,而真儿对姐弟俩的帮助和关爱,不仅让真儿和庆善成了闺蜜,也让真儿同时满足了俊熙对于母爱和异性之爱的双重渴望。(所有女性天生就是伟大的母亲,而男性却是亟待成长的孩子,这大概就是自然规律使然,因为生命的孕育来自于女性而不是男性)。这种感情对俊熙人格的塑造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俊熙对真儿的爱一半是健康的,一半是不健康的。健康的部分就是正常的男欢女爱,不健康的部分恰恰来自于这个心理创伤,俊熙把真儿的爱当做了治疗心理阴影的情感替代品,是非常不健康的,迟早会出问题。他有时候对真儿的那种近乎偏执的保护,就是来源于此,他不要像父亲那样伤害自己所爱的人,他要保护自己的爱人,可是最终他又会伤害自己的爱人。

那么,俊熙现在最大的问题在哪里呢?就是他的拒绝成长。我想大家看到俊熙拒绝公司出差任务的时候,一定觉得很搞笑,很不可思议,这绝对不是一个成年职场人士会做出的举动,只有小孩才会如此的任性妄为,因为孩子不懂社会法则,他还是前社会的。俊熙和真儿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此,真儿已经具备了完整的社会人格,所以她才能用消极自我把家庭和职场关系处理的相对圆满,但爱情生活又一团糟糕,因为真正的爱情是不能用消极自我去面对的,消极自我意味着各种算计,各种妥协,各种无奈,是对现实困境的一种无力的抗争。而真儿和俊熙的恋爱之所以能让大家如此动心,如此羡慕,就是因为他们都是用积极自我去面对,是真诚的,毫无保留的,不带任何算计的成分,是爱情本该有的样子。所以,人生就是要让积极自我和消极自我达到一定的平衡,既能在各种复杂关系中游刃有余,又能保有一定的纯真自我,既不能因为过度消极变得麻木不仁,又不能因为过度积极变得幼稚无知,否则如果比例严重失衡,就会坠入失序的危险。

俊熙现在的问题在于他的社会人格是不完整的,残缺不全的。一方面,和真儿的恋爱让人觉得无比的动容,另一方面,他面对真儿母亲时的严重的自卑感,对工作的随意性,都指向了一个根本问题,那就是爱情是不是只要有幸福感就够了呢。

一段爱情要想获得持续的可能,最重要的两个条件就是幸福感和安全感。幸福感是必要条件,安全感是充分条件,两者缺一不可。两个人的浓情蜜意可以带来幸福感,但没有家庭的支持,没有事业的成功,没有坚实的物质基础,当现实的大山压过来,这样的幸福感又能坚持多久呢。有爱没钱的日子迟早要被拖死,有钱没爱的日子迟早要被憋死。真儿早就意识到了这点,在前面就跟琴代理有过对话,真儿说,幸福是幸福,但幸福到害怕。但俊熙到现在还没清醒过来,可见他的心智有多不成熟。

所以,真儿做的所有努力都是为了建立这种安全感。以顺从而怀柔的方式面对母亲,违心地参加相亲,避免原本和睦的家庭关系走向奔溃,这是退一步。而进一步体现在哪里呢?就体现在处理俊熙和父亲的关系上。

真儿非常敏锐的意识到要想让俊熙能够成长,就得从俊熙最大的心里障碍入手,也就是他和父亲之间的心结,这可以说是俊熙人格结构中最核心的缺陷,也是真儿和俊熙现实的矛盾和困境中最核心的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其他所有问题都不可能解决,这是打开他们俩现实牢笼的关键钥匙,只有俊熙突破了这道心理难关,他的自我人格才能真正建立起来,成熟起来,他才能自信地面对真儿的母亲,才能认真地面对自己的工作,也才能从容地面对真儿的感情(而不是总是担心失去真儿)。

但阴差阳错之下(这个是编剧的锅,但也许导演的本意就是如此),真儿的种种努力却把事态推到了更复杂的境地,父亲和弟弟的反对,庆善的怀疑,以至于俊熙也不能再坚守他们的爱了,真儿就像一个古典悲剧英雄一样孤独而坚韧地前行,这到底是女性的悲哀之处呢还是伟大之处呢,答案也许只能在风中飘荡了。

