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嗣为什么要掐死明日香

mmmmmm暮
2018-05-0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自己写的,原载于知乎问题“真嗣为什么要掐死明日香”下的回答。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2210528/answer/386918030

这个问题非常关键,涉及到EVA的究竟想表达什么。剧场版真心为你中真嗣一共两次掐住明日香的脖子,

第一次在美里家中(或者是在他的想象中),是因为明日香否认了这个世界是为他而存在。

第二次LCL之海边上,有很多寓意,其中一种是指向人与人之间最初固有的“恐惧”或者是“排斥”。重新从混沌中回到了拥有心之壁/A.T.field的自我意识中,真嗣和明日香在这里应该被看作是人类诞生之始的原初状态。但就像别的答案所说的一样,这里真正重要的不是要掐死明日香,而应该是最后放开了手,人与人跨过了这一层恐惧。

下面就为什么这和EVA的主旨有关,谈一谈很长很长的个人分析。

两年前看TV版的时候很不解,为什么故弄玄虚了那么久的“人类补完计划”最后仅仅用几个人的意识流就说完了。网上主要的说法是没有经费了,后来的剧场版真心为你才交代清楚了个人的意识流之外宏观发生的一切。但我的问题是,为什么庵野秀明在没有经费的情况下,选择留下的偏偏是这个意识流的部分而不是其他?看完剧场版后我才意识到,根本不是因为想要“糊弄过去”那么简单。

真嗣是每一个人,他是“被选中的”,就像每一个人一样。想起村上春树在《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中绝妙的一段比喻:“小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保护着,无论这个世界上发生怎样的灾难,自己总是能得到庇护的... ... ”我相信几乎所有人都有过这样的想法。在自己的生活中,自己就是被选中的那一个,不管有没有主角光环,我们所凝视的、感受的、经历的一切都是透过“我”这一介质,一切都落到“我”身上。

TV第一集,真嗣首次被命令驾驶初号机的时候,他感到气愤、不解、不可思议。为什么他,明明是好不容易来见一眼父亲,明明只是一个和这一切无关的人,要突然承担这一切?为什么是他?这个时候,在他的自我里,世界本应该是围绕他而存在的才对;他就是懦弱,他只是个孩子,他就是不想承担,那么,本就该不由他来承担才对。他想要逃避。

TV版最后一集,围绕“逃避”提出一连串追问:

“逃避有什么不对?” “如果感到讨厌的话,逃避也是可以的。” “痛苦的话,逃避也不要紧” “但是我受够了,我不想再逃避了” “那是因为你知道逃避后会更痛苦” “因为,逃避的话就没有人会理我了!”

逃避,是我们本能的行为,称之为人性也好、懦弱也罢,它在一个“围绕我而存在的世界”里没有任何问题;而不逃避,却是因为别人,因为这个世界教我们不能懦弱、应该有担当,因为别人会透过这样的眼镜看我们,因为我们在乎别人怎样看自己。到最后我们自以为是地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就像真嗣看到伤痕累累的绫波丽的时候,脑门一热选择了“承担”一样。

这样做就对了吧。

这样做就能得到别人的认可了吧。

这样做父亲就会满意了吧。

这样做丽就不会觉得我懦弱了吧。

这个时候,对“围绕我而存在的世界”的信念动摇了,但是却有别的方式来填补“我”在世界中所失去的重要性。去关注别人,因为这样就能得到别人的关注;去服从规则,因为这样别人就不会用异样的眼光打量自己;去珍惜伙伴,因为这样就会被人珍惜;去拯救世界,因为这样的主角往往都有主角光环。渴望被爱,渴望被救赎,因为这样自己的存在就能被认可、被强调、被短暂地放自己妄想中世界的中心。经验告诉我们,我们只要怎么怎么怎么做,这个世界就会对我们更温柔一些就会更顺我们的心一些。从动机而言,我们希望世界是“为我”而存在的,只是像真嗣不敢去见父亲、明日香不敢去见母亲一样,我们怕自己所妄想的世界中遭到拒绝、背叛。

所以剧场版中真嗣说:

“我本以为这是一个没有烦恼、没有背叛的世界。” “我觉得那里好像净是我讨厌的东西,所以才觉得逃出来会更好。但是,我逃出来也不是什么好事,我不在那里,和谁都不在是一样的。”

“世界为我存在”的本质就是“顺我心”,但显然现实中“不顺我心”的情况往往更多。越长大越明白这一点,所以越不敢去妄想。于是,大人们把“我”的一部分寄托在了“真理”上面,这个真理可以是社会规则、简单的对与错,可以是利益,可以是宗教信仰,可以是狂热的某种哲学逻辑。世界属于真理,那么只要“我”去追随真理,“我”就不会被世界抛弃

人永远在“为我而存在的世界”和“正确的世界”之间纠结,真嗣的挣扎是所有人的挣扎这是第一层,与世界有关

第一次真嗣掐住明日香,是在美里的家里,明日香说:

“你其实随便(由)谁(来拯救)都可以吧!你怕美里和一号适格者(绫波丽),你怕父亲,你怕母亲,你只不过是逃到了我这里。因为这样做最轻松,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其实你根本就没有喜欢过别人!你心里除了自己根本没有别人!你甚至连自己都没有喜欢过!”

