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形 方形 7.7分

抓狂美術館(The Square,2017)

Chihyang Chang
2018-05-09 15:59:4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抓狂美術館(The Square,2017)是一種看了不那麼舒服或痛快的電影,讓你笑得有點苦,用反應的節拍托住緊張懸念,不斷的打擾你流暢的思考與預測,讓你彆扭,這也是電影故事的高明之處。 2、男主角性格的維度特別的多,其實,真正中產階級的維度就是如此衝突,至於分裂(Split,2016)這樣的電影,並沒有豐富的人物維度,確實,精神上分裂成24種樣貌,可是,說穿了也只是24個單一的角色由一個人飾演。仔細從一個場景來說:便利店裡的流浪女乞求一點施捨,男主角先說自己沒有錢,經不了再三請求後,男主角願意用信用卡刷卡,幫她購買食物,這個女人順口提醒男主角請店員把洋蔥去掉,男主角把漢堡給她,告訴她自己挑。這個不起眼的插曲,充分的表現主人翁複雜人格下的微妙心理 — — 他壞也沒有那麼壞,好也沒有那麼好。有人說,電影在鞭笞文人、菁英份子或中產階級,事實上,資本主義社會中的我們「同框」,概括承受了這樣的批判。 3、「幫幫我」在電影開頭是陌生人的求救,在電影結尾是良心甦醒的呼喚:注意,男孩帶著腳踏車人去樓空,樓梯間哪還有什麼人在呼救呢?下一個場景,男主角置身在垃圾堆,不是被喻為垃圾堆的藝術展館,而是真的垃圾堆中,此刻,畫面中的人

...
显示全文

1、抓狂美術館(The Square,2017)是一種看了不那麼舒服或痛快的電影,讓你笑得有點苦,用反應的節拍托住緊張懸念,不斷的打擾你流暢的思考與預測,讓你彆扭,這也是電影故事的高明之處。 2、男主角性格的維度特別的多,其實,真正中產階級的維度就是如此衝突,至於分裂(Split,2016)這樣的電影,並沒有豐富的人物維度,確實,精神上分裂成24種樣貌,可是,說穿了也只是24個單一的角色由一個人飾演。仔細從一個場景來說:便利店裡的流浪女乞求一點施捨,男主角先說自己沒有錢,經不了再三請求後,男主角願意用信用卡刷卡,幫她購買食物,這個女人順口提醒男主角請店員把洋蔥去掉,男主角把漢堡給她,告訴她自己挑。這個不起眼的插曲,充分的表現主人翁複雜人格下的微妙心理 — — 他壞也沒有那麼壞,好也沒有那麼好。有人說,電影在鞭笞文人、菁英份子或中產階級,事實上,資本主義社會中的我們「同框」,概括承受了這樣的批判。 3、「幫幫我」在電影開頭是陌生人的求救,在電影結尾是良心甦醒的呼喚:注意,男孩帶著腳踏車人去樓空,樓梯間哪還有什麼人在呼救呢?下一個場景,男主角置身在垃圾堆,不是被喻為垃圾堆的藝術展館,而是真的垃圾堆中,此刻,畫面中的人不再只是宇宙的塵埃,我們可以看到他的內在有光芒在閃爍。 4、最後,藝術家的搗蛋過頭了吧?相同的,菁英們的反制也像人類重返非洲,變回動物。我想到夏布洛的冷酷祭典(La Cérémonie,1995)中,伊莎貝雨蓓在優雅的資本家床上撒野的畫面。 5、不論婚姻風暴(Touist,2014)或抓狂美術館,魯本奧斯倫的故事都有一種傾向,喜歡在一個事件上,將時間拉長,再拉長,讓人尷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方形的更多影评

推荐方形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