他们俩现在的处境,我以想象的画面代答,真儿孤独而坚韧地处在风暴中心,任凭风吹雨打,风暴中有着大怪兽和小怪兽,大怪兽是绝对现实主义的真儿母亲,绝对理想主义的俊熙父亲,和介于两者之间的庆善姐姐,然后各种小怪兽在旁边煽风点火。而俊熙就像个小天使一样躲在云端之上对着真儿喊,姐姐,快到我这里来,这里又美又安全,真儿无力地回答道,你为什么不能到我这里来呢,我们不是真爱吗,不是应该共同面对这些怪兽吗,俊熙答道,不行啊,姐姐,我害怕,真儿回道,别害怕,有姐姐在,会保护你的,我们共同努力战胜这些怪兽不好吗,俊熙又答道,不行啊,我还是害怕。于是乎,真儿姐姐忍无可忍地答道,好吧,既然如此,我就把你拉下来(分手),让你体验一下真正的恐惧是什么,要不然你就是长不大啊。人的成长始于内心的恐惧,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为什么说真儿和俊熙分手能让俊熙获得成长呢?因为俊熙最恐惧的事情就是失去真儿,而这种恐惧的根源正是跟父亲的花心出轨对家庭尤其是母亲的伤害有关。其实,以旁观者而言,俊熙父亲实际上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应该是个爱情至上主义者,自由洒脱,不受陈规陋习的束缚,颇具艺术家气质,但对家庭而言,确实很难是个好丈夫和好父亲。但俊熙的问题在于,他越是拒绝父亲,越是埋怨父亲,就越不可能走出父亲的阴影。越是不想像父亲伤害母亲一样而伤害真儿就越可能伤害到真儿,越是逃避越可能重走一遍父亲曾经走过的深渊。这种血缘至亲之间的高度遗传性有时候神秘的让人难以解释,俊熙和父亲本质上是同一类人。俊熙现在需要的恰恰是要补全自己的消极自我,这意味着妥协,和解,只有俊熙和父亲能够达成和解,他才能摆脱阴影,轻装上路,才能活出自信和自我。

所以说用正面的方法不能让俊熙清醒过来,那只能用反面的方法让他惊醒过来。分手是必然选择,分手不代表真儿不爱俊熙,而是因为她太爱俊熙了(他们俩都是彼此生命中的唯一,不敢想象,如果失去彼此,他们要如何度过余生)。当他有可能失去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时,他才可能迈出成长的第一步,去挑战内心的恐惧,让那头在内心中上蹿下跳的野兽退至暗处,让真儿姐姐的爱填满自己的整个心房,俊熙才能获得新生,催生出新的自我。只有这样,他才能更自信地面对真儿的家庭,更认真地处理职场关系,也才能更从容地面对真儿的爱。而真儿和俊熙的人格结构才能互相对等达至平衡,这样两个人才能成为彼此最坚强的依靠,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大风大浪,都能共同面对。

那么,真儿和俊熙的爱情最终的结果会如何呢?是经过重重考验修成正果,还是就此错过,各自成为彼此生命中最美好的回忆呢。答案其实已并不重要,因为我们都已从他们的爱情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人生答案。

不管你从剧中收获了什么,感悟了什么,在观剧的旅程即将结束之际,还是让我们且看且珍惜吧。

补充一些新的分析和看法

当初到中国出差三个月的公司任务,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转折点,如果俊熙接受了,无论对他的自我成长还是对真儿和俊熙的爱情成熟都会起到关键的推动作用,能让他们的爱情之路真正的具有现实的可能性,但俊熙陷在热恋的漩涡中无法自拔,错此良机,所以,后面还要靠逃避美国来解决问题,没有经历应有的成长,真是让人惋惜。导演和编剧毕竟还是有一些因历史原因形成的根深蒂固的想法(我不是说成见啊),按照现在剧中的发展逻辑,他们最终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就算导演让他们走到了一起,那也只能是一种象征性的解决。

