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爱 我是爱 7.7分

我愛故我在(Io sono l'amore,2009)

Chihyang Chang
2018-05-0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以個人的層面說,我愛故我在(Io sono l'amore,2009)和麥迪遜之橋(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1995)中的女主人翁,都是從異鄉(俄羅斯/義大利)而來,喜歡聽歌劇(從電視中播放1993年電影費城Philadelphia中卡拉絲所唱詠嘆調La mamma morta/從收音機的頻道收聽),表明移民的決定是誤入陷阱,從此他們性格中的浪漫成分被壓抑。

2、電影將「超越生存的需求」這一點表達得很高超,從女主角高端中產階級的生活樣貌中,我們看到人不同於動物的一面——人不僅要活下去,還需要有文化;然後我們從女主角外遇後反璞歸真的一面,見證第二次的超生存需求突破——拒絕讓文化淪為消費品或一種資格的象徵。因此,在米蘭的瑞吉家族的聚會中,女主人更像一位執事的女管家;在聖雷莫的鄉間,她才盡情的享受生活。以這個角度,回溯家族聚會中一個隱密又有力量的橋段,當祖父拆開孫女貝塔的生日禮物前,向大家說:「有一天她成名了,我要大家花錢來看這些畫。」出乎意料的,貝塔不再畫畫,而是送了一幀攝影,而這一張照片,在女主角造訪老瑞吉家時又重複出現了一次。這裡看出祖父與孫女的兩種態度,對老瑞吉而言,藝術品成為一種消費材料,這就是他對生活的詮釋,而孫女不再「畫畫」,反倒開始「攝影」,象徵她真誠的面對自我,這裡有一個很深的美學背景:

「美」不是「醜」的反面,而是「虛假」的反面;它是對一件事物或一個人「真如」所做的敏銳陳述。(美與醜,只是約定俗成的範疇,在文化與文化間有著極大的差異。一般人傾向把「日落」當作美的例子,其實,雨或霧又何嘗不美呢?儘管它是我們身體感覺比較不舒服。)

3、蒂妲史雲頓對於人性有非常細緻的掌握,在外遇的戲分中,我們感覺她是一個「人」,有了「個性」了。她表現了如下。佛洛姆,人類新希望,4、人性是什麼意義,四、生存的需要與超生存需要:

沒有人把這一點表達得比馬克思更為清楚:「熱情是人追求他們目標的機能。」在這個陳述中,熱情被認做是一種關係或關連概念。……這意義是說:因為我有眼睛,所以我有看的需要,因為我有耳朵,所以我有聽的需要,因為我有頭腦,所以我有思想的需要,因為我有心,所以我有感受的需要。總之,因為我是人,我就處在人對世界的需要中。馬克思把「人性機能」說得非常清楚:人同世界的人性化關係——看、聽、嗅、嘗、觸、思考、觀察、感覺、欲望、行為、愛——在這種關係中,個體的所有器官都是……人性事實的積極表現。

4、電影利用高端中產階級瑞吉家族企業的變化,指陳個人性被抹滅的問題:故事在「中產階級」外加上「工藝社會」。其中,所拍攝的兩個場景作為故事主軸的佐襯是非常重要的:一,在家族的聚會中,祖父將家業正式轉交兒子坦科雷德和孫子愛德瓦多處理。二、在倫敦的商業會議中,承接家業的坦科雷德以最大利潤為由賣出家業。在工業社會中,最大效率或利益的要求導致另一個結果:個人個性要被消減到最小量。坦科雷德的決定是計算與邏輯的結果,他依照「事實需求」做決定,也就心無內咎了,對他而言,為企業賣命一輩子的員工並不是人,同時,他也盡可能多的忘記自己具有的人性的成分——他將人的洞察力、知識、探索、責任,連同溫柔、惻隱都屈降於一尊偶像之下:計算機,以至於,妻子艾瑪向他坦言愛上別人時,坦科雷德把才披在妻子身上的外衣扯掉,此舉更多的原因在於妻子的決定將會毀了這個家族所建立的名聲和地位,而不是個人的受傷和失望。(蒂妲史雲頓接受訪問時提醒,坦科雷德並沒有說他要娶一個他深愛的女人,而是說他要娶一個比母親還要漂亮的人,在這裡,別忘了坦科雷德是一個收藏家,他只是在收藏的藝術品。)

5、流暢的故事內其實有強烈的對立:豪宅/自然;集體/個體;囤積/享受;壓抑(屈服)/自由;機器(奴役)/人。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是爱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是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