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M(120 battements par minute,2017)

Chihyang Chang
2018-05-0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故事從機構轉到個人是正確的處理,讓主角從面對疾病到面對死亡,從社會性議題轉入生死命運上。我們看到一個人生命動盪的過程,開始時,HIV改變了他,讓他看見世界的真相——不公平,他成為一名憤怒的青年,最後,因為病發而來體力的消耗、繁瑣的治療過程,迫使這名青年停下他的怒火,進入內在更深沉的感受與思索中,最後他與自己的命運取得了和解,享受了生命中最後一點歡愉,心湖平靜無波的走向死亡。辛意雲老師談《中庸》「發而皆中節謂之和」:

等到我們被外物引發了喜怒哀樂,比如今天來聽這堂課,高興嗎?高興。那是因為你們被外界的活動引發了情意,事實上,你們的天性中本就有這份喜怒哀樂的天性,所以,這份喜怒哀樂不是外加的,而是被外物引發而已。看到宜興茶壺會愛不釋手,感覺被引發了;看到玉石愛不釋手,是被引發了;看到社會的不平而憤怒,被引發了;待我們看到社會不平,整天掛在心上,即使來聽國學社的課,亦不足以解決心中的問題,這時候你感到哀傷、憤怒到無以復加,該怎麼辦?去當刺客,去殺人,這對嗎?……我們說喜怒哀樂的天性本藏於心中,《中庸》稱此為「中」,然後被外物引發了,這樣的引發不一定正確,有時候,我們會喜出望外,有時候會怒得過頭,有時候會過分哀、樂,甚至於有的人不喜、不怒、不哀、不樂,心如死灰或刻薄麻木,這都不是正確的表達。若我們能使之恰到好處,就叫做「中節」。能中節,就叫做「和」。 2、Robin Campillo在製作這部電影的時候,採取了壁壘分明的態度,這就是為何這部電影沒有辦法打動全世界,只能打動相當團體中的人。仔細思考一下Robin Campillo眼中ACT-UP組織與外界的關係,全是抗爭與衝突性的:針對不了解狀況的人(圖1,這個畫面是值得討論的)、輿論、藥廠、政府、體制。況且,他們使用了米蘭昆德拉稱之為「道德柔道」的技倆,施行了暴力之後,躺下證明自己無暴力意圖,然後對其他人斥喝:不要使用暴力。我能理解在一個層面上,這些荒唐舉止是一種脆弱本質的保護色,不過考察細節,似乎Robin Campillo又為此沾沾自喜,因此,在這個電影的製作上,對我而言,Robin Campillo只是自辯與自圓。 3、BPM(120 battements par minute,2017)反映了這樣一個社會環境與政府當局:不教而殺謂之虐;不戒視成謂之暴;慢令致期謂之賊;猶之與人也,出納之吝謂之有司。 4、當Sean在床笫說出染病經過,包括未成年性行為、師生戀好幾個信管藏在裡頭,可是只有HIV引燃。 5、Sean死去那一天,Nathan約了Thibault來家裡過夜——這一幕我從未認為有爭議,因為這是一個需要陪伴與安撫的過程,設若換成喝咖啡、去戶外踏青、運動,都是一樣的意思,只是此舉更為親密且是一種戲劇化的情節處理。

時至今日,導演Robin Campillo仍這樣透過電影畫面,針對不了解狀況的人展開攻擊,我認為是非常落後的態度。(圖1)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每分钟120击的更多影评

推荐每分钟120击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