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的森林》:灵魂死地中求生的少年

杜仲
2018-05-09 23:43:5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村上春树选中了出生在越南的导演陈英雄来拍摄这部电影,只是因为“他既不是日本人也不是美国人。”

也许,他希望这个导演能够不受文化偏见的影响讲述这个故事。因为这不是一部情色电影,而是一部六十年代的日本青年的回忆录,他讲述的,是在那个西方文化大举入侵的年代里,日本年轻人的成长故事。

在故事的开头。中年的渡边,在机舱里听到的久违的旋律,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情。纷繁的思绪伴随着这首《挪威的森林》渐渐展开。脑海里出现的一幕幕场景,渐渐的让他悲伤的不能自已。

在渡边的回忆里,《挪威的森林》所代表的不是一片美好的森林,而是一片囚禁灵魂的死地。

导演已经把原著吃透了。美丽的山野风光,在他的镜头里却如此阴暗、凝重、死气沉沉。诡异阴森的配乐,诠释着渡边眼里的世界。看到银幕上绿意盎然的山野,我们却听不到鸟儿欢乐地歌唱,也无法想象出山谷里扑面而来的微风,混合着青草的芳香清凉的空气。因

...
显示全文

村上春树选中了出生在越南的导演陈英雄来拍摄这部电影,只是因为“他既不是日本人也不是美国人。”

也许,他希望这个导演能够不受文化偏见的影响讲述这个故事。因为这不是一部情色电影,而是一部六十年代的日本青年的回忆录,他讲述的,是在那个西方文化大举入侵的年代里,日本年轻人的成长故事。

在故事的开头。中年的渡边,在机舱里听到的久违的旋律,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情。纷繁的思绪伴随着这首《挪威的森林》渐渐展开。脑海里出现的一幕幕场景,渐渐的让他悲伤的不能自已。

在渡边的回忆里,《挪威的森林》所代表的不是一片美好的森林,而是一片囚禁灵魂的死地。

导演已经把原著吃透了。美丽的山野风光,在他的镜头里却如此阴暗、凝重、死气沉沉。诡异阴森的配乐,诠释着渡边眼里的世界。看到银幕上绿意盎然的山野,我们却听不到鸟儿欢乐地歌唱,也无法想象出山谷里扑面而来的微风,混合着青草的芳香清凉的空气。因为一切已经与直子的世界没有了关系。她被困住了,被封闭在了自己的世界里面。渡边,原来只是直子的世界里的一个不速之客。

“她唤我留下叫我随便找地方坐坐我四处张看发现竟没有一张椅子我就坐在毯上打发时间喝着她的红酒我们一直聊啊聊直到她说‘要睡了!’”

走进了直子的世界,渡边却发现直子没有给自己留一把椅子。于是他就坐在地毯上和直子聊了很久,他们就这样的开始恋爱,开始在一起经历了许多事情。虽然自始至终,直子的心里也没有准备好渡边的位置。就这样,渡边一厢情愿的付出,换来的却是一份似曾相识的温情。这样的恋爱,想想也让人伤感。

在烟雨朦胧的德国机场,伤感的音乐又一次触发了伤感的回忆,连绵起伏,不能止息。眷恋的直子,就是渡边回不去的少年时代。此情此景,在一个身心俱疲的中年人眼里,俨然如同故乡。

《挪威的森林》这部电影评价不高,大部分人仅仅把它看作了一部情色电影。可是情色之后村上春树想要写出的是一个迷茫的时代,和一群迷茫而又彷徨的年轻人。让我们看着他们如何在一个飘忽不定的年代里寻找自己的人生价值,即便离开了前人的指引,也要摸索着去开始自己的人生。

西方文化的入侵,本土文化的衰落,日本年轻人与民族文化之间的关联也渐渐地被疏离,是这本小说的年代背景。小说里,传统日本文化已经很少被提及,而是随处充斥着欧美的流行音乐、电影、文学作品、威士忌、以及性解放的风潮。还记得渡边的那个舍友“敢死队”,一个中规中矩的地图专业的学生。他就是一个生活在过去的日本青年,如同一个另类。他头脑简单、质朴、有点自闭、有点迂腐,并因此渐渐地成了大家的一块笑料,同时让人觉得有几分可怜。直到他的出场结束,他还无法理解眼前的这个不可理喻的世界。作者的字里行间中,我们仿佛能看到他迷茫而惶恐的眼神。其实,时代的变迁就是这样的一件残酷的事情,如果无法适应环境,那么终将会被淘汰。再后来,作者没有任何缘由的让“敢死队”从故事中消失了。而且,没有人关心“他”去了哪里,就像没有人关心二战时期的日本,或者历史书里的日本一样。在渡边的眼睛里,过去,也只不过是那些战争中没有被完全摧毁的老式建筑罢了,它们陈旧、破落、阴暗、脆弱,俨然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关于直子这个人物,突然让我无端地想起一个古希腊的神话故事。大体的意思是说,最早的人类是球形的,有四条胳膊、四条腿、一个头、两张脸,朝着相反的方向看。这些球形人类有着非凡的力量和智慧,与诸神战斗,结果被嫉妒的神砍成了两半,以削减他们的力量。从此以后便有了男人和女人,这最初人类的两半一直在寻找对方,渴望重逢。

