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靠作弊,七分靠背景:大人物与小人物

古小舟去打怪兽
2018-05-09 22:55:5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一、神经质导演

很早就看到毒sir在安利一部电影《大佛普拉斯》,这部电影在金马奖上拿下了五项大奖,导演黄信尧以前就拍过一些纪录片和短片,没想到第一部长片就技惊全场。

先不说片子,这个导演就是一个妙人。据说这部电影本来只是个短片,名叫《大佛》,曾经入围了2014年金马奖最佳短片,没想到被当时的评审钟孟宏一眼看中,亲自担任监制支持黄信尧把它拍成长片。片子拍好了,导演黄信尧也懒得取名字,直接叫大佛普拉斯。普拉斯,音译自Plus,就跟苹果plus一样,大佛加长版。这样一个不中不洋的名字,注定了本片黑色幽默神经质气息。

导演果然有些神经质,一开头就提醒大家:

我是始终如一的导演,阿尧,在电影的放映过程中,我会三不五时,出来讲几句话,宣传一个个人的理念,顺便解释剧情,请大家慢慢看,就先不打扰,需要的时候,我才会再出来。

后面的剧情中,导演频繁出来解说,简直丧心病狂。不过不同于一般电影解说旁白是用来省事儿的,这家伙把旁白玩出花儿来了,旁白还跟主演对起话来了,简直是魔性。

魔性的导演,黑白画面,故事情节也没啥冲突,演员也没啥大牌,全片看起来土得掉渣,丝毫看不出哪里吸引人。刚刚打开这个电影的朋友可能一看就想关掉,不过,我劝你最好等一等,多看两分钟,你就会被这部糙糙的电影吸引住的,保准你爱不释手。

二、黑白世界的小人物

屌丝,这是一个很脏的词语,冯小刚说其实就是鸡吧毛,发源于百度李毅吧,火遍整个网络,用来形容社会底层的矮穷矬。

看到这部电影里面的四个家伙:肚财、菜埔、土豆和释迦,你的脑海里肯定马上就会蹦出这个词语,这简直就是四大屌丝。

肚财,孤儿,无父无母,住在垃圾场,以捡垃圾为生,个人爱好:夹娃娃。

菜埔,肚财的好朋友,在佛像制作场看大门,有个八十多岁多病的老母亲和一个猥琐坑蒙拐骗的叔叔。人比较呆,爱好:看色情杂志。

左边是菜埔,右边是肚财

土豆,杂货店收银员,肚财的朋友,肚财经常来他店里捡废品。

释迦:神秘的流浪汉,住在海边的破房子里,全片唯一的台词是:逛逛。看着整天游手好闲,也不知道是干啥的,反正也是个屌丝。

这四个家伙,赤裸裸的屌丝啊,没钱,没女朋友,没房子,没车子,没人关心,哪天死了除了剩下三个关心一下,基本上没人理的。屌丝就屌丝啊,这四个家伙基本上也没啥上进的欲望或者空间,唯一的指望就是活着了,就像一对烂泥一样,堆在那里,无人理睬,时不时被人踩一脚也不生气。

有的时候看客都会生气了,这样的鬼日子活着有什么意思,别人打我一拳,我得还回去啊。你得上进啊,得奋斗啊,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

不,他们不会,反而还会冷静地看着你,就像看傻逼一样。

剧中菜埔曾经畅想了一下有钱的生活:

菜埔说:“等我有钱,我也要找一个人帮我取一个英文名字。”

肚财像看傻子一样笑了一下说:“你不要笨了,要不要帮你点光明灯,人家有钱人出来社会走跳,是三分靠作弊,七分靠背景!你背后有什么?”

菜埔想了一下说:“凤梨、香蕉、芭拉,还有莲雾。”那是他背后年画的图片。

好幽默,好讽刺,冷冰冰的生活,无止境的绝望,让你连发怒都省掉了。用剧中的话说:公平正义,在他们的生活里没有这四个字,毕竟光是要捧饭碗就没力气了。活着就已经用尽了力气了,没有空闲的力气去生气了,底层社会的绝望和麻木展现得淋漓尽致。

四个家伙,如果没啥意外,这辈子应该就这么过去了,没有任何起伏,反正已经是底层了,还能更差吗?

