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孤独

鱼汤泡饭
2018-05-09 17:51:5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2018.5.9于仙二

写在前面:这是我看的第二部法斯宾德。这部电影,或者说这部电影的镜头就像一位诗人,优雅、忧郁、敏感。真好啊,我爱法斯宾德。

镜头语言

首先是色调。大部分的室内场景都是蓝橙调,饱和度低且偏暗。不像日系那么清新,像一幅油画,带着生活沉重粗砺的美感。

第二,构图上也是很棒棒的。以这种多人场景为例,影片中多次出现这种全部人群形成某种阵势,盯着某一处的场景。没有任何语言或者动作,就是盯着。

第三,节奏。这真的是我最爱的一点了。

在观影的过程中,我常常以为我是不是误按了暂停键,因为镜头中的人物以及镜头本身,就像凝滞住了一样定在那里。棒啊真是太棒了,带来了深深的韵味和回味。在这种停滞中,你绝对不会感到无聊,相反地,其中的感情会在这种沉默的凝固中急速发酵、膨胀、冲破屏幕。

“I am watching you.”

这好像是疑犯追踪中的一句话。很适合这里了。

众多被刻意强调的群众的多人镜头,让我们深刻地感受到这种大众目光给人带来的恐惧。

而“恐惧,吞噬灵魂”。

一方面,我们恐惧人言。

而这种恐惧就会蒙蔽我们的真正需求,在社会面前显现出一种用来自我保护的虚假形象。

另一方面,那些对主人公或冷漠旁观,或刻薄讽刺,或勃然大怒的其他人,他们的行为是不是也处于恐惧呢?

出于对陌生人事的恐惧,出于对自己逊色于他人的恐惧,出于对可能会给自身带来的不良影响的恐惧。因为这种非常见的人事,入侵了他们的生活区域和道德领域,恐惧促使他们他们本能地采取行动,进行打击。

最后,我们,所有的我们,都恐惧孤独。

所以婚姻,常常被当作我们伪装、掩盖的保护罩。

他们的婚姻

一方是六十岁的德国女人,一方是四十岁的摩洛哥黑人男人。

几乎是差了一辈的年纪,完全不同信仰喜好习惯的种族,他们怎么能走到了一起?

原因在这里。

因为他们始终生活在恐惧中。

他们恐惧孤独。

她六十岁,丈夫早逝,儿女成家,独自生活,没人说话。

他四十岁,异国打工,举目无亲,生活艰苦,没人说话。

这种孤独成为了一种强大的吸引,将两个社会处境完全不同的人联系到了一起——人是脆弱的群居生物,他们只有抱团才能存活下去。

当然,除了相互之间倾吐的需求,还有一些很实际的原因,比如性的需求,照顾与被照顾的需求,需要与被需要的需求等等。

既然有着这种相互吻合的基于需求,那么为什么他们的婚姻、感情并不长久呢?

你可以说是社会外界因素的阻挠,但是当他们旅行回来后,外界阻挠已经基本没有了。但他们还是爆发了前所未有的矛盾。

我想大概是因为他们的需求都未被真正满足。或者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么——正如阿里所说,空虚,孤独。这是始终未曾改变的。

而且他们是否真的是天生一对、惺惺相惜呢?他们是否真的像自己所说的那样,爱着对方吗?

还是只不过是两个濒临绝望的人相互作为对方暂时的浮木。

这样的话语和行为真的很可爱了对不对。

我觉得我可以不怀疑那一瞬间情感的上涌确实会给人带来爱的“幻觉”。但是其实根本不存在什么“合适的人”,或者永远的爱。

相对的,我们现在的婚姻制度、情感婚恋道德观都是现代的,但它们是必须的吗?是对的吗?

就像在美国先锋戏剧《天堂此时》演出中,赤身裸体的演员跑下来坐在观众旁边,问他:

“我们为什么要穿衣服?”

如果说冬天穿衣服是为了保暖,那么我们夏天穿衣服又是为什么呢?

同样的,我们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要一生一世一双人——为什么第三者就叫做破坏婚姻——为什么会有婚姻这种关系的合同化?

婚姻制度可笑而又异常强大。它以貌似合理合法的方式束缚住人的自由,它还可以为统治阶级提供一个有序稳定的社会秩序。但它不可以像我们以为的那样为我们提供一段可靠稳定的关系,将我们的自由的情感真正固定下来。

这样说吧。

如果说你可以把我的感情和思维拉到我面前,让它在我的结婚声明上签字,我就相信婚姻制度的合理性。

因为

只有你给我的感受才能是我归顺你的理由。

但是别忘了,我永远孤独。

扯远了。

把我的爱契诃夫的《伊凡诺夫》中的一段话留到最后和大家分享。

剧中,在伊凡诺夫得知了自己的妻子因为肺病活不了多久后,他和医生说过这样一段话:

“简单地说吧,当初我结婚是出于热烈的爱情,而且发誓永远爱她,可是......五年过去了,她仍旧爱我,而我......(把两只手一摊)刚才您告诉我她快死了,我既没感到爱恋,也没感到怜悯,却感到一种空虚和疲倦。如果从旁人看我,这多半是可怕的,我自己也不明白我的灵魂起了什么变化......”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恐惧吞噬灵魂的更多影评

推荐恐惧吞噬灵魂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