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普拉斯》| 阿弥陀佛不如自求多福

四碗
2018-05-10 14:56:3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大佛普拉斯》这个名字的由来带着随意的戏谑感。导演黄信尧最初以短片《大佛》入围金马奖最佳短片,被当时担任评审的导演钟孟宏看中,于是便发展成了PLUS版,《大佛普拉斯》由此而来。《大佛普拉斯》同时也带来了加长版的势能,在2017年金马奖上一举拿下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新导演、最佳摄影、最佳原创电影音乐5座大奖,成为第54届台湾金马奖的一匹黑马。

戏谑归戏谑,琢磨起来却又别有一番味道。影片中的大佛高大宏伟,顶天立地,大有将人间百姓笼罩之感,从导演想要表达的主旨上看,大佛也许并不具备普度众生的宗教性质,但有“穹顶”的意味。在大佛的眼皮子底下,上层社会的纸醉金迷和底层人物的苟且偷生形成突兀的对比,将阶级碾压的社会现实直逼作一个“丧”字,丧到需要将一切归结为命似乎才能摁住观众心里燃烧的不甘,给双方一个台阶下。就像主题曲《有无》唱的“落土八字命”,死生贫富贵贱都怪不得谁。

《大佛普拉斯》以菜脯、肚财、释迦为代表的底层小人物与

...
显示全文

《大佛普拉斯》这个名字的由来带着随意的戏谑感。导演黄信尧最初以短片《大佛》入围金马奖最佳短片,被当时担任评审的导演钟孟宏看中,于是便发展成了PLUS版,《大佛普拉斯》由此而来。《大佛普拉斯》同时也带来了加长版的势能,在2017年金马奖上一举拿下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新导演、最佳摄影、最佳原创电影音乐5座大奖,成为第54届台湾金马奖的一匹黑马。

戏谑归戏谑,琢磨起来却又别有一番味道。影片中的大佛高大宏伟,顶天立地,大有将人间百姓笼罩之感,从导演想要表达的主旨上看,大佛也许并不具备普度众生的宗教性质,但有“穹顶”的意味。在大佛的眼皮子底下,上层社会的纸醉金迷和底层人物的苟且偷生形成突兀的对比,将阶级碾压的社会现实直逼作一个“丧”字,丧到需要将一切归结为命似乎才能摁住观众心里燃烧的不甘,给双方一个台阶下。就像主题曲《有无》唱的“落土八字命”,死生贫富贵贱都怪不得谁。

《大佛普拉斯》以菜脯、肚财、释迦为代表的底层小人物与黄启文为代表的上层阶级大人物的跨阶级对峙,将现实社会中必然存在的阶级差异的凄迷直观地表达了出来。在生活不顺意或者命运遭难时,人们常常会寄望于神佛,“举头三尺有神明”,人们拜天跪地虔诚敬畏,哪怕是至今,宗寺庙宇香火依然鼎盛。但《大佛普拉斯》却很冷静地朝着小人物们泼了一波冷水,在权欲主宰社会的时代,小人物们与其阿弥陀佛不如自求多福。丧,真的丧到了极致。

应该感谢导演黄信尧的仁慈,用幽默的旁白缓释了小人物的生存窘境与悲哀,为菜脯和肚财单薄卑微的生活注入了乐趣,教人看了至少能萌生一种“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快乐”感觉,至少看起来不那么苦楚,还能为平凡生活里的微小幸福鼓掌。

影片的第一个“丧点”,是小人物的孤独感。他们的朋友是一个手指头就能数得完的。菜脯被困在佛像工厂作门卫,和80岁的老母亲残喘地活着,唯一的朋友是肚财。流浪汉释迦每天骑着车满世界“逛一逛”,到头来唯一的朋友也只有肚财。

在上流社会混得开的人大多有通天的本领。在小人物的圈子里,比较混得开的肚财,也只是个捡破烂的而已。生活粗糙的肚财懂得为自己开辟一个温柔的角落,他喜欢夹娃娃。他朝着镜头理直气壮地辩驳“因为夹娃娃很治愈啊”。生活大概太苦了,所以菜脯最后才会在肚财的屋子里看到摆满了各式各样粉色娃娃的房间。

