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寸之爱 方寸之爱 7.0分

如果能直接嫁给房子,那该多好?

小鲜电影
2018-05-10 看过

多好?

前天大脑门自爆了之前的一段相亲经历,在同事和朋友之间引起了巨大的反响。

我的第一个相亲对象,他指着“饕餮”对我说“mào dié”?

有人说我作,有人说对方直男癌。

我都不置可否。

因为在这场利益输送关系中,我们对于“在一起”的目的就绝不单纯。

我看中对方有车有房,而对方则恰好缺一个老婆。

我那天没说的相亲后续,是这样的:

——对方指着一辆车问我,你知道这是什么牌子吗?我说我不知道。

——对方又指着一辆车问我,那你知道这个吗?我说我不知道。

——然后对方用怀疑的眼神看我,“我认识的女孩里对车的了解比我强多了。从男生开什么车就可以看出对方的经济状况,然后判断自己到底要不要跟进交流……”

我都有房了,我还需要努力吗?

对方清楚地知道“钱”跟“房”对于自身价值的加注,所以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将这种“优势”招摇过市,而完全不会担心在现如今的中国相亲市场他会被冷落。

所以,他的毕生梦想就是考进一家事业单位(或者让父母花钱进一家事业单位),然后每天打游戏。

一个在北京年薪20万的上班族,和一个没有薪水的北上广本地无业游民,在庞大的相亲市场里,真的说不准双方谁更受一筹。

海萍为了买房折腾了《蜗居》四十集,海藻为了帮海萍买房不惜傍上了有钱人;

童佳倩和刘易阳为爱裸婚,却在现实面前又不得把“房”跟“车”排上日常;

樊胜美一心一意找本地单身男,一整季都在思忖“房产证上不加名,要不要分手”的问题。

没有了“买房”这一刚需,多少现实主义题材的电视剧能直接折损在第一集?

而它们创作的根本诉求,是来源于比它们更夸张的狗血现实。

“要不要买房”“买房加谁的名字”“谁出钱买房”已经成为检验婚姻的第一道门槛。

为了爱情,这句话,我们到底有多少年没听见了?

《方寸之爱》

孟买一对小年轻的买房故事。

他们要面对的问题,不仅是孟买平均房价在4万5以上的逆天事实,还有印度严重的贫富差距、男女性别歧视等现实。

30年时间,孟买房价上涨了近600倍,但男女歧视的问题却依旧还在深入骨髓。

恐怖吗?

还有更恐怖的,是印度的平均工资。一个低收入阶层,每个月只可以领到几百卢比,换成人民币也就六七十块钱。

拥有月薪五万卢比(人民币4700)的男主角已经算是印度的中产阶级了。但他还得每天挤在父亲公司分配的宿舍里,抢不到厕所,没有自己的卧室。

只因为他的姓氏是恰图维迪,一个印度历史上从没拥有过房子的姓氏家族。

女主角更穷,单亲家庭出身的她寄住在亲戚的房子里,每天都“享受”着楼上送给她们的“落灰”服务。

她母亲最大心愿就是看着她嫁入豪门,摆脱现在的生活。但她最大的心愿却是“我想拥有一间小房子,跟对方平分所有的责任”

这个梦想有多大?相当于在印度谈男女平等一样。

男主角直接就回怼了她,“额,不可能的,在印度绝对是分配不均的……”。

就是基于这样的现实,两位年轻人开始了买房的需求。

五百万的房子,一个月5千块钱的工资,怎么买?

贷款买。

印度政府为了缓解大众的住房压力,推出了新型的买房计划,只要是年轻夫妻,就可以低价申请政府补贴的房子。

划重点,年轻夫妻。

于是,两个拥有共同志愿的年轻人因“房”凑在了一起。协议结婚,贷款买房,先把房子的名额抢占上,就算之后想退,也不能错失这个“拥有房子”的机会。

想离婚,容易啊,结婚登记处就在离婚登记处旁边。

想买房,不容易啊,错失了这次机会就可能一辈子回到农村,或者嫁给豪门,接受圈养了。

但是在协议进行的过程中,根据剧情需要两人当然以及必须得进行一段因戏生情。毕竟每天朝夕相处,因为共同的一件事而开心和沮丧。

况且两人都刚好处在自身的恋爱困境阶段。男主角与自己的女上司纠缠不清,担负着“小三”的名头,却连女上司的床都没有爬上去过。

女主角眼看就要在母亲的怂恿下嫁给贵族了,贵族不仅一心想拯救世界,还想让她辞职回家,全身心当“圈养”太太。

两个人心理都清楚得很,踏出去这一步就是海阔天空,犹豫一秒背后就是无底深渊……

最令人感怀的有一个镜头,女主角开心地欢脱在自己构想的新房子里。地上只是铅笔描出来的户型,旁边只是从家具城淘过来的二手家具。

但她的幸福溢于言表,她终于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了。

在电影中,双方父母因为他们的仓促结婚的理由感到荒唐:

——没有房子,你们就不结婚了吗?

——你们是为了房子还是因为爱情结婚?

我想说,如果是我,我真的不能坦坦荡荡地说一句,因为爱情。

家是什么?家是由住在里面的爱定义的。

爱是什么?爱是在绝对平等的前提下,抛开物质的前提,才能被纯粹提及的。

方寸之爱。在现代社会,爱只能用“平米”来购买,这绝不夸张。

这是孟买的故事。

但你能说这不熟悉吗?

《裸婚时代》、《蜗居》、《欢乐颂》、《我的前半生》……

几乎所有的现代剧都离不开“怎么用房搞定丈母娘?”“怎么离婚能多占一套房?”

去年韩国就出了一部丧剧《今生是第一次》。

以“30代未婚年轻人”为主题,讲述了买不起房的年轻世代们在实际生活中遭遇的故事。

只有房子玄关所有权的房奴南世熙,在受尽各种委屈后,跟一辈子都买不起房的露宿者尹智好相遇。

两人在一起入住同一间房子之后,逐渐开始产生爱情火花 。

可笑吗?但这绝对是大多数年轻人的终极想法。

《后来的我们》中林见清一边接受着家乡朋友的群嘲,一边没有退路地在北京奋斗,买了房才能娶小晓,他心里最清楚。

而方小晓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嫁给有房的本地人。

这就是现实。

最糟糕的状态是:当前方无路可走的时候,我们不愿意让朋友看到自己的狼狈,发现家人是世界上离你最远的人,而你下定决心为了梦想奋斗却惨遭现实打脸……知道要独自走过黑暗的人生隧道,却没想到这条路这么黑!

在2018年,最美的情话不是“我爱你”,而是“我能给你北京的一套房。”

婚姻和房子这么多年还在相互缠绕,“爱”就能撇清关系吗?

我相信世间绝对有至纯至净的爱情可以期待。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每个人都要被“生活”所累,被“房价”、“房子”所累。

裸婚下的童佳倩和刘易阳,最后不是还要拜倒在现实面前吗?

方小晓是不在乎林见清能不能买房,但就是因为林见清给不了一套房,他才自暴自弃。两人因为没钱走到一起,同样也是因为没钱而分道扬镳。

家,需要有爱,有家人。房子,只需要四面墙壁和家具。

但别忘了,没有物质的爱情,只是一盘散沙,都不用风吹,饿几顿就行了。

所以,等我挣够了钱,你再来跟我谈爱情吧。

-FIN -

1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方寸之爱的更多影评

推荐方寸之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