换言之,真嗣只是想要通过别人对他的爱、对他的认可来确认自己的存在,确认“为自己存在的世界”不会坍塌。明日香戳破了这一点,这让一直把自己放在受害者位置的真嗣受到刺激。他不断重复着“救救我吧”“不管是谁,救救我”“不要抛弃我”“不要杀我”,而明日香只是冷漠的一句

“拒绝。”

她的拒绝,彻底粉碎了真嗣的妄想。眼前的这个同龄人彻彻底底地告诉了他两件事:他不是什么独一无二的存在,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义务去怜悯他,他的存在即使没有价值也与她无关——世界不是为他而存在;他所说的喜欢仅仅是出于自私的索取,他所扮演的受害者形象也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不安的内心——他一直活在自欺欺人的安定区。真嗣的世界与维系真嗣的存在本身的自我意识(自尊心)都面临崩塌,他掐紧了明日香的脖子。

什么是“我”?

真正的“我”基于本能,基于“肮脏”的欲望、懦弱、贪婪、自我满足,真正的“我”只想得到、只想索取、只想一切都顺心意,真正的“我”希望世界只为自己存在;但是展现给别人看的“我”却看似勇敢、正义、有责任有担当、为他人着想、甚至要拯救这个世界。而“自欺欺人”所说的正是把后者这个由内在的我驱动、却又由外在的世界塑造出来的“我”当做是自己本来的样子。似乎自己真的很高尚。

大人们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无比娴熟,但是还是少年的真嗣,却充满了挣扎。他一方面纵容自己的懦弱与欲望,一方面看不起这样的自己,努力创造出一个“有伙伴,有勇气,有能力,值得被爱”的自我形象。剧场版AIR开篇他不断重复“明日香,救救我;明日香,救救我...”是因为明日香是唯一一个直接戳破了他的虚伪人,明日香的认可对他来说比起任何人都更重要,因为这样他才能继续维持这个包装出来的“我”。

在明日香的病床前,得不到“救赎”的真嗣一瞬间屈服于真正的“我”:对着少女裸露的身体手淫。其实手淫这一行为指向非常清晰:不为他人付出任何东西,不需要考虑任何别人的眼光,只用快速直接地满足自我的欲望。所谓的“明日香,救救我”不过是“用明日香来救我”。而手淫后的真嗣看着自己手上的液体,沮丧地说出一句“我真是下流”,不过是在企图仍旧维持那个捏造出来自欺欺人的高尚形象。

在明日香看来,这样的真嗣无比虚伪,她的眼里充满了鄙夷。那句“真可悲”发自肺腑。因为明日香自己是一个毫无虚伪的角色:她渴望母亲的爱、渴望驾驶EVA、渴望自己的价值被承认,所有的欲望都毫无掩饰;她爱加持,那么同加持发生性关系也无所谓。对于明日香来说,没有需要展现给别人看的“我”,所以她看不起自欺欺人、不敢直面自己的真嗣。

这是第二层,与自我有关。

回到最开始的问题,为什么声势浩大的“人类补完计划”可以由真嗣一个人的意识流来解答?用一个少年的内心挣扎来决定整个人类命运是否过于矫情?Seele的计划和NERV的计划不同在哪里?人类补完是什么?心之壁是什么?LCL之海又是什么?

从后往前回答。直接的解释是,LCL之海是失去了物质形态的意识的集合,它象征着所有的生命又回归到完整统一的状态,其中的神学基础可以参考相关分析文章。心之壁是自我意识的边界,因为它的存在,人与人之间存在距离、伤害、背叛,人会感到孤独。Seele的人类补完计划就是要通过牺牲人的物质性的方式打破心之壁,回到LCL之海这样一种统一的、混沌的状态。类似的构想在日漫之中其实反复出现,就我看过的而言火影(无限月读:人放弃意识,活在梦里)、鲁路修(人类成为精神共同体、不再有谎言)、钢炼(所有的生命回到集中的状态、形成巨大的生命体从而去接近真理)都多少有些相似。

失去了边界的意识也就失去了“自我”,“围绕我而存在的世界”也就不存在,LCL之海不属于任何一个人,也不属于整个人类文明,它只属于神,假如存在神作为见证者的话。如果说这样的计划有意义的话,意义只存在于计划实现之前,因为能够有这样的愿望必须依赖于对人类社会现状的不满、对人类文明更高形态的畅想,而无论是不满还是畅想都需要有边界的“自我意识”来承担;LCL之海是不会畅想的,若没有更高的意识来感知它的存在,它形成的瞬间,所有的意义就归零了。TV26集:

