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若英:后来的我们,都好吗?

小威说电影
2018-05-08 看过

刘若英:后来的我们,都好吗?

文/何小威

她的身上带有诸多标签,如歌手、演员、作家等,是演艺圈中难得的且被公认的才女。

从歌手出道,尔后步入演艺之路,她都以“我没有温柔,唯独有这点英勇”的方式来追逐梦想。

闯入张艾嘉的电影世界后,她多了一个身份——演员。

在灯红酒绿的娱乐圈,她却以“奶茶”般的芬芳,让人回眸,并驻足观看。

她,就是“没有红酒的高贵典雅,没有咖啡的精致摩登,却自有一种温润香浓的芬芳”的“奶茶”刘若英。

如今,刘若英做了导演,拍摄了一部名为《后来的我们》的电影。她说:“我将这些年的感情放进了我的第一部电影《后来的我们》。我想知道的是,后来的你都好吗?”

电影,不期而遇

从美国加州州立大学毕业后,刘若英本想做一名像三毛、琼瑶那样的作家,却非常意外地闯入了乐坛,做了音乐助理。然而,刚踏入乐坛,她就被人挑剔外型不够出众。后来,刘若英在接受采访的时候直用“好惨”来形容,“好惨,因为不够漂亮我竟然差点连歌手都当不成。你知道吗?我这助理一当就是三年。”

这三年,说长不长,说也短不短,但对刘若英确实至关重要的时光。据悉,走上音乐之路,家人并不同意,甚至开过多次家庭会议专门讨论。然而,面对着家人的苦口婆心,刘若英以类似一纸协议的方式,与家人达成了协议:三年,混不出来,就回来。此外,在这三年里,刘若英改变了许多。用刘若英的话来说,“我很感激这三年时光,三年中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不仅是音乐制作方面的,最重要我学会了心平气和地做人。”

投身音乐受挫后,刘若英经师傅的推荐,进入到了张艾嘉导演的《少女小渔》剧组,开启了演戏之路。“因为我遇到了我的老师张艾嘉,是她告诉我,我能演戏,所以我就去了。我当时心里确实没谱,但很愿意试试。”在谈论往事时,刘若英露出了迷人的微笑,说:“我信任张艾嘉尤胜过我自己,在我自己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张艾嘉说我能做到的,那我就一定能做到。”果然,刘若英没有让张艾嘉失望,将那个与自己有着某种程度相似,都有着异乡人的孤独、苦闷、天真且爱得一厢情愿,最后失去了尊严和自我的小渔诠释得恰到好处,一举提名当年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并且获得1995年亚太影展最佳女主角奖。

因为这层关系,张艾嘉成了刘若英的经理人,教她演戏、出版书籍等。刘若英说:“首先我要告诉你,张艾嘉是我的经理人,也就是说我的一切包括演戏唱歌以及出书都是由她打点。张老师对我很好,她不但教我演戏,还会十分关心我平常的生活。”后来,无论是电影发布会,还是演唱会,以及电影里,都可以看到她与张艾嘉同台的身影,或者“隔空”的对话。

记得有一次张艾嘉在北京举行电影《念念》的发布会,挺着大肚子的刘若英就以电话连线的方式“隔空”与张艾嘉,与媒体交流,支持电影。刘若英说:“我问她(张艾嘉),我挺着大肚子也可以唱吗?她说为什么不可以呢?但就在要准备录音的那一天,我说晚了,因为我已经要生了,所以,这首歌(《念念》),是我坐月子的时候,抽空去录音棚录制的。”可以说,她与张艾嘉的情谊一直延续至今,仿佛那地窖中封存的酒,越来越香醇。

事业,红红火火

借着《少女小渔》的余热,刘若英推出了自己的首张专辑《少女小渔的美丽与哀愁》。作品问世后,不少观众被她的声音所折服,喜欢上了这个带着些许忧伤、孤独和知性的女子。此后的几年里,刘若英除了继续推出音乐之外——《雨季》《到处乱走》《很爱很爱你》《我等你》,更多的是拍摄了很多以她为主角的电影,开启了一条音乐与电影并行发展之路。刘若英的歌声开始传遍大街小巷,而她也成了“文艺女青年”与“孤单代言人”。然而,刘若英很清楚标签的含义,“我觉得‘文艺’‘孤单’对我而言,我不会把它变成一个包袱。我常常说,(人们)没办法说我漂亮,又不能说我商业,就帮我想个词……我觉得所有人都是多面的,只是找到一个自己舒服的方式展现给大家。”

