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着雨点说爱你——《大约在雨季》

顏子樂
2018-05-10 09:38:4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藉着雨点说爱你,就是大约在雨季,又名现在、很想见你,Be with you,或者,借着雨点说爱你。

  好久以来,一直周旋在形形色色国产及欧美电影中,似乎离那个看《四月物语》、看《情书》、看《东京日和》的时候好远好远了;也许是因为生活的改变,或者是所看电影的缘故,心弦似乎不再那么容易被拨动,好长时间也不再有看完一部电影想写些什么的欲望,于是渐渐以为那个沉醉于电影、那个傻傻的为了电影流泪的时代就这样过去了……今天晚上,偶然看了《大约在雨季》,却似乎让我回到了那个时候;再次回到纯爱的日本电影中,那份唯美,又一次感动了我——原来,那份感觉一直在,只是藏得深了些,只是一直没有去触碰。

  幸福像雨滴一样容易破碎,幸福像雨季一样短暂

  泠去世一年的岁月,秋穗和六岁的儿子佑司相依为命,过着平静而凌乱的生活;但是泠留下的画本说她会在雨季开始的时候回来,佑司相信那是真的,秋穗不敢相信但希望那是真的,他说希望能给泠一次幸福,像普通的夫妻那样,让她不用为他的身体担心。而年幼懂事的佑司一直在为妈妈难产得病而自责……

  雨季开始的时候,泠真的回来了,秋穗和佑司在雨后的树林里发现了她,她迷茫的靠在废弃的老屋边,像过去一样美丽、可亲,不是幽灵,不是鬼魂,而是完完全全的回来了,只是她不记得过去的一切——不记得秋穗、不记得佑司、不记得她曾经死去——于是他们要让一切重新开始,“要让妈妈重新喜欢上我们……”

  再度生活在一起的日子,秋穗是快乐而局促的。他是如此的爱着泠,泠的回来让他快乐,工作变的美好,生活充满活力;因为泠不记得过去,他局促得回避着她曾经死去,回避他是她的丈夫,害怕惊吓了她,惊走了好不容易重新回来的幸福。他慢慢的告诉泠他们的过去,他们如何相爱,如何相知相许——回忆着过去的岁月,他们的心也再度走在了一起,重新相恋相知……

  母子连心,佑司和妈妈则亲密的快得多。他会在妈妈睡着后握着妈妈的手、睡在妈妈的身边,会在洗澡后要妈妈帮他擦干,他们一起做早餐,一起种花,一起晾衣服,一起擦皮鞋——妈妈回来的日子,如此幸福……

  然而,画本上也画着在雨季结束的时候,泠会再度离去,不再回来。于是秋穗为了雨季的延长而欢欣;于是佑司会在学校在家里挂满倒着的“回晴郎”,希望雨季可以长一些,再长一些;当佑司问起妈妈是否会在雨季结束时离去时,秋穗说所以我们现在更要好好的珍惜,珍惜和妈妈在一起的时间……

  当阳光再次普照的时候,佑司为了妈妈拼命的奔跑,他们一起来到树林。佑司终于问是否因为自己妈妈才死去,妈妈说“也许就是为了见佑司一面,所以爸爸妈妈才会相遇,才会在一起”,妈妈擦着佑司的眼泪说以后要好好照顾爸爸;秋穗为了泠也再次奔跑,终于还是赶上见到了泠,他说他一直想让泠幸福,他没有能够给泠幸福,泠说我一直都很幸福,能在秋穗的身边,就很幸福……

  当泠再一次说秋穗君我觉得好冷,当秋穗再一次把泠的手放进自己的口袋,泠化为一片树叶在秋穗的手中,与雨季一起消失不见……她回来过,她卸下了佑司心中的负罪感,给秋穗留下了幸福的承诺,也许,她就是因为不放心,所以才回来,要让他们能卸下心中的包袱,要让他们幸福的生活下去……

  害怕她不幸福……

  这是秋穗告诉泠的他们的过去,在那片树林的小路上,在那座老旧房子的台阶上,他缓缓的讲述的过去,他们曾经的爱情,唤醒的是泠心中藏着的相思……

  高中,他们是同桌,他喜欢着她,却从来不敢表白,甚至不敢多看一眼,在默默的喜欢中,很快毕业了。临别的时候,泠让秋穗在她的本子上留言,秋穗写下的是:谢谢你,能在你旁边太好了。写完后,秋穗落下了钢笔在泠那里。后来,秋穗终于鼓起勇气约见泠,以钢笔为借口,于是有了那第一次约会。那天他不停的说,说他喜欢的书、喜欢的音乐,他说是因为害怕停下来泠就会说要回家;那天在地铁里,泠说秋穗君我觉得好冷,秋穗第一次握住泠的手,把泠的手放进自己的口袋……

  可是因为高中时长跑训练过度,秋穗常常会莫名晕倒,医生说不能再跑步,不能再坐车……于是秋穗决定结束这一段四十七封信的爱情,他害怕不能给她幸福,他宁愿狠心说再见,让她哭着离开……

  深爱着泠的秋穗终于还是想见泠最后一次,在大雨中他远远的看着泠,然后离开,然后再也没有再相见,他说他以为泠的心情和他一样,想彻底的忘记;可是有一天,泠打电话给他说我可以见你吗?于是在那片浩瀚的向日葵海中,秋穗和泠再次走在了一起,不在乎什么病,当泠憧憬着未来的时候,秋穗说不知道为什么泠有那么自信……

