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 将进酒 6.3分

将进酒|如果能重来

- FionaAWW -
2018-05-09 11:27:4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文/- FIONA BUTTERFIELD -

伴着胶片噪点颗粒感的夜色追着晚风与老旧的大排档,当排骨和Wan Ching靠着红色塑料板凳举杯对酌微醺,在烟草的气味和吞吐缭绕的雾气里谈及被传统的思想禁锢的理想和迷茫未知的艰难前路;当浸润着浓浓南

...
显示全文
文/- FIONA BUTTERFIELD -

伴着胶片噪点颗粒感的夜色追着晚风与老旧的大排档,当排骨和Wan Ching靠着红色塑料板凳举杯对酌微醺,在烟草的气味和吞吐缭绕的雾气里谈及被传统的思想禁锢的理想和迷茫未知的艰难前路;当浸润着浓浓南洋风味的腔调悠悠对吟出“今宵有酒今宵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的将进酒诗词对白;当Wan Ching被排骨摇摇晃晃地背起,在昏黄的路灯下延伸的静谧小径上酒气醺醺地问“你不会真的喜欢上我了吧?”时,在心中不止地默念道: 但愿长醉不复醒 但愿长醉不复醒 但愿长醉不复醒

日子快的就像翻动一本厚厚的挂历,唰唰声中,如滚滚黄河水般照旧东逝。 1997 1999 2000 每个人伴随这个跨世纪的时代大潮涌动,又仿佛置身事外。生活还在继续着,排骨再也没有见过Wan Ching,她就像那晚他许诺的送别一样被轻轻地放在了角落;他娶妻生子又像当年的父亲一般亲情淡漠;他去了云顶工作,即使他当年如此絮絮叨叨地劝诫朋友远离赌博;他离乡的时候稻田收割殆尽燎原的火焰舔舐着稻秆静静孕育着肥力,当他望向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又恍惚中记起了故乡小镇稻田的绿色波浪和那些狂奔的岁月。

好像生活应该就是这样,年轻时总是慌慌张张,匆匆忙忙想要跳出安稳的圈子最后又回归所谓的正规,碌碌忙于曾经不屑的事情,叨叨于早先耳朵起茧的冗长老话。

那些微醺的夜晚,深夜点灯的人,冰凉润嗓的酒精都仿佛只是长久平淡中的须臾欢喜。即便是挥笔写下“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李太白一番酒醒,也依旧为了功名前路攀爬着终南捷径,又何况那些年轻的迷茫。

“ 很多时候,我们会说,这个有得选,那个没得选。”这是预告开头的头一句话。 其实无论是那个在深夜的床头把玩火机,在光阴中一言不发的微醺而温柔的夜;那个未接的听见也明白的电话;机车上那张因一瞥而垂下的脸;还是那惊醒慌张狂奔的未果送别和再也不见的结局,和吉隆坡夜市上似曾相识又止住的脚步...很多事情早已经在那个排骨被朋友的怂恿壮胆下起身又囿于羞涩仅仅只是绕着桌子几圈后回到原位的饭局上就预设好了结局。 几经折腾,兜兜转转,年轻的排骨总是面对的太多少年的忧愁,选择兄弟义气还是儿女情长,选择是要留在故乡的小镇的菜米油盐还是吉隆坡觅一份糊口的工作。时代和社会总是推着我们被动地向前,当你想清楚了早先纠结执拗不解的东西时,又总是太晚了,宛如东逝的水,成了白发的青丝,有宛如排骨无疾而终的心动和过早夭折安于平淡的心。 排骨情理之中地变成了他不喜欢的样子,就是圣埃克絮佩里笔下的小王子一样的故事,只是结局相反。排骨的顿悟总是过于了迟钝,时间在须臾之间带来的的玩笑也让他的人生不断地错位着。 的确。生活总是有得选的,但囿于性格的怯懦或少不更事的错过,有些事情也就自然而然地没得选了。

就像《春光乍泄》里同样的深夜同样的一人把玩火机同样火焰与昏暗而灯影斑斓的灯下的何宝荣般轻轻酝酿出那句:“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我无数次地试想倘若排骨在怂恿声中像那晚一样背起了Wan Ching;夜午后接通了个叮叮的电话;再徐徐排出刺鼻柴油气味的车前朝Wan Ching挥手道别或头脑发热地搭上同一班大巴;把把玩火机的深夜的心理倾诉,故事的结局会不会有一点点的不一样。

电影于我,无非是传递一个选择的故事。每个人的生命里一定也都有那样一个今宵有酒今宵醉的夜。“但愿长醉不复醒”也终究只是一个美好的遐想,生活总是要继续,是听从你心地追逐或是随遇而安地笃定前行都只不过是选择罢了,无关对错。 当长歌劝饮声歇,将进酒尽,月落日升,潮起潮落,又是新的一天,如果能重来,大时代下的小人物又将如何度过?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将进酒的更多影评

推荐将进酒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