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德小姐 伯德小姐 7.9分

《伯德小姐》勾起了你成长路上的哪些回忆和共鸣?

一颗草莓
2018-05-09 看过

叛逆是逃离,成长是回归

很长一段时间,乃至现在,我都认为亲情是一种特无奈的关系。亲人之间的不可选择、不平衡、强责任是竖立在彼此之间的一道玻璃墙。大多数情况,我们与父母不会像朋友那样没有边际的畅谈,更不会像恋人那样亲密无间。

叛逆是从偷窥到生活的一角开始的

我时常想叛逆到底在叛逆什么。排除成人意识的觉醒与青春期的躁动,迫使叛逆的大概就是我从父母身上窥视到了生活的窘迫,并惧怕这种窘迫如同外貌一样遗传到我的身上。于是,我抗拒家庭赋予我的一切,包括长相、名字、出生地。就像Lady bird一样,我也渴望开出一张亲情的账单,划清与家庭的界限。

最开始的时候,我把矛盾冲突的原因归结为“钱”,因为缺钱我得不到大部分我渴望的东西;因为缺钱我得整个冬天重复穿一双鞋子;因为缺钱我们一家人从未有过一次旅行,而缺钱的背后是父母的无能为力。上中学后,我又意识到,我成长的苦闷,很大部分源于父母的不理解,我与妈妈争吵,与生活争吵,也与自己争吵。

回归是因为接受了生活的不完美

第一次感受到家庭的不可替代性是在我离家到县城上寄宿高中后,在这之前,我把家当做我成长的第二子宫,渴望成年之后剪断脐带,把她远远的抛在身后。离家后,第一次不用每天面对妈妈;第一次不用隔三差五与她争吵;第一次和几个陌生女生生活在一起。随之而来的陌生感让我很沮丧,因为食堂拥挤排不上队吃了两天的面包,因为没有交到新朋友形单影只。第一周结束,我便着急地冲到校园外的电话亭,电话一通,喊了一声“妈”,就举着话筒稀里哗啦哭了几分钟,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这件事被我的妈妈广播给了众亲戚,弄得我一度很尴尬、羞愧。那以后,我就发誓,以后绝不在她的面前哭泣,的确,我再也没有在她面前哭过,一次也没有,仿佛像亲人展示脆弱与依恋事件羞耻、难为情的事,这有点悲伤,又有点无可奈何。

离家越远,经历的事情越多,内心的争吵声越小,越趋于平静。我终于放弃对过去的控诉;对家庭的控诉,对生活的控诉,我接受了一切的不完美。现在,我突然感觉到,我和父母的角色逆转,亲人之间的责任天平逐渐向我倾斜。我也如当初妈妈那般,用一块破烂的布遮住生活的羞处,不同的是,我会揭穿真相让妈妈为难,而妈妈不会。

“我经历的一切你都会经历”妈妈说。

我始终没有逃离出童年时期的无能为力感,那种无能为力感不断击中我的脆弱,我所惧怕的那种生活的窘迫终是遗传到了我的身上。我亦明白我会经历妈妈经历的一切,但我渴望用理解与爱去经历这一切,并在经历的途中获得理解与爱。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伯德小姐的更多影评

推荐伯德小姐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