  其实一直都很幸福……

  这是泠的自白,和她的日记所说……

  第一次看到秋穗,提醒他鞋带散了,看到他为了系鞋带笨拙得摔倒了自行车——她在日记中说:今天,我遇到了我的意中人。

  他利用学习委员的权力安排她坐在他旁边——她在日记中说:虽然没有说话,但只要坐在旁边就够了。

  于是什么也没有开始,不经意间就到了分别的日子。离别时她留下了她的钢笔——她在日记中说:假如拥有这支笔,也许会有机会再见到他的面;只需要打电话说要还他钢笔,就可以再见到他,然而没有这个勇气——画面里出现的是犹豫的少女心事——我似乎再次看到了《四月物语》中叨念着武藏野的榆野……

  后来,接到电话的泠在日记中说:可以见他了,这是召唤幸福的笔——那一刻的泠,似乎就是大雨中红伞下的榆野……

  那次约会,她听了他滔滔不绝的说话——她在日记中说:我觉得非常幸福,能够待在秋穗的身边,如果这个时间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那天在地铁站里,当他温暖的手握住她的时候,她偷偷的笑了……

  可是,在四十七封信之后,泠却收到了那封只有三行字的信:一定会再见面的、像是同学会什么的,彼此都会各自结婚,希望你会得到幸福。泠不知道为什么,跑去看他,得到的只是秋穗再见两个字——泠心里说我的幸福就是能够待在你的身边,永远和你在一起……

  哭着离开的泠也许试过忘记秋穗吧,可是那个雨天,当她在校园里看到他的背影,她在雨中拼命的跑,呼喊着他的名字——车祸,绘着心的日记本跌落在路上……

  医院的病床上,二十岁的泠看到了八年后的自己,看到自己会和秋穗度过八年幸福的岁月然后死去,看到二十岁的自己会再次遇见二十九岁的秋穗。于是那一天,在街头的人流中,泠选择了转身,去到秋穗的身边,她要把佑司带到这个世界,即使幸福会很短暂……

  让我不厌其烦的把这一段话抄下来吧:

  “大概不管跟别人说,谁都不会相信吧,到现在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二十岁的我,遇见了二十九岁的你,与你相恋,与你相拥,我来到了未来在九年后的雨季里,我跟秋穗一起生活,我们见面的那时还有一个叫佑司的可爱男孩,我很幸福,幸福地一起生活,我再一次的与你相恋,但是我已经知道了真正的我早就在一年前已经死了,我在二十八岁的时候会去世,留下我心爱的秋穗跟佑司,我就这样子死去了,留下了一年后的雨季会再次回来的约定,如果就这样没去见你们的话,我就会和不同的人生活,就会有不同的人生,也就不会在二十八岁的时候死了,未来,是否在等着我呢?但是,我不要这样,因为我爱着你,因为我已经知道我和你的未来,与你相遇,与你生活在一起,我想要选择那个有秋穗在一起的人生,我想要让佑司来到这个世界,无论如何,我想要这样子做……”

  为了爱,为了幸福,泠选择了可预见的死亡——因为爱是高于死亡的,正如天空高于大海……

  一如《情书》,这并不是一个单纯讲述爱情的故事,在爱情被娓娓道来的时候,还带出了父子亲情、母子情和家庭的爱。当懂事的佑司面对爸爸拙劣的厨艺,一遍遍的说我可以吃的时候,当妈妈为佑司订下了他十八岁之前的所有生日蛋糕时,当一家三口再次徜徉在雨中苍翠的树林中时,你怎么能够不感动……

  影片以泠雨季归来作为主线,中间穿插了秋穗方面道出的相恋故事,最后则又通过泠的日记讲述了泠那一面的故事,三者的巧妙结合为我们呈现了一个美好的故事。这样的插叙和结尾点题的结构是可以在《情书》和《甜蜜蜜》中找到影子的,泠的日记和《情书》中女藤井树的追寻和最后夹在书中的卡片,《甜蜜蜜》中李翘和小军火车上的相偎,一样都让人有恍然大悟、缘分天注定的感觉,所不同的是后两者都是结尾点题,惊鸿一瞥,留下的是辛酸的体味、无尽的想象,而《大约在雨季》将整个过程说白了、说尽了,虽然感人,但到底缺少了一些留白的韵味……

  日本总是不缺乏松隆子、中山美穗那样温柔可亲的女子形象的,竹内结子就是她们完美的接班人吧。《大约在雨季》中,她出色的演绎了少女和少妇两个时代的泠,时时让人想起《四月物语》中的松隆子和《东京日和》中的中山美穗。中村狮童好像是日本歌舞伎演员,影片中那份局促、小心翼翼的爱,也让人信服。饰演佑司的小演员,看的时候一直以为是原岛大地,后来才知道不是,不过都是一样的可爱,那段拼命的奔跑、扑进妈妈的怀抱,想不感动都难。

  从《情书》、《花与爱丽斯》到《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大约在雨季》,日本的纯爱电影确实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无论是故事情节、演员的表演、摄影、音乐。也许这应该很大程度归功于岩井俊二和筱田升吧,但遗憾的是其后的那些确实都没有超过《情书》,包括这部《大约在雨季》。但有这些让人感动、让人温暖的清新的作品总是好的,至少它们能让我们度过愉悦的两个小时,和好久的回味……

  P.S. 如果还要挑个瑕疵,就是我不喜欢《大约在雨季》的片尾曲,不够舒缓、犹如RAP的歌曲节奏多多少少破坏了整部影片的意境。当然我听不懂它的歌词,也许,歌词契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借着雨点说爱你的更多影评

推荐借着雨点说爱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