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7.6分

《君子长戚戚,小人坦荡荡》——一篇丧气十足的观后感

解颐
2018-05-1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

小嫚的继父姓何,是住大房子的。

邻里都说,这对娘儿俩是无壳蜗牛,爬进来就不想走啦。类似的话从来没有少过,时时刻刻提醒着小嫚:“你们就是拖油瓶啊”。于是她愈加有一个拖油瓶该有的自觉,从来不争抢爱和尊严。

后来弟弟妹妹降生,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她经常羡慕备受宠爱的两个孩子。他们的骨骼那么高大,好鱼好肉将基因里的好东西统统带了出来。而自己永远佝偻着瘦弱的身躯,恨不得缩到墙缝里没人看见,也就没人笑话了。

再后来,母亲的爱也渐渐稀薄。

小嫚真真正正成了所有人的拖油瓶。面对弟弟妹妹的欺负,她早就习以为常。直到某天,她偷偷穿上那件不属于自己的红绒线衫。那是一件被虫子嘬得松散的衣服,却也比自己的衣服漂亮得多。

拖油瓶变成了小偷。

小偷压抑了多年的情绪终于爆发。可这又能怎样呢?不过换来一顿痛骂。于是小偷学会不露声色,将再次偷回的毛衣拆成线团,把鲜艳的红掩盖在黑色染料下。

终于,小嫚离开了这个大房子。

自以为换了一个环境就能昂首挺胸,却没想到还是被欺负的命。厌倦化成悲哀,直到她被抛弃到战地医院。卡车误入雷区,她背着伤员一路跋涉,遇到了缺乏题材的摄制组。

小嫚成了“战地天使”。

从来没有体会过尊严的人,骤然成了万人敬仰的天使。她觉得配不上,自惭形愧。于是她在马不停蹄接受赞美的间隙,仔细把自己的人生想了一遍,发现还是配不上这个称呼。

那天,战地天使戴着大红花,住进了精神病院。

二、

“华小姐”被派遣来中国的时候,刚满26岁。

那时她仅仅是一名虔诚的基督教徒,觉得传教事业是自己人生的全部。所以当见到中国女子竟大多不识字时,便选择全心全意地推动中国女子教育。

直到炮火声蔓延到城内。

大多数人的本能都是趋利避害,可华小姐不。她的善良早已压制住了恐惧。于是她建立安全区,用那时自己的国籍所能带来的便利,保护着每一个流离失所的难民。

可有些暴行,远不是她单枪匹马就能够阻止的。

但华小姐仍然不愿放弃一切机会。她整夜不眠不休,对恶人张牙舞爪。她时刻关注难民的一举一动,不但护卫其人身安全,更尽力给予人道主义关怀。

她见到了太多残暴的场景,也体会过无数次无能为力的痛苦。

终于,硝烟消散。

荣誉和慰问潮水般涌来,似乎一切苦痛都烟消云散。相识的、陌生的,每一个人都将和蔼可亲的面容递到她眼前,山呼“女菩萨”。

可好景不长,人心难测。

栽赃转瞬而至。日军急于掩盖罪行,伪政府急需人心,还有意图浑水摸鱼的“真相卫士”。于是三者一拍即合,歪念头一动:“罪人就是你!”

“是你骗取了我们的信任,是你隐瞒了一切,是你策划了一系列恶行,你这个狡诈多端的恶人!”

来势汹汹,连辩白的机会都没给她留下。三人成虎,昨日的荣誉和称赞一夕倒转。唾骂和诋毁的势头远超之前,恨不得砸死她才痛快呢。

于是她病了。巨大的精神压力让她渐渐丧失生气。

华小姐五十五岁,选择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

三、

写这篇观后感前,觉得自己有好多好多的话想倾诉。可描述完她们两人的故事,突然觉得如鲠在喉。

有什么能说的呢?

怀念华小姐的人会用一生去回忆她,见过惨烈画面的华小姐抑郁而终。而栽赃陷害于她的人至死都没有受到唾骂,惨剧的始作俑者也并未为此偿命。

欺辱小嫚的每一个人,都在通过消费着别人的痛苦获得快乐。赞美小嫚的每一个人也并不关心她是什么样的人,他们仅仅在享受她为自己带来精神上的鸡血和愉悦。

君子长戚戚,小人却坦荡荡。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