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城纪 荒城纪 6.8分

《荒城纪》:现实种种,荒诞故事令人惊悚,黑色幽默入骨三分

田金双
2018-05-0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文:田金双

现实种种,荒诞剧情令人惊悚,黑色幽默入骨三分,《荒城纪》不赖。看徐啸力执导的喜剧片《荒城纪》内心有些苍凉些许悲伤,这就是导演想要达到的绝佳效果。

和《驴得水》类似,《荒城纪》故事的背景是1934年蒋介石发起的“新生活运动”,蒋介石在《新生活运动之要义》讲演中开宗明义地表示,搞“新生活运动”之目的,是为了“完成复兴民族的使命”。这场运动覆盖全国25省市1355县14条铁路,拥有劳动服务团6万余人,在1935年达巅峰。

当时,有两个真实的“段子”令人莞尔,一是山东省主席韩复榘,他在演讲中一本正经地说:“蒋委员长的新生活运动,兄弟我双手赞成,就是一条,行人靠左走,着实不妥,实在太糊涂了。大家想想,行人都靠左走,那右边留给谁呢?”

一是某地妓女集体组队上街游行喊着口号支持“新生活运动”,每次读到这些文字,我的心里总升出一种滑稽的荒诞感,忍俊不禁,又有点儿莫名其妙。言至此,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荒城纪》这个故事看似荒唐,实则一点儿也不荒诞。这也是创作者徐啸力影视叙述的辛辣、老练之处。

就该片观影体验来说,这是一部有关欲望和人性迷失的电影,影片中绝大多数人都披着“伪善”的外衣,毫无“礼义廉耻”,利益交换和暗地交易构成暗线。影片一个由荒诞的误会而引出的故事,山西偏远小山村的保长为了趋炎附势,硬生生地将女儿嫁给县长的傻儿子;为了骗取县里拨发的巨额救济粮和银元,贪财的保长勾搭了族长,开始筹谋这桩买卖。最后,“礼义廉耻堂”被理解成“李忆莲祠堂”。一个名到李忆莲的外来寡妇被活生生地烧死祭天。

影片中的既视感和荒诞感,很容易让想起作家余华冷静得近乎可怕,可怕得近乎荒诞的小说。但与余华的《活着》相比,徐啸力的《荒城纪》又多了几分野荒的味道。影片中的“荒城”更多是一种与现实有关的隐喻,生命在这里似乎更多原始状态和野蛮气息,李忆莲和小猎人放肆地在荒野中偷情;祭天时村民带着傩面具疯狂地舞蹈,影片中太多悲壮气息,滑稽荒诞,冷静和近乎残忍,让人内心忽然涌起一种人性的“灰”。

而这,亦是导演徐啸力想要达到的诉求效果,所谓宗族传承、伦理纲常、礼义廉耻,凡此种种,一旦被神化和僵化,就会扼杀人性,就会变成一批人对一个没有发言权的弱者的精神打压。李忆莲的命运即是如此。

不过,这并不代表影片中没有反抗的意念,当小猎户得知自己即将失去自己的窑洞和“媳妇”时,愤怒地在门口埋上了装满火药的坛子。村民和猎户产生冲突的镜头出现时,摇滚乐瞬间响起,令人血脉贲张,不无悲壮。诗意而富有杀伤力的摇滚乐,也是该片有别于他片的点睛之笔。

然后呢?片刻激情和荒诞之后,更多压抑,所以,失去自由失去媳妇了解真相的猎户对着疯涌而至的村民,像猴子一样跳将起来,举起了愤怒的猎枪。影片在这一刻,戛然而止,瞬间定格,欲语还休,恰到好处。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荒城纪的更多影评

推荐荒城纪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