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鸟朝凤 百鸟朝凤 8.0分

一个时代

classic.xc
2018-05-09 19:59:2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黄河岸边的黄土地上,有一种河水汹涌的冲击声掩盖不住的低鸣。

星月高挂在深邃的天空中,庭院里凉风阵阵,吹唢呐的老焦做在藤椅上,将手中的烟杆敲了敲鞋底,弹落出武帝山下那片田地孕育出的烟叶。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他欣慰的露出了苍老的笑颜。

男主角叫游天鸣,背负着父亲三十多年来未完成的梦想,踏上了吹唢呐之路。土庄的天鸣每天在水庄的河湾边上,拿着焦师傅削的芦杆,鼓起腮帮子,大口大口的吸着河水。过往的村民觉得这孩子的坚持很难得,却不知对于没有天赋的天鸣来说,坚持是他留下来的唯一办法。有天赋的蓝玉,他的小师弟,插入了这个朴实孩子的学艺之路。多性的蓝玉带着天鸣捅了不少篓子,老焦都看在眼里。

蓝玉的聪颖并没有占据优势,老焦最终决定将《百鸟朝凤》传给天鸣,赶走了蓝玉。天鸣在老焦的教导下,学成了《百鸟朝凤》,变成了大人,时代也悄悄变了。老焦将唢呐完全托付给了天鸣,焦家班从此改为游家班。但年轻的天鸣毕竟难敌时代的变迁。

还是那个院落,天鸣第一次独自出活后,来到了焦师傅的家里。那个夜晚不记得有多快活,只看到老焦借着酒性,放开了的吹奏着唢呐。眼角的皱纹本是岁月的沟壑,眉梢的白色本是岁月的雪痕

...
显示全文

黄河岸边的黄土地上,有一种河水汹涌的冲击声掩盖不住的低鸣。

星月高挂在深邃的天空中,庭院里凉风阵阵,吹唢呐的老焦做在藤椅上,将手中的烟杆敲了敲鞋底,弹落出武帝山下那片田地孕育出的烟叶。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他欣慰的露出了苍老的笑颜。

男主角叫游天鸣,背负着父亲三十多年来未完成的梦想,踏上了吹唢呐之路。土庄的天鸣每天在水庄的河湾边上,拿着焦师傅削的芦杆,鼓起腮帮子,大口大口的吸着河水。过往的村民觉得这孩子的坚持很难得,却不知对于没有天赋的天鸣来说,坚持是他留下来的唯一办法。有天赋的蓝玉,他的小师弟,插入了这个朴实孩子的学艺之路。多性的蓝玉带着天鸣捅了不少篓子,老焦都看在眼里。

蓝玉的聪颖并没有占据优势,老焦最终决定将《百鸟朝凤》传给天鸣,赶走了蓝玉。天鸣在老焦的教导下,学成了《百鸟朝凤》,变成了大人,时代也悄悄变了。老焦将唢呐完全托付给了天鸣,焦家班从此改为游家班。但年轻的天鸣毕竟难敌时代的变迁。

还是那个院落,天鸣第一次独自出活后,来到了焦师傅的家里。那个夜晚不记得有多快活,只看到老焦借着酒性,放开了的吹奏着唢呐。眼角的皱纹本是岁月的沟壑,眉梢的白色本是岁月的雪痕,但他笑着吹着,吹着笑着,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尽兴的孩子在肆意的玩乐着。他看着天鸣,看着老伴,好像看到了这一生。我看着老焦,开心地哭了。

新时代使得小乡村的风化遭到践踏,唢呐这一门匠活自然受到摧残。天鸣和他的师兄弟们越来越不受尊敬,生计也难以维持。久而久之,这一切都回不去从前,变得落寞,凄惨。焦师傅已经老的不像话了,就像唢呐一样,已经坠到了时代的末梢。但幼时天鸣眼中那个无畏,一个人撑起唢呐班的师傅,如今仍在天鸣的眼前走着。那个带着天鸣重振唢呐班的身影仍领着天鸣,尽管他黑发已被白雪遮掩,尽管他背脊已被岁月折弯。

老焦的最后一场唢呐,吹给了火庄的村长,电影拍摄的场面并没有显得多么悲壮,仅仅是老焦咳的血从唢呐管里流了出来,喷在了地上,就像时代变迁迟早要给唢呐一次重击,是人人都意料的到的结果。《百鸟朝凤》这一首不轻易吹奏的曲子,也伴着老焦的血,流进了葬礼上的人的耳朵,印在了他们的心里。

黄河岸边的一个小山村里,一片沃土上,天鸣站在老焦的墓前,独自拿着唢呐,吹起了《百鸟朝凤》,想着年幼时悉心教导自己的焦师傅端坐在面前,正在看自己的成果,只是幼时那份学成的喜悦如今被时代刻成了悲哀。泪水从天鸣的眼角滑落,老焦转过身去,背着手,在那一条看不到尽头却又猜得到尽头的小路上一步步走远。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百鸟朝凤的更多影评

推荐百鸟朝凤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