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之岛 犬之岛 8.3分

《犬之岛》:如何驯服一条狗?

Isa
2018-05-0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最大的隐喻是东西方的思维差异:吻与刀的对峙

“最大的隐喻”

“是东西方的思维差异”

“关于”

“如何驯服一条狗?”


韦斯·安德森的新片《犬之岛》上映了。这是他的第二部动画长片,仍然充满童趣和聪明的幽默;银幕内银幕外,满身污垢的成年人们都在回望自己的纯白内心,试图找回真正的、本来的自己。但在这一一贯母题之外,《犬之岛》也充满了成人隐喻。韦斯·安德森借了那些圆滚滚的小人和毛绒绒的小狗,表达了自己对现代社会和政治的一些看法。

《犬之岛》是一部视觉风格独特的电影。平面化的、插画般的构图,俯拍和横移镜头,隐喻性的灰色和红色,人物(或者说动物们)富有喜剧效果的快速动作等,基本上是对韦斯·安德森一贯风格(特别是《了不起的狐狸爸爸》)的延续。其中一点使《犬之岛》明显区别于其他电影,即通篇对日语字幕的使用——实际上,不光是使用日语字幕和日语对白,《犬之岛》的片头还致敬了日本动画的“赞助商播报“环节。

《犬之岛》的背景设定在日本的未来世界。垃圾、污染、高楼、聚光灯、瘟疫、暴政……一个童话表皮包裹着的后末世世界。

在许多科幻电影中,东方文化都曾作为未来的文化中心出现(《银翼杀手》《攻壳机动队》《她》)。而在《犬之岛》中,这种文化中心地位已经超出了故事文本,溢出到影片的视听方面,甚至延伸到了现实世界中观众与影片的互动上。影片调侃了西方中心主义的语言模式,在西方观众能过听懂英文对白而看不懂日文的情况下,仍然使用了大量日语字幕。至少在这个黑暗的影院空间内,观众穿越到了东方文化占主导的未来世界:未来的电视上,新闻播报员用英文解读着陌生的东方语言;未来的影院里,屏幕上满是平假名、片假名和汉字。

但另一方面,在幻想世界中看似处于主导地位的东方文化,仍然无法摆脱西方中心主义的尴尬境地——毕竟这是一部美国导演拍给世界看的电影。首先,作为主角的狗类仍然说着英文,并且用英语思维解释世界的一切;其次,片中日本人所说的日语并没有翻译,而需要通过新闻播报员的英文进行解释——他们仍然是一群说着奇怪语言的东方人。就连片中学生运动的领袖也是一名白人女孩,她愤怒地向同为女性的科学家小野洋子呼喊:“拿出科学家应有的样子!”好似对于一名女性科学家来说,应有的样子只能有一个答案:大概就是如这位来自大洋彼岸的女学生一般,英勇、激进。

除了形式上的心思,韦斯·安德森在《犬之岛》的文本中也塞入了大量政治和社会隐喻,比如集权与民主,比如科学在政治中的微不足道,比如革命胜利后催生的新暴政。而最大的隐喻,仍然是东西方思维的差别:如何驯服一条狗?

这是一个稍显荒唐的问题,但其中的道理足够简单。我们用什么方式达到自己所需要的效果?西方倾向于软性侵蚀,而东方似乎更擅长运用权威。个体在西方文化中具有重要意义,利用权威并不一定能达到理想效果(甚至适得其反),他们更喜欢用幽默、适应、交流解决问题;而在东方世界,无论是家庭还是社会,权威和等级的牢不可破,使得利用权威、规则和武力解决问题往往能获得更高的效率。就像老话说的:“吃软”还是“吃硬”?糖果与戒尺,同化与武力,双方各有答案。

还是狗

大岛渚借二战时期日军战俘营生活探讨东西方文化差异的经典影片《战场上的快乐圣诞》,就从各个方面反映了这一问题。影片行进到高潮部分,象征意味浓厚的一个场景令人印象深刻,即吻与刀的对峙。当坂本龙一饰演的日本军官世野井,将要因拒报军情处死战俘营队长Hicksley时,大卫·鲍依饰演的独行英雄式人物Celliers来到他举起的刀下。知道世野井对自己怀有别样情感的Celliers,抓住这位近乎崩溃的军官的肩膀,在他的左右脸颊各留下一个吻。这场对峙最终以原有东方秩序的全面崩塌(世野井的倒地)和西方思维种子的埋入(吻的胜利)结束

《犬之岛》续写着这个故事。日本小男孩阿塔里代表的并非旧有的东方秩序,而是拥有西方思维的下一代。他在事故中失去了自己的父母,暗示着他是一位失去了文化纽带的孤儿;片头出现的远古战争则表明,《战场上的快乐圣诞》中世野井倒下的那个瞬间,正是传统价值断裂的那个瞬间。

日本的传统价值在二战后经历了彻底的变化,西方文化的涌入为日本人的压抑找到了一个抒发口。一面享受其中的乐趣,一面疑惑、批判、嘲讽着,这个拥有极强文化个性、犬一般倔强的民族就这样被“驯化”了。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一过程中权威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日本著名导演木下惠介1951年的作品《卡门归乡》表现了战后西方文化从城市流向乡村的过程,片中舞娘卡门的父亲并不能理解女儿为什么会跳这种“令人羞耻的舞蹈”,但他相信,只要是国家允许的,那么就应该是有道理的。

这群被瘟疫吞噬的小狗各自患了现代病(“孤独”“失眠”),韦斯·安德森似乎借此指代现代社会中异变的人。如果他们代表着伴随社会演进而诞生的异于常人的新兴群体,那么这场将病狗驱赶至垃圾岛的行动,则是一场人类社会的分化和自相残杀:在当权者和主流社会的眼里,这群边缘人无异于动物。不避讳地,在现实世界中确实存在着那么一些边缘化群体,他们的文化和生活方式往往不被主流社会所接纳。无论是基于经济结构的妓女、乞丐、黑社会,基于文化认同的同性恋、哥特族、嬉皮士,还是少数教派、少数族裔,主流社会时常带着怀疑和不解的眼光远观他们的世界,同时指责他们为社会生活带来了多少的问题、增加的多大的难度。

那么如何解决一个像一条病狗、一场瘟疫一样危险而棘手的问题?阿塔里用了爱。这是韦斯•安德森给出的答案:麻烦并不会因为你把它丢到一座被隔离的垃圾岛就消失,我们需要做的是关注他们,理解他们,爱抚他们。清除表面的污垢,也许它并不是那条脏兮兮黑狗,而是你最亲近的伙伴。


欢迎你们

“欢迎你们向我提问

我将提供我的机械回答

例1. 现在几点?”

微博@Druidesslune

films/gothic/cyber/prog/rave

欢迎听我

网易云搜索 DruidessNo/6

合作请联系 个人微信:laylatheghost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犬之岛的更多影评

推荐犬之岛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