所谓爱情可能也就是这个样子吧,之所以要去恋爱,正是因为我们内在的虚弱,也许我们觉得凭借着一己之力伫立在这个世界上太难了,也许是因为内心的孤独让我们不堪忍受,所以渴望着某一个人走进我们的内心世界。渴望全然的打开心扉,去与一个原本陌生的人分享自己全部的人生。

这种想法是有欺骗性的。

相爱的人们,在恋人眼睛里看到的不过是自己的影子,他们意识不到人的复杂性和虚伪性。爱来爱去,缠缚了自己的身心,那些关于美好生活的记忆与未来幻景,不知不觉之间拧成了一个死结。享受它带来的快乐,可能不及解开这个结的痛苦的十分之一。爱情是一个很美的梦,终究会有醒来的时候。经历过了失望虽然感到悲哀,可是到了一定的年纪终究会心平气和的放下。因为届时将会有一个充实而丰富的人生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我们自然而然地就会明白,爱情只是人生中的一段经历,而非全部。

可是直子的人生之路与常人不同,恰恰是在这场梦做得最深的时候、最美的时候,木月不辞而别。这对于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意味着这个结再也解不开了。不仅渡边解不开,任何人都解不开。就这样,这份痴情,让直子原本封闭的内心世界更加的闭锁,外界的交流渐渐地终止,终于在茫然失措中了结了自己的一生。

导演对于角色的把握非常到位,比如说饰演直子的菊地凛子吧。她出彩的原因在于她的演出总是有一种本色出演的味道。还记得电影《通天塔》吗,这是一部讲述人与人之间交流困难的电影。菊地凛子非常到位地诠释了一个聋哑女孩孤寂的内心世界。她的那一双大而无神的眼睛,空洞的目光,举手投足中流露出的纯然无知的美,让人印象甚为深刻。她特别适合饰演沉默寡言的悲催少女,比如直子。眼神、略显呆板的神情、自言自语的台词风格,这些关键点的对接,基本上暗合了读者的印象。

电影里的角色的把握,与原著衔接的非常到位,这是陈英雄的一个被忽略的成功之处。但是永泽的偏差比较大,他把永泽拍的太普通,没有表现出永泽躁狂、自大、孤独的、让人无法忍受的一面,这反而让这个角色有几分无端的做作。

总之,关于电影的氛围,我的看法就是,恰如其分。

回到原著小说中:这本小说写出了一个少年面对成长的无助与惶惑,有一种破茧而出的伤感。电影里难以忍受的长时间的寂静,以及完全与美景不搭调的紧张而诡异的配乐,完全能让观众体会到角色孤独抑郁的内心世界。在言情电影中,这种手法是失败的。可是在村上春树的作品改编电影里确实恰到好处。

在原著的字里行间,我们能感受得到作者对于绿子的偏爱。对比“敢死队”,我们就会对绿子的形象理解的更为透彻一些。绿子内心也是一个传统的日本女孩,她孝顺自己的父亲,勤俭持家,擅长厨艺,而且拒绝婚前性行为。她坎坷的身世,让她深深地体会到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困难。放荡不羁地面对这个世界,只是为了融入其中,而不被边缘化。而在渡边面前,绿子是一个温存善良的传统女孩。她希望向渡边展示自己脆弱而真实的一面。她带领渡边去看望自己病重的父亲,是希望渡边能够完全接纳自己的生活。而在电影中,这一点也被体现得恰如其分:

原著小说中,结尾非常突兀:“我拿着听筒扬起脸,飞快地环视电话亭四周。我现在在哪里?我不知道这是哪里,全然摸不着头脑。这里究竟是哪里?目力所及,无不是不知走去哪里的男男女女。我在哪里也不是的场所的正中央,不断地呼唤着绿子。”

这段话的含义是,在渡边的人生里,直子陪伴着的旅途已经结束,绿子即将来接引他,走入成年人的世界。

小说和电影有个共同的风格:试图展现我们每个人都曾经经历过的似曾相识的感觉。是一个关于爱情、迷茫与成长的故事。相遇、分离、得到、失去,我们就看着这些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是如何在恋爱中重塑自己,然后又是怎样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去迎接崭新的人生。

杜仲:室内设计师,爱好看电影,读书。

微信公众号:杜仲电影评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挪威的森林的更多影评

推荐挪威的森林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