“这是,什么都没有的世界?没有人的世界?” “自由的世界。” “自由?” “不被任何事物束缚,这是自由的世界哦。也正是因此,这里什么都没有。” “只要我不去想就没有。” “对,只要你不去想。” “那我应该怎么做才好?我不知道啊。” “有些不安吧。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吧。太模糊不清了,什么都得不到的世界,那就是自由。”

这个意义上,SEELE想做的事,其实与人类集体自杀无异。这是第三层,与意识有关。

那么真嗣他爹/NERV/庵野秀明想做的又是什么?常见的说法是打开少年内心的闭塞,在不放弃物质形态的条件下探索打开“心之壁”实现人类相互补完的可能性,即,相信人是可以相互理解的。然而,仅仅把重点落脚在“相互理解”上,显然是解读得过于浅薄了。

TV版26集,在意识流结束、补完完成前的关键的一段:

“通过别人的形态,才会知道自己的形态。” “通过自己与别人之间的界限,才能勾勒出自己的模样。” “没有别人的话,你就看不见自己。” “那岂不是要有别人存在,自己才能存在了?一个人无论到哪里,始终都还是一个人不是吗?世界全都是我一个人啊!” “是因为认识到了和别人之间的差异,自我的概念才能被把握。” “第一个别人就是母亲,母亲是和你不一样的人。” “对,我就是我,只是,别人也确实在塑造我心灵的模样!” “对哟,碇真嗣。” “你总算明白了呀!笨蛋真嗣!”

然后是剧场版真心为你中,真嗣做出决定的两段话:

“如果你期望的话,心之壁会再次将所有人分开。对他人的恐惧又将重现。” “没关系的。谢谢。” “A.T.Field将会再次伤害你和他人,也没关系吗?” “没关系。但是,我心中的你们又是什么?” “是希望。是相互理解的可能。是喜欢。” “可是那都是装给别人看的,都是我一厢情愿的臆想罢了,就像是祈祷一样,不可能永远继续下去。总有一天又会被人背叛,被人抛弃... ...但,但我还想再见一次!因为我明白那样的心情是真的。” “我还是不明白幸福究竟在何方,但是我会在这里继续思考我究竟为何而生,这之后也会一直思考下去。不过我似乎总算是明白了,这其实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为了使我作为我而活着。”

看上去TV版和剧场版似乎在说不同的东西,但如果结合上面三个层次的分析,就会发现其实是串联起来回答了同一个问题。人之所以为人,首先是因为有自我的意识,而自我的意识必须要有一定的限定(心之壁)才能成立。这样的限定,划分开了“他”与“我”的区别。“我”通过“他”来把握自我的概念、勾勒自己的模样、塑造自己的形态。

而因为“我”无法左右、无法把握不同的“他”,于是会产生向往、想要理解的冲动、爱与被爱的需求,也会产生无法了解、害怕被背叛的恐惧。“他”的概念反过来冲击着“我”,因为这一切只在“我”所认识到的世界中发生,本应该只属于我一个人,却因为“他”与“我”之间的隔阂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导致“我”在“我的世界”中痛苦、挣扎。

“我”所展现给“他”的并不是真的“我”,为了得到“他”的爱、理解、认可,“我”隐藏起自私的动机,塑造出一个“我”以为可以取悦“他”的形象;为了消除隔阂带来的不确定性,“我”放弃了“世界为我而存在”认知方式,而选择了一个基于客观真理(这样就可以和“他”谈判)的世界。到最后,“我”迷失了,“他”和“我”之间的矛盾变成了“给他看的我”和“真正的我”之间、客观的世界和主观的世界之间的矛盾。“我”成了一个自相矛盾的、挣扎的人,“我的世界”面临崩塌。

为了和解,SEELE选择了解除自我的限定,但同时“我”的概念也就不复存在。

TV版中,一系列的意识流中“我”其实是与自己和解了,接受自己真实的一面,同时也承认他人对自己的影响——认识到“我就是我,只是,别人也确实在塑造我心灵的模样”其实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的过程,虽然仍然迷茫,但是不会挣扎。

而剧场版最后,“我”选择再一次回到拥有心之壁的人的状态,因为无论怎样,“我”在思考、在建构自我的时候那样的意识就决定了“我”的存在,“那样的心情是真的”,“我作为我而活着”,“这本身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用一个少年的内心挣扎来决定一个世界的命运看似荒唐,但是这个世界其实正是因这个少年而存在。正如我们各自的世界也因你我各自的意识、感知而存在一样。唯说,

“人只能在这颗星球上才能生存,但是EVA可以无限地生存下去,和寄宿在其中的人心一起。就算是五十亿年以后,地球、月亮、太阳都消失了以后,EVA也会存在,即使一个人也会继续活下去,就算再寂寞,只要活下去,那么人类存在过的证明就会永远留存下去吧。

人类补完计划,其实就是人和自己、和自己所感知到的世界的和解。

最后真嗣没有掐死明日香,“我”没有再纠结于对“他”的恐惧,于是世界的和解也终于达成。

22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的更多影评

推荐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