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夜加半天的婚姻

鱼汤泡饭
2018-05-0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2018.5.8于仙二

写在前面:我的《砂之女》影评还没有写完就去看了这部,这是我看的第一步法斯宾德,也是最近看的这些电影中唯一想再刷的一部了。

镜头

开头这个片段在吉力的课上看过,当时就非常惊艳。

墙被炸出一个洞,镜头后正好显出一对新人的身影。轰炸持续不停,宾客纷纷逃窜,连牧师都跑掉了。这对新人也追着牧师跑了出来,他们在炮火硝烟中把牧师摁在地上,硬是让他给他们的婚姻签了字、盖了章。

怕不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大动静的婚礼。惊艳,简直惊艳。

又是镜头透过一个被炸穿的洞来拍室内。摄影师好像很喜欢这样的镜头设计,那为什么不是门或者窗呢?玛丽亚在片中说过一句,大概是:你们这里还有门,我们早就不用门了。

这个场景说的是玛利亚的妹妹的丈夫回来了,但同时也带来了玛利亚的丈夫赫尔曼的死讯。

这个片段的场面调度、镜头设计也是非常有名的,在吉力的课上也是观摩过,

在经历了刚进门的兴奋和丈夫的死讯之后,一家人又哭又笑又跳又抱,女主突然跑到水池边开始洗手(???)。一个挺长的镜头就拍水从她的手上,一滴,一滴,往下滴。

悲伤怎么拍?哭,还是嚎啕大哭?不,这样一个洗手镜头就足够了。

导演好像格外偏爱这样的镜头:

先站在室内透过窗户往外拍,一部部往外推,直到全部画面都是窗户外的景象。

然后镜头再回到室内人物,或者原本在室内的人突破内外分界走到室外。

很有意思的转场了。有一种真实感,同时也有一种虚假感。

婚姻

结婚一夜加半天后,赫尔曼离开了。

生死不明。

直到多年之后,他们才开始了他们婚姻的“第二天”。

玛丽娅对她的丈夫、婚姻有一种坚定的执念,或者说信仰。她会为了生存,为了自己的发展,主动寻觅情夫并与之生活。但是她从不脱下她的结婚戒指,她的丈夫只有赫尔曼一人。

她与情夫们之间也并不是单方面的给予和被给予。她在接受对方带来的财富、权利、机会时,同时也给予了对方“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只不过在她心中,她只是喜欢他们,而她爱的始终是赫尔曼。

有些奇怪对不对,与她朝夕相处、情意相投的情夫比不上只接触过一夜加半天的“丈夫”。为什么会这样呢?她真的爱她的丈夫吗?甚至,她了解她的丈夫吗?

或许我们可以从玛丽娅妹妹后来的境况窥见一二。威利刚回来时,无疑妹妹是欣喜若狂的,但是渐渐的相处让他们发现彼此缺乏共同语言,无法交流,没有感情了。当然,我不能由此无理由地揣测布劳恩并非玛丽娅的真爱,我只能说这是有可能的。

另外或许是因为玛丽娅爱布劳恩?不。早在酒吧还为结实比利前,玛丽娅就和另一个招待有过一段对话。

事实就是你饿的时候要吃东西。在玛丽娅走向比利时,或者当她得知赫尔曼死讯后投入比利怀抱时,她的爱情就已经死了。(而且在另一方面,赫尔曼的爱情也死在战场了,他进门后第一件事就是没了命一样地奔去点烟)

那么一边是这样一个她不了解的“丈夫”,一边是有钱有情的情夫,为何玛丽娅始终坚持她“一夜加半天”的婚姻呢?

一方面,战争毁了她的婚礼,这可能不太重要,但战争还毁了她的家庭、她的生活。仿佛如果赫尔曼能够回来,如果赫尔曼还是她的丈夫,如果赫尔曼和她的婚姻再度继续,那么她经历的一切痛苦、绝望、出卖、伤害都能够被抹去,她能够跳过战争,重回战前简单平淡的生活。

另一方面,更重要的,作为一个家国丧失的女子,一个“婚姻”的名义,一个“赫尔曼妻子”的名义,给予玛丽娅一种无可替代的身份归属。

男人和女人

这部电影中男人和女人似乎处在和传统形象相反的地位。

男人是渺小的,受到逼迫的(参军),

女人是强大的,支撑家庭的。

男人们是脆弱的、需要爱的、渴望女人的怀抱的,

而女主人公是异常坚强的并始终在试图证明自己的价值。

当强大的不可抗力(如战争)剥去了社会在我们身上的定义,剩下来的就是真正的个人的力量。

结尾

收音机的声音贯穿了整个结尾,导演巧妙地将这种声音与故事发展结合了起来。妙极了。

最后玛丽娅布劳恩的婚姻永远定格在了第二天。

就是这么荒谬,玛丽娅布劳恩日夜期盼的婚姻终于回归,而还未重启就已经结束。但这可能也是最好的结局了,他们的婚姻在腐朽之前就被泡进了福尔马林,成为永恒。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玛丽娅·布劳恩的婚姻的更多影评

推荐玛丽娅·布劳恩的婚姻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