1998年,刘若英与当时已经很出名的伍佰合拍了爱情电影《征婚启事》。没想到,刘若英凭借杜家珍一角,斩获当年台湾电影金马奖评审团特别奖、亚太影展最佳女主角奖和台北国际电影节年度最佳演员奖。后来,她又主演了一部名叫《粉红女郎》的作品,搭档是“万人迷”陈好。据悉,当时漫画家朱德庸到《粉红女郎》剧组探班,很是心疼刘若英,“她在戏中扮演‘结婚狂’,不仅戏分很重,而且需要在造型上做很大的牺牲。我这次来探班,对她感觉很不错,我相信凭她的演技应该可以胜任这个角色。”的确,这部作品让刘若英在内地声名鹊起,并让人看到了她塑造多种角色的可能。

2001年之后,刘若英的戏路越走越宽。2002年,刘若英在惊悚悬疑片《双瞳》中演了一位无法忍受丈夫长期不回家的女人,她的柔情与悲怆,在女儿和丈夫的关系变化中努力寻求解脱,却陷入到无奈的境地,令人惋惜。凭借着这一角色,刘若英拿到了当年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奖。2005年,在《天下无贼》里,刘若英将贼的固执与为人母的柔情恰到好处地勾勒出来,并毫无争议地拿到了当年大众电影百花奖、香港电影金紫荆奖、华语电影传媒大奖三顶最佳女主角奖的桂冠。

出道没几年,刘若英就拿到了“东京”“亚太”“金马”“百花”等最佳女主角奖,是幸运,也是实力的体现,更是坚持做自己的回报。面对着眼前的一切成绩,刘若英显得异常的淡定,她说:“对我而言,表现自己真实的不完美的一面,我并没有去想很多,或者做什么铺垫,我只想越来越做我自己……人生跟戏有时候是分不开的,你是跳进跳出的。我觉得演员一辈子都是只演一个角色,那就是自己。”

后来,你还好吗?

在电影《全球热恋》宣传时,刘若英说:“新的电影,新的角色,能否换来新的人生?”而这一年,由她参演且上映的电影就多达五部——《极速天使》《隐婚男女》《五月天追梦3DNA》《全球热恋》《星空》。此后的几年,刘若英很少拍戏,而是回归到生活,选择结婚生子。谈到这种选择,刘若英说:“因为我从来没有觉得我会做一个母亲。结婚和生孩子这件事情,很多人认为是很顺理成章的,或者是一种走进平凡,但是对于我而言,是更不平凡的挑战,需要更勇敢。”

这些年,刘若英一直很勇敢,一直在突破自己。2016年,刘若英做了编剧,根据家族历史,撰写了剧本《易副官》。或许是刘若英本身就具有才气,又或许是她笔下的家族史足够精彩,《易副官》先后两次参加创投会,分别获得中国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HAF)并获得“万达电影大奖”和中国台湾优良电影剧本奖“特优剧本奖”。“我十分享受做编剧,这个剧本写得很辛苦,希望大家能教我怎么写好剧本,我会继续做电影、演戏。”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刘若英直言:“我们总可以在电影里寻找到可能遗忘的自己,或者渴望的人生。我喜欢电影,我拍了21年的戏,其实四十多岁的华语女演员能拍的戏愈来愈少,但我实在不想离开电影。”

2018年,刘若英终于做了导演,拍摄了电影《后来的我们》。在微博中,刘若英写道:“最恨春节这话我说过。当时并不是因为春运路途的艰难,而是那个不快乐的自己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家人的期许。2017年,我将这些感觉放进了我的第一部电影《后来的我们》。后来的你都好吗?”这是刘若英用电影的方式,给自己,也给这些年在岁月中留下痕迹的我们,准备的一封告白信。就像五月天的《后来的我们》里所唱:“后来的我们,我期待着。泪水中能看到,你真的,自由了……”

以梦为马,披荆斩棘的刘若英,是大家心目中浓香的“奶茶”,是张艾嘉眼中很成熟、很懂事、很用功的朋友,是张一白口中最懂情感力量的女性导演。这些年,无论是写作、唱歌,还是演戏、拍电影,刘若英一直都在追求自己的东西,仿佛被固执地抓住成了永恒。所以,过去、现在,乃至未来被赞誉,刘若英都理所当然。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后来的我们的更多影评

推荐后来的我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