除了夹娃娃,肚财的另一个消遣便是捡一些便利店处理掉的过期食品到菜脯那儿,自信地表现得像个“大人物”,支使着菜脯干一些“坏事”,比如偷看佛像工厂老板黄启文的行车记录。

彩色的行车记录影像暴露了影片的第二个“丧点”,那就是上流社会与底层阶级悬殊的生活差距。在《大佛普拉斯》中,小人物的画面是黑白的,只有行车记录仪里的生活才是彩色的。

从行车记录仪里,我们看到佛像工厂的老板车上络绎不绝的女人比衣服换得更勤快。这里头有擅长交际与性的熟女,也有为了出国留学出卖身体的学生妹。以黄启文为代表的上流社会有自己的莺歌燕舞,以肚财、菜脯为代表的底层人物也有自己寻欢作乐的方式。那就是,将风流老板贡献的精彩片段用看A片的激爽来慰藉孤独和寂寞。他们在车上的对话和娇喘越是淫荡,就越是透露出浓浓的丧的意味。

但是,肚财和菜脯并不需要观众投之以“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眼光,他们对这种差距和悬殊表现出本能的顺从,如同火车必定要走在轨道上一样自然。“对他们来讲,不论是出太阳还是下雨,都会有困难。因为光是生活里面,就有解决不完的困难。社会常常在讲要公平正义,但在他们的生活之中,应该是没有这四个字。毕竟光是要捧饭碗就没力了,那还有力气去讲那些有的没的。”他们甚至会以此调侃,来为生活寻乐。“人家有钱出来社会走跳,是三分靠作弊,七分靠背景。你后面有什么?”“凤梨、香蕉、芭乐。”

行车记录仪缓解了两人的寂寞,也泄露了黄启文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肚财、菜脯渐渐能通过声音辨别出行车记录仪里的人。黄启文的旧日女友因为不甘自己的青春全部花费在黄启文身上,最终却一无所获,起了勒索之心。黄启文为了拒绝敲诈则起了杀心,在大佛面前将其杀害,并暴露了自己是同性恋,以及秃顶等事实,事后又将尸体藏于大佛之内。

菜脯和肚财通过行车记录仪知道了全部的真相,而这并未逃过黄启文的眼睛。不久,从不喝酒的肚财因酗酒死于意外。黄启文作为涉案人被关押,又很快被放了出来。担保黄启文出狱的说了句话,成为了影片中的第三个“丧点”:“我跟你说,你如果像这样在社会上打滚,你坟墓上的草已经长这么高了!你有分寸一点,要搞清楚社会规则!干你娘勒!”

社会规则是没钱没势的人如蝼蚁命似草芥,是物欲至上乃至可以出卖自己用来交换。社会规则是上流社会的天堂,是底层小人物的炼狱。他们要庆幸死亡,“我想他应该是慢慢理解肚财现在死了并没什么不好。起码在他死的时候,在地上还能画出一个人形。向他这种孤独的流浪儿,应该是死了很久之后才会被人发现。那个时候尸体都烂光了,只能勉强在地上画出尸水的圆形。”

小人物到死都在考虑怎么活得有个人形,而上层人物却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将人踩在脚下。“朋友讲感情,社会讲行情”,很显然,肚财、菜脯、释迦都没赶上行情,廉价地活着,廉价地死去。就连肚财最后的遗像都是从新闻视频里截图的。

有钱的人怕失去一切,没钱的人内心需要救济。这一切大佛都看在眼里,但是不发一语。从这个角度看,影片中大佛的存在充满了讽刺。但讽刺之外,我们不如去看他的悲悯。大佛像是以上帝的视角,在看着人间的善与恶,罪与罚,没有谁能真正躲得开命,小人物如是,大人物也如是。所以,影片的最后从大佛的身体里传来了敲击的声音,那或许是,不死的肉身在借着佛的神性叩问人性,没有谁可以真正主宰这个世界,大佛不能,底层小人物不能,金字塔顶端的人也不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