三、彩色世界的大人物

再来说说彩色世界的主角哈,这些可是“大人物”。

黄启文,从美国回来的艺术商人,开了个叫“葛罗伯”的佛像制造厂,跟政府官员关系深厚。

高委员,戏份不多,十几年前是街头运动者,一路爬上国会议员,喜欢在办公桌下面搞她的助理瓦乐莉。

副议长,大腹便便的政客,跟黄启文、高委员一起构成一条黑色产业链。

几个家伙一起吃喝嫖赌,无恶不做,官场勾结。此次制作大佛,油水丰厚,三个家伙更是参与其中,想方设法想要早日把大佛交上去,狠狠挣一笔。

四、黑白颠倒的世界

大人物和小人物,一个在黑白世界,一个在彩色世界,本来是毫不相干的。

然而,有天晚上肚财带着色情杂志和冷饭菜来找菜埔,电视机坏了,又没啥娱乐,肚财提议把菜埔老板黄启文的行车记录仪拿来看看,这一下子可好,一个光怪陆离的彩色的世界出现在他们眼前,黑白的死气沉沉的世界从此被打破了,黑白,颠倒。

原来彩色世界如此有趣,一个行车记录仪把所有大人物的隐私都展现在眼前:

镜头下,大老板黄启文都是开车的镜头,但是多了老板的各种对话,有跟各种女人车震的对话,有女人的娇喘,也有跟当官的对话的时候跟个乖孙子一样,千姿百态,丑恶横行。

从此,他们就多了一项乐趣了,每天饭后看一看,听一听,感受一下大人物的生活,比看破电视和破杂志有意思多了,虽然也担心被大老板发现,但是这种偷窥的乐趣压过了一切危险。

然而,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偷看多了也会出问题,某天他们看到黄启文杀人抛尸的镜头了。

这可把他们吓坏了。

他们第一想到的不是报警,而是求神拜佛,还跑到土豆大伯开的中正庙去拜蒋介石,希望获得心灵上的安静。

可惜,事情很快就暴露了,黄启文发现了他们的秘密。绝望中,肚财和菜埔想到的不是报警,不是逃命,而是——等死。

吃完面会菜阿姨做的鸡腿饭,第二天早上,菜头的尸体被人在沟里找到了,原因是酒后驾车出了车祸。而大家都知道,肚财不喝酒,即使喝酒也没钱喝到死。

肚财死了,菜埔、土豆和释迦给他送行,连照片都还是被警察抓时候留下的逮捕照片,照片上,菜头被人死死压在地上,不得翻身,挣扎得很厉害。那可能是肚财人生中少有的一次用力挣扎吧,那张照片正好合适用来送葬。

一个小人物死了,没人会去关心了,死了就死了,大人物们还是在酒池肉林中麻木不仁,彩色世界恢复了正规,黑白世界还是照旧,剩下的三个小人物还是继续过着麻木不仁的日子,菜埔去翻找剩余的色情杂志,土豆估计还是去当收银员,释迦去哪里了,不知道,可能还是在游荡吧。

小人物,没有人关心,导演黄信尧纪录片出身,他总是忘不了小人物。

小人物是可怜的,他们无人关心,处在社会底层,用尽全力去活着,活得很艰难,但是小人物也是可悲可恨的,鞭子抽到身上来都不知道躲一下,他们不够聪明,也不够蠢,不够善良,也不够邪恶,麻木和逃避是他们的常态。

众生皆苦,所有人都是在洪流中挣扎,没有人逃得过,大人物活得看似潇洒,其实也很可怜,小人物活得艰难,其实也有几分可恨,没有谁是圆满的。

导演在最后也没给出答案,其实也不需要答案,人生艰难,唯有苦笑!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