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逃过相爱,于是逃过孤寂

π
2018-05-1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写在最前面:四年前写的感受,一直存在日记里。整理出来,免得忘记。不保证理解和认同,更无力感动。愿喜欢这部电影的人会看到,有缘的人会愿意路过。距离初遇电影《刺猬的优雅》也已经过去三年了,还记得是一个人大年初一窝在家里看的。想要重新写点什么却是在这样一个下雨天。这样说出话来就如一位老妇人在回忆八岁的大幕布而不是八十岁的全家福,难免有故作深沉的嫌疑……但其实,我只是记性不好。但还记得十七岁的观感是一种所有咸泪水都如鲠在喉的难受,消散不去又倾吐不出,涨得我眼睛干痛。

不自觉打开电脑,耳朵里是满满的Jonnie Madden的曲子,我想要写点什么。“我必须写下来”我对自己讲着。最喜欢的“业务写手”扎西拉姆·多多曾说,逃过相爱于是逃过孤寂,逃过相遇于是逃过别离。是呀,此刻我想说。 这只是一篇分享,只关于一部电影。 浅薄的阅历不足支撑我去讨论电影技术方面的东西,我能说的只有感受。万种风情,皆生于心,易表于行。我行不中,且浅于字好了。 (一)死亡之芭珞玛和勒妮 芭珞玛说“重要的不是死亡,也不是几岁死亡,而是死亡的那一刻,你在做什么。”芭珞玛决定在12岁生日那天接受生命,也是整部电影里她一直在准备的一件事。在勒妮死去之后,她在家门口隔着带纱窗的玻璃门望着勒妮出事的地方,鼻子因为悲伤还是红肿的。“一下子就结束了,你再也见不到你爱的人了,你爱的人也再也见不到你了”, 她问,“勒妮,您在死亡的那一刻在做什么呢? 您在准备去爱一个人”。 芭珞玛在门房为勒妮录像,她说“说说你自己,我在听呢” 勒妮的神情有几分尴尬,似乎觉得自己并没什么好倾诉的,但还是向芭珞玛妥协。于是她开始说起自己,把15年的孤寂和27年的平庸云淡风轻地说出来,把自我的认识和不堪半玩笑半严肃地讲与她听。芭珞玛拿着录像机记录下那个听上去跟自己没有任何实际关系的故事,但是她在微笑——那是整部电影里她唯一的笑容。 终了,她说,我也要成为看门人…… (二)温情之格朗与勒妮 初次相遇,勒妮并不好气,她说“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她脱口而出的一句话,没想到他却接着说了下去“不幸的家庭却各有不同”她惊讶,他好奇。他们的故事,却还没开始。 他邀请她吃自己做的拉面,包容她的笨拙和尴尬。他对她说:“晚安,勒妮。非常感谢,我很高兴认识你。”我想,只有遇知己之人才会那般珍惜一场缘分吧,把所有相见当作一次恩赐,心怀感激,不计得失。我想,格朗的那份刚刚好的热情和礼貌的试探也是改变勒妮的原因。心之与你,可不说,不问,但彼此相知,足矣。 后来他们一起看一部老老的日本电影,只因那句彼此都知道的台词。 他生日,他们一起去格朗最爱去的那家料理店。出发前,他为她细心准备合适礼服,还特地附上一封真诚又朴实的信。 出发时,她对他说“她没认出我来” 他凝视着她的眼睛,认真而诚恳地说“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您”。也就是这一刻,一种缥缈又巨大的压抑催促着我要记录点什么。 她说,祝你生日快乐。 他说,勒妮,我想和你说件重要的事情——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回家的路上,他走在她左边,彼此保持恰到好处的距离。他的右手臂一点点摆动,却摆动几次都是同一个幅度。 看到这里,突地就想起塞格林说过的那句话“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可能就如格朗与勒妮,想拥抱却只能并肩走。 但好在,那个人是格朗。他体贴地靠近,她笨拙地远离。她是别人眼里的刺猬,而在他眼里,她是优雅的,即使她只是一个看门人。他不刻意表达诚恳,只是为她披上那条红色的围巾,为她绅士地伸出右手臂,在告别时亲吻她干活的长茧的手…...在她离开世界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只是远远看着,只有他走近她,脱下米黄色的外套为她盖上。他会如何怀念她呢?我无从知晓。

而如今再去审视自己写过的心历,就如同一个闯入无人之地的假面侦探,无趣地想要从混乱里翻出自己感受过的蛛丝马迹。但当时写到无从知晓就停止了,勒妮走了笔也停了,是遗憾。

关于,逃过相爱于是逃过孤寂。我并不想去论证它与这部电影的这场联系,毕竟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感悟。我只能把看到的想到的记下来,而非要说服任何。

最后,愿每一个你都活成自己的开阔,还有人爱你爱得偏颇。如同刺猬的优雅,优雅地拥抱彼此,用力也用心。

(如果有更多感悟再来补)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刺猬的优雅的更多影评

推荐刺猬的优雅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