俊熙的情感结构有一个深刻的矛盾之处,就是表面上看是西方式的个人主义,骨子里依然是东方式的集体主义。这就让他的行为模式过于重情而轻理,感性有余而理性不足,让他对真儿极其深情,这种深情有时候会变成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蕴藏着一定的风险,处置不当就会酿成大错,把自己逼入绝境。而真儿的情感结构又十分的理性,这是她长年累月在处理家庭关系和职场关系中形成的生存之道,所以,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境,考验,挫折,她都不大会失控,最终都能找到自己的解决方法,这是需要高度理性和智慧的。俊熙的人生只有因为真儿的存在才能安定下来,真儿的人生也只有因为俊熙的存在才能鲜活起来。俊熙是炽热之火,真儿是温柔之水,两个人的情感结构恰成对照,恰为互补,这也是他们能走进彼此人生的重要原因。

他们的爱情之路至此,呈现出的不是越来越清晰明了,而是越来越晦暗不明,不是越来越冷静沉着,而是越来越躁动不安,犹如爱情之舟在人生的汪洋大海中迷失了方向。所以,他们需要审视的距离,而这个距离既不是两个人的心理距离,也不是两个人的地理距离,而只能是时间的距离,时间才是最终的裁定者。只有时间才能让他们冷静下来对这段爱情进行清晰而精确的梳理,才能为未来留有余地,要不然还是按照这个节奏发展,那就不是爱情之路了,就变成毁灭之路了。

个人愚见(不要怼我),真儿和俊熙最终不是能不能走到一起,而是不应该走到一起,这样才能在更高的层次上彰显他们这段爱情的意义。他们的这段爱情最重要的意义就在于为他们彼此锻造出了一个全新的自我,而这样的锻造在人的一生中可能也就这么一两次,是极为重要,极为关键的。只有让他们走出彼此,以全新的自我去面对世界和今后的人生,这种转变带来的魔力和威力才能释放的更充分更完整,如果还是囿于彼此,不是不可以,但格局还是小了一些。

还是让我们以平静的心情迎接真儿和俊熙之爱的最终的审判时刻吧,这对爱人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最终不管是劳燕分飞,还是比翼双飞,他们都为我们带来了打动人心的爱情故事。

其实,我早就已经出坑了(剧集过半的时候),本来发在讨论区的楼都删掉了,也不想留下过多的文字,不过觉得大家都还挺理性的,就多写一段吧,关于俊熙的,也不一定对,就当探讨吧。不过写得有点长了,没有耐心读完就请飘过吧。

再声明一下,两位演员我都欣赏,塑造的角色都喜欢,不存在厚此薄彼,我只希望能客观公正的理解他们,理解他们的困境,才能感受他们的无奈和悲伤。

言归正传,俊熙当然有着很多的优点,这是毋庸置疑的,一个能让真儿原本已经死寂的人生重新焕发了光彩的男人,怎么可能一无是处呢。但是,与其一味称道他的优点,不如深入地理解他的挣扎和困境,这才是对一个人真正的尊重,也才是对一个人真正的爱。

俊熙是个内在情感冲力非常强的人,这是他的矛盾之处。他在韩国出生成长学习参加工作,他的基础的性格结构是东方式的,十分的重情但又缺乏自我纾解的能力,另一面,他又向往西方式的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这能对冲掉他对复杂人际关系的不适应),而这一点恰恰是他那个对家庭不负责任的父亲带给他的,俊熙既怨恨父亲,但内心深处又对父亲的自由洒脱心向往之(谁能不向往呢),他在参加工作几年后选择外派美国,再正常不过了。但是,关键之处在于,俊熙选择继承父亲的自由洒脱,但又绝对不想重蹈父亲对家庭的不负责任,对母亲的一再伤害,他深情的一面就在这里。这是两代人在历史时空里的对话,他希望成为像父亲一样的人,但又不想成为像父亲一样的人,有继承有断裂有发展有更新,俊熙不可能一直选择西方式的无情弑父(永远隔阂),因为他重情,所以最终只能选择东方式的有情和解,而这一切需要一个重要的外推力,而这个力量非真儿莫属,即便不被理解,也要强行为之,有时候在生活之结无解的情况下,时间之神是不会停下匆匆脚步等你赶上的,与跟父亲的和解相比,被时间抛弃才是最可怕的。借外力推动,过程虽残酷,结果却往往是美好的,这样做可以打开俊熙实现自我潜能的一条可能的通道,如果还是带着怨恨,自我实现的大门不说被封死了也被收窄了,所以,这种跨越虽然艰难,却是十分值得的(这里只是就真儿和俊熙而言啊,现实中什么样的方法都有,这和每个人的人格结构密切相关,没有绝对标准,只有合适标准)。

俊熙的困境之源就是在此。很多人对俊熙投入了太多的感情,认为他是个成熟,稳重,包容的完美男人。表面上看好像是,可内在里真的如此吗?就拿被大家津津乐道的俊熙在派出所的表现论证一下吧。在事情的来龙去脉还不甚清楚的情况下,俊熙第一次对渣男的怒不可遏,愤怒相向,是很自然的,是原始冲动,被拉到外面又回到室内第二次对真儿的深情拥抱,看起来是很成熟的举动,很包容的行为,但在我看来是一种极度压抑,是对真儿的一种本能的保护冲动,他在拥抱住真儿的情况下,又跟了一个抱得更紧的动作,这与其说是冷静成熟的行为,不如说是一种生怕瞬间失去真儿的深层恐惧,而恐惧的原因就是在外面瞬间在脑海中闪过的有关家庭的痛苦的记忆,而这个渣男在这里似乎成了那个被怨恨的父亲投射的魅影,俊熙由愤怒到深情的这种戏剧性转变是把内在冲突的情绪压抑了下去,是恐惧压抑了愤怒转变为了深情,而他之所以能做到这点,就是因为真儿站在他的面前,而他担心失去眼前这个深爱之人。

俊熙表面看似成熟包容,但内在的情感冲突非常激烈,处置不当会酿成大错,逼自己入绝境。以致于到后面当外在环境的压力越来越大的情况下,他在不能也不敢确定真儿会跟他一起走的情况下,依然选择了赌命式的逃避美国,是一点都不令人意外的。当现实的火山无情喷发的时候,俊熙难于忍受,不敢直视,只能一走了之,真儿无法逃离,只有纵身一跃,凤凰涅槃。俊熙是单纯而真挚的,有着赤子般的心灵,但他没有在浑浊不堪的泥泞环境中发现一线生机觅得一丝希望的能力(这恰恰是真儿具备的),远没有大家认为的那么强大,那么成熟,其实是个非常脆弱的男人,他的无处不在的魅力,是因为他爱上了一个值得他爱的人(不管这个人是不是真儿)才能绽放出来,而一旦失去这样的爱情,他又会回到漂泊不定的命运。

所以,我才会说俊熙是炽热之火,真儿是温柔之水。水既能灭掉火也能降温火,而火既能烤干水也能照亮水,真儿和俊熙的爱情正是显示了这种矛盾的两面性,幸福中蕴藏着危机,危机中又渗透着希望,循环往复,当这种张力在某个时刻达到极限之时,他们就会做出破釜沉舟式的人生抉择,俊熙远走他乡逃避美国,在大洋彼岸暗夜疗伤,真儿留下坚守独自面对,在生存之地浴火重生。他们的选择是无所谓对与错的,俊熙真正意义上的成长就是在美国的这三年,虽然成长的很艰难,不亚于真儿的成长难度,两个人都可以说是经历了地狱般的成长历程。但是,对于他们各自的人生而言,这种成长是非常有意义的。两个人无奈而决绝的分手,与其惋惜,不如珍惜,正是因为这个过程,让他们完成了人生中最艰难也是最重要的蜕变。真儿成长为了自信而独立的女人,俊熙成长为了强大而成熟的男人。他们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分道而行,不是为了未来重新汇合,而是要走自己的人生之路,只有他们坚定地走自己的路,他们才能最终完成蜕变和成长,至于未来能不能再相见,今生的缘分是不是要到来生再续,那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这不是导演和编剧的无能,而只是命运的无情,就算他们最终没有走到一起,他们也不应该抱怨这样的命运,就像俊熙父亲说的,两个人在以后的人生中还能偶然再遇到,还是开心相见吧。因为,我的人生中曾遇到了你,你的人生中曾遇到了我,就算没有修成正果,各自的人生也会因此变得与众不同,也才会有新的各自精彩。

52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3条

查看更多回应(13)

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的更